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的勇氣》作者新作:對不合理表達公憤,拋棄「想討好別人」的想法

書名:《憤怒的勇氣:對不合理表達公憤﹐這個世界與你的人生就會改變。》
作者:岸見一郎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2年7月26日
書名:《憤怒的勇氣:對不合理表達公憤﹐這個世界與你的人生就會改變。》
作者:岸見一郎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2年7月26日

文/岸見一郎

不要同流合汙

為什麼會有人對上司的營私舞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是按照上司的命令去做同流合汙的事呢?

或者說,有些人就算沒有被強迫,也會認為替上司隱瞞真相對自己有利。這種人或許是在上司什麼都沒說的狀況下,擅自揣摩上意。

在上司的命令之下營私舞弊或是揣測上意後同流合汙的人,認為這麼做對自己來說是一種「善行」(即對自己有利)。不過,我們可以再更詳細探討,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下屬可能會覺得如果上司對自己有好印象的話就能升遷,而且上司實際上也有可能真的約定好要讓下屬升遷。

三木清說:「如果人手上握有一點權力,那最容易駕馭的一定是成功主義者。操控下屬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灌輸下屬出人頭地的意識形態。」(出自《人生論筆記》)

這裡說的話,到了現代也相通。現在這個時代一點也沒變,和三木清那個時代一模一樣。上司會告訴下屬,出人頭地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只要暗示下屬會幫忙升遷,身為「成功主義者」的下屬就會聽從上司的指示。

因對方暗示會奉上報酬和地位,官僚可以說終日為了那些無能的政客說謊。

雖然不至於完全失去廉恥,但人只要判斷這麼做對自己有利,即便被批評是在說謊,也照樣會說出任何人都能看穿的謊言。也就是說,人們會衡量利弊,儘管說謊可能暫時導致自己的風評變差,但以後會因此升遷,對自己來說還是有利。

然而,當人決定說謊說到底,最後也真的升遷,那些行為真的是「善行」嗎?不惜做到這個地步才能升遷、獲得成功,真的有價值嗎?雖然我對這點有所質疑,但上司以生計威脅,下屬也無法反抗。上司不只會暗示升遷,同時也會威脅下屬,不聽話就會被冷落。如此一來,下屬就更無法反抗上司。下屬只能看上司的臉色,按照上司的命令去做,即便是營私舞弊的壞事也一樣。

有一些人被上司強迫必須參與營私舞弊,但因此良心受到苛責,最後甚至走上絕路,真的很令人心痛。為了不要再發生這種事,我們必須了解,即便是上司指示,營私舞弊仍然不是「善行」。如果我們不能打造一個當上司的指示有錯時能夠提出異議的社會,今後還是會不斷發生相同的憾事。

不屈服於同儕壓力

此外,有些人會在意他人的看法,即便有想做的事情也不會去做,盡量不破壞群體內的和諧,覺得這樣對周遭的人來說比較好。

這些人也會期待大家做一樣的事。人不能屈服於這種同儕壓力。這種壓力有時候也會違反正義。如果大多數人都覺得奇怪,就不會產生同儕壓力了。但是,認為即便有錯也必須遵從,甚至對不遵從的人施加壓力,其實很不應該。或許也有人認為,既然大家都這麼做應該不會有錯。

職場上充滿強烈的同儕壓力,所以很多人會覺得大家都沒下班,即便自己工作做完也不敢走。或許真的有必須完成的工作才無法準時下班,但也不至於到不能走的地步吧。雖然可以下班,但別人還在工作的話,就不能僅僅自己先離開。應該是說,有些人會覺得自己不應該下班。這裡也存在所謂的「氛圍」。有人認為世界上真的存在「氛圍」這種東西。

本來就因為工作太多導致晚歸,如果還要配合上司晚下班,那很有可能會演變成過勞死。儘管如此,為什麼大家還是會屈服於職場上的同儕壓力,認為自己是不對的呢?

如果同儕壓力強大,只要有一個人不同調就會被抨擊,同儕的力量就會把這個人從團體中排除。《被討厭的勇氣》要拍成電視劇的時候,我很驚訝有很多人出言批評。主角是一位刑警,他只按照自己的判斷行動,不去迎合別人;他認為不需要參加的會議就不參加,而且態度非常淡然。似乎是因為這個角色設定讓部分民眾反感,主角就是不合群的人。

這位刑警能力出眾,很會抓犯人。即便一個人個性很合群,和上司、同事也相處融洽,無法逮捕犯人就不能算是有能力的刑警。為了逮捕犯人,必要的會議當然要參加。然而,大多數的職場都在開一些浪費時間的會議。就算是必要的會議,也會花太長時間。開會的時間其實還有很多該做的事要做,但大家還是無奈地參加,這種會議根本沒必要開。

很多人驚訝於電視劇中有這麼一個不參加會議的刑警,但是應該也會有人很羨慕他能夠按照自己的信念行動。因為現實世界裡,即便不想開會,還是很難不參加。電視劇中有一幕是主角的其中一位上司對他說「我真羨慕你」。雖然會批評別人任性、以自我為中心,但其實自己也想做一樣的事。然而,這位上司只是想,其實根本不敢真的付諸實行,所以才會覺得自己很沒用。

拋棄「想討好別人」的想法

不參與會議,工作做完就下班。這麼做或許會在職場上被孤立。人之所以會屈服於同儕壓力,就是因為想討好別人。或者說,至少不想因為和大家的行動不一致而被批評為不合群。

「被討厭的勇氣」光是這一句話就已經很有孤獨感,不過本來就覺得被討厭也無所謂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被討厭的勇氣。無時無刻在擔心別人如何看待自己言行的人,至少不會故意傷害別人吧。如果是能夠考量別人心情的人,就不需要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應該要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才對。

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人,通常沒有自己的想法,因為想討好人,所以對誰都和藹可親。即便是對立場相反的人,也會誓死效忠。如此一來,這樣的人就會失去別人的信賴。

除此之外,這樣的人也沒辦法活出自己的人生。雖然傾聽別人的意見也很重要,但畢竟是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能決定。

儘管會失去別人的信賴、無法活出自己的人生,還是會去配合別人。因為在自己的判斷下行動,最後如果失敗的話,責任只能自己扛,但是按照某個人說的話去做而不順利,就可以把責任推到那個人身上。

然而,當你決定要聽從某個人的意見時,就必須為這個決定負責了。之後再來說「都是你害我遇到這麼慘的事」,或許對方根本就不記得當初曾經插足別人的人生。即便聲稱「當時你這樣對我說過」,永遠都記得這件事的人也只有自己。

按照他人的意見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重大決定,結果沒有按照自己所想去走,而把責任轉嫁到別人身上也毫無意義。因為即便最後才發現按照別人的意見度過心不甘情不願的人生,那也是自己的一生,而不是別人的。

●本文摘自之《憤怒的勇氣:對不合理表達公憤﹐這個世界與你的人生就會改變。》。


時報出版 心靈勵志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少女老王∕你的貼文,就是被他們刪掉的:讀心理驚悚小說《被消失的貼文》

這些詩詞其實與元宵節有關?每首膾炙人口的詩作,都藏著節氣

死了一個警察後 基層員警心聲:充足的資源與訓練價值超過所有撫卹金

美國墮胎權爭議釋憲後 最切時的女性生育自主權文學《絕壁上的她們》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