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IN 台南/「天氣變好」台語怎麼說?傳聞有2種動物雨停時會出來娶親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大郎頭

綿延不絕的府城溪流:開日

  連續下了好幾週的雨,在台南算是少見。

  如果是「摒大雨」(piànn-tuā-hōo) 這種傾盆大雨倒也罷了,大不了就是待在家裡,但最讓人受不了的是下起「雨毛仔」(hōo-mn̂g-á)的毛毛雨,不大不小的雨勢,或是間歇性的雨,不曉得什麼時候該出門,或是出門得隨時預防下雨。

  一天,趁著雨剛停,仍是「烏陰天」(oo-im-thinn) 的氣象,我們決定「軁雨縫」(nǹg-hōo-phāng),趁著間歇雨勢稍停的空檔,出門採買生活必需品。就在行經文化中心,穿越一片木棧道時,Phang Phang 突然大呼:「咦?生菇矣!」

  的「生菇」(senn-koo) 是發霉的意思。聽到Phang Phang 的驚呼,我心想哪裡發霉了嗎?但順著Phang Phang 的手勢看過去,居然真的有幾朵碩大的白色蕈菇,環繞著一旁樹根的周圍長了出來。雖然不太熟悉,但總覺得很像以前曾看新聞介紹過的「雷公屁」(luî-kong-phuì),據說這種蕈類會開花並發出惡臭,藉此吸引昆蟲,而且總是在大雨過後冒出來,所以才因此得名。

  幾日過後,總算「開日」(khui-jıt̍),這句話跟「天氣變好」、「好天」是一樣意思,但「開日」更有撥雲見日的畫面感。另外還有一種說法是「養花天」(iúnn-hue-thinn),照字面翻譯是栽植、培育花朵的日子,那肯定是好天氣。

  台語對各種天氣的形容詞,可說五花八門、應有盡有。人們自古與大自然為伍,語言文化的發展,當然會從對自然的細膩觀察而來。譬如有一種天氣叫「查某雨」(tsa-bóo-hōo),指的是太陽雨、陰陽雨,或前門下雨、後門無雨的狀況,這是個多美的詞!據說日本有一個傳說,狐狸會趁著下「查某雨」的時候舉行婚禮,我也記得大學時觀賞黑澤明的電影《夢》,其中有一個短篇就是在演這個橋段,印象非常深刻。台灣也有類似的傳說,是鯽仔魚會在下西北雨的時候娶妻,因為下雨時,人們會紛紛往屋內躲雨,所以鯽仔魚會趁這時候迎娶太太。

  知道台灣和日本的兩種傳說後,我腦中開始上演一齣故事:日治時期的台灣,狐狸也到了這塊島嶼,某次在大雨的圍護之下娶親,不料隊伍正巧與鯽仔魚「撞突」(tōng-tu̍t),雙方起了衝突,但在劍拔弩張時,天公開日了,陽光照著大家的眼睛瞇成一條線。最後狐狸與鯽仔魚約定,以後分別在查某雨和西北雨時娶親,日後和平地相處在這塊島嶼上。

  「開日」之後,文化中心木棧道旁的白色蕈菇仍遍布著,有幾朵已經被壓扁,有一朵呈現疑似什麼東西準備破殼而出的狀態,難道這些蕈類真的是「雷公屁」嗎?現在想想似乎也不得而知了。

  天氣晴朗的這天,我們為了查詢資料,跑到位在台南公園的台南圖書館,其實日治時期的台南圖書館是位於吳園的一角,今日火車站後站前的大遠百位置。二戰後,台南圖書館才遷移至今天的台南公園。至於「台南公園」這個名字,在二戰後曾一度更名為中山公園,因此現在不少台南人還是習慣這麼稱呼。如同湯德章紀念公園被改稱為民生綠園一樣,台南公園被改成中山公園,其實都是二戰後的記憶,事實上,這裡從日治時期就叫做台南公園,現在只是恢復了它原本的名字。

  台南公園在日治時期曾為熱帶實驗林,所以樹種相當豐富,甚至已達百年歷史。譬如1901 年栽植的菩提樹,或是種在清時期刑場位置的雨豆樹。小時候對這裡的記憶便是圖書館、防空洞、溜冰場等等,後來發現這兩顆碩大古老的雨豆樹及菩提樹,意外得知樹齡都已超過百年,才驚覺原來台南公園的歷史這麼悠久!在「惜花連盆」(sioh hue liân phûn)、愛屋及烏的心情之下,我漸漸對台南公園產生好奇,從公園擴展到周邊區域,這兩顆樹的「盆」真的有夠大。

  此外,台南公園還有一座「重道崇文坊」,為台南現存四座牌坊之一。這座牌坊的由來,與府城當時一位有著「清時期台灣唯一藝術家」美稱的林朝英有關。他擅水墨、雕刻、書法,因當時自費贊助台南孔廟整修而受到表揚,在獲得重道崇文匾額後,建造了這座牌坊。

  重道崇文坊原本位於龍王廟旁,而龍王廟的原址正是台南警察署前方、國立台灣文學館側邊可見的警察署古蹟,也就是今日台南美術館的展館一館。日治時期因道路整頓問題,龍王廟被迫拆除,重道崇文坊原本也難逃相同命運,但因林朝英後代自費向當時日本政府陳情,最後「異地保留」,遷移至今天的台南公園內。

  任何事物都會改變,改變是唯一的不變,但這塊土地上保留的記憶經歷了許多變化,仍能透過語言、建築、文化、地名等留下蛛絲馬跡,供後人追尋過去的樣貌,整座城市就像時空膠囊一樣。例如「天宮廟」的位置,是過去府城地貌的最高處,或許鄭成功時期是因此選擇此地做為祭告上天之處,但這裡過去又稱為「鷲嶺」(tsiū-niá),在「天宮廟」旁、台南人習稱「大上帝廟」的北極殿內仍掛有「鷲嶺」匾額。日治時期,或許也是考量此地相對較高,日人在此建立了俗稱「胡椒罐仔」的台南測候所。

  鄭成功時期在此祭告上天,清時期在此建廟遙拜上帝,日治時期則是透過測候所來一窺天氣變化,不知某天是否可以在此預測未來?無論多駭人的大雨籠罩、陰晴不定的陣雨捉弄,最後終能撥雲見日地「開日」,我總希冀這塊島嶼,日後依然風調雨順,島上的人們、動植物皆能和平幸福。

  只是令我好奇的是,今日在台灣下起查某雨時,已經很難看到狐狸了,那麼將來下起西北雨時,還會有鯽仔魚出來娶親嗎?

「開日」(khui-jıt̍),這句話跟「天氣變好」、「好天」是一樣意思。(圖/禾日香 繪;前衛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台語原來是這樣2:台南生活的台語日常》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前衛出版 台語 LOG IN 台南 語言學習 我們日常 文學之旅 書摘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書店再見,再見書店/書店在未來扮演的角色,決定人文精神的去留

書店再見,再見書店/「閱讀風氣不彰,才更要開書店」:專訪邊譜書店負責人廖英良

書店再見,再見書店/「書店是分眾時代的其中一個管道」:專訪友善書業供給合作社理事主席沙彥羲

書店再見,再見書店/「最小單位的空間,是書店主人的唯一武器」:專訪三餘書店負責人鍾尚樺、店長盧宥臻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