滿佳/鼻涕宏與花豆

日昨與小學閨密三人聯袂去逛圓環,走進一間湯圓專賣店回味童年,她們點了圓仔湯,不愛吃圓仔的我,瞥見櫥櫃裡有蜜花豆,立刻點了有蓮子、花生、薏仁及花豆的四色甜湯。

吃著入口即化的花豆,喚起兒時早餐稀飯配花豆的過往,這套餐點從我不會拿筷子、需要阿嬤餵食,直到小學三年級阿嬤過世,百吃不厭。

彼時,每天傍晚時分,醬菜伯會將醬菜車停在巷口,以清脆的鈴聲提醒各家媽媽出來買醬菜。媽媽會讓我們兄妹四人各挑一樣想吃的,她再挑四樣,早餐便有八種不同口味的醬菜搭配,全家皆大歡喜。

當然,花豆始終是我的首選,哥曾對醬菜伯說,看到我只消包花豆準沒錯。醬菜伯夫婦都是爸爸的老病人,總和善地對我說:「阿伯會永遠為你煮最好吃的花豆。」

有天,醬菜伯要照顧身體不適的太太,沒出來做生意,媽媽帶著我去他家買醬菜,這才知道他就住在學校旁邊那排低矮的房子裡。走入屋內,瞧見牆邊擺著一甕甕的醬菜,空氣中充滿濃濃的醬菜味;意外的是鼻涕宏也在,他竟然是醬菜伯的兒子。他總是掛著兩道鼻涕,被班上的男生取了這個綽號。

那一刻他正撈了一勺蔭瓜,用常抹鼻涕的右手抓起一片放入口中。看到他純熟自然的動作,簡直晴天霹靂,難道他也是這樣對待我最愛的花豆!回家後我馬上向媽媽表示,以後要改吃罐裝的玉筍和肉鬆,不吃市場的散裝貨,唯恐它們也是醬菜伯批售的。從此對花豆更產生心理障礙,多年不曾入口。

這天,我終於勇敢掙開將近一甲子的陰影,再度大啖依舊綿密可口的花豆。啊,久違的美味!看在花豆的份上,鼻涕宏,我就原諒你吧。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童年記憶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艾莉貓/贏到終點的方法

三日月/傳統市場裡的春之味

周劉旺/寫給妹妹的紙條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