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公主施恩教化,圖博人民感恩憶念?揭開中國強權霸佔圖博的真相

圖博國家位置與地理疆域。(圖片來源:自由圖博運動)
圖博國家位置與地理疆域。(圖片來源:自由圖博運動)

文/陳斐翡

記得是第一次到達拉薩時,一個颳著風的下午,原本亮麗的陽光忽然消失,街道籠罩在彷彿將入夜的黯鬱氣氛。跨進店裡,我看見守著店舖的頓珠和讀小學的孩子一起看電視,當時播映的正是普通話版本的「文成公主」。

本想到店裡挑選一頂保暖毛帽的我,忍不住停下腳步探頭盯向螢幕,頓珠拉來一把椅子要我坐著看。

頓珠的店不僅賣登山用具服飾,也有不少尼泊爾手工木雕、毛織藝品,同時也提供旅遊行程訊息。他的家族中有不少親戚在公務單位工作,如果他乖乖聽從家人安排,或許也會在某個縣級單位當個小幹部,不過他說自己對那些沒興趣,高中還沒畢業就想辦法離開,在印度遇見澳洲籍的妻子,兩人結婚後到邊境開個小店;他能以流暢的英文、普通話為各國旅客介紹產品,語言天份和天生好闖蕩的血液,讓他跑單幫帶貨的生意一路順遂,後來和友人合夥,在加德滿都和拉薩都開了一家登山旅遊用品專門店。

也許是為了教育孩子,或者因為我這個能聽懂普通話的第三者剛好是適當的傾訴對象,看著戲,他忽然認真對劇情發起議論。他說圖博與中國相鄰,相互往來有上千年時間,這能發生多少重要的事呀,中國卻老是拿文成公主來說事,「說什麼布達拉是松贊干布為公主建造的、大昭寺是文成公主設計的、圖博的佛教信仰是受公主影響的……這全都是瞎掰胡扯。」頓珠似乎一開口便停不下來,他搖頭慨歎:「謊言說了一萬遍就能變成真的?」一個來和親的異國女子,怎能影響圖博人民的宗教信仰,斷定千百年來兩國之間是親密的交往關係?甚至決定了現在圖博國家主權就屬於中國……他幾乎氣急敗壞地說這些胡說,只是用來掩飾中國強權霸佔圖博的真相。

頓珠是在中國共產黨教育環境中成長的圖博人,非常熟習這些官方宣傳的語言,我也經歷黨國洗腦式的教育,當時兩人聊天,經常自嘲地分享這些成長經驗。他笑稱我為「台灣同胞」,說學校老師經常告訴他們「台灣同胞日子過得太苦,窮得只能吃香蕉皮」;我說小時候每到國定節日一定要寫篇作文,不論是慶賀中秋或紀念台灣光復,結尾一定加上「……拯救置身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頓珠則說他最常寫的句子是「打倒美帝幫兇蔣匪國民黨,解放台灣同胞。」

就算頓珠沒有說明,我也清楚靠自己從蒙昧狀態中摸索覺醒,發現權力者的騙局,絕對是一段不短的探索歷程。

到此一遊,公主變度母

圖博東區,位於海拔三千七百公尺草原上的安多結古(編按:為中國佔領後劃定的青海省玉樹縣境內),建有一座文成公主廟;圖博南部,在陡峭的瀾滄江峽谷、康區巴塘第司領地的察卡多(編按:圖博康區地名,意為產鹽的地方。中國佔領後規劃為西藏自治區芒康縣鹽井),也有座文成公主廟;甚至到康區最東部、靠近四川成都不遠的達澤多竟還有座公主橋;就連隸屬於嘉絨十八部的松潘,本來是圖博揮軍北上攻打唐國、兵臨城下的地點,卻宣傳成為博國贊普迎親文成公主的古城遺址。

也許是地方政府為推廣觀光,增加知名度,都自我宣稱是文成公主自長安前往拉薩的途經之地,讓歷史上的公主成了孫悟空,領著迎親隊伍跳來跑去,在圖博大地上四處「到此一遊」。

文史學術領域也以文成公主為主題,做出不少缺乏根據的論述──「藏女他們說紡織技術是文成公主傳授……藏族人民承認許多營造工藝和醫學知識也都是隨著公主入蕃的漢族工匠、醫師傳授給他們的。他們……是懷著對公主的感激、敬仰和懷念之情的 。」問題是圖博織毯與中原絲綢的紡織技術完全不同,而佛殿建築與醫學都源於古印度佛教的影響。西藏社會科學院所編的《西藏通史:松石寶串》竟指公主懂得漢曆風水,並算出大昭寺位址:「公主再次根據漢曆……發現雪域西藏地形如一女魔仰臥,臥塘湖(今大昭寺所在地)是女魔的心臟,為惡趣之門,若要鎮之,需得修建佛殿。」令人費解,究竟是哪一本「漢曆」能看出圖博大地的地形像是魔女?

這些論述約可整理出一套公式──唐公主施恩教化,圖博人民感恩憶念,即唐國公主「在上」施予、圖博「在下」接受,暗示著漢文化更優秀、博文化較落後的位階。

包括台灣學界都不乏此類例子,劉學銚曾於台灣的文化、輔仁等大學講授歷史學,他在書中改編文成公主和親的原因──公主對松贊干布提出「在吐蕃供奉釋迦牟尼佛、廣傳佛教、創造文字教導百姓」等條件,對方接受,公主才承諾通婚;並隨意斷言「松贊干布對公主寵愛有加,所以為文成公主建造了城堡大昭寺。」將佛殿大昭寺變成公主的城堡,把政治和親的史實改編為羅曼史故事了。

書名:《圖博千年:一個旅人的雪域凝視》 作者:陳斐翡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時間:2023年12月20日

林冠群教授長期投入圖博歷史研究,曾獲教育部學術研究獎項,儘管他在諸多歷史議題上認真研讀,然而,當他強調公主為圖博帶來文化影響時,除了引用《唐書》提及公主攜來唐國文物外,竟引用出處不明、具宗教傳說性質的《柱間遺教》,表示「吐蕃每年因文成公主和親,在物質上所獲實力定然不少。」進而江河直下推論,文成公主確實對圖博文化發展有所貢獻,並且「是漢藏關係中良善光明的一面」,最後索性結論:「文成公主……正是漢藏一家親的象徵。」矛盾的是,關於《柱間遺教》的內容真相,林冠群在自己另一本更早的研究專著中已明文表示「是不折不扣的一部偽書」。

●本文摘選自出版之《圖博千年:一個旅人的雪域凝視》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心靈工坊 社會人文 中國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維基編輯無酬、Uber公司沒車!追求卓越有時需「反其道而行」

遇到開口就貶低你的人可以怎麼應對?學會防守3妙招對付這類人

「意不意外?開不開心?」周星馳如何以無厘頭表演將「感情錯位」表達得出神入化

人性的本質並非善或惡,而是善惡的衝突——讀佛洛姆《人心》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