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客來了/簡少年:我的人生態度就是等級99的玩家,只想著怎麼破關、怎麼幫人破關

命理師簡少年。攝影/陳志誠
命理師簡少年。攝影/陳志誠

採訪那日,我們和約在一處採光充足的錄音室空間。少年抵達後,他的助理詢問攝影師應該穿白色還是黑色的外衫好,後來決定是黑色,免得拍出來的照片亮上加亮。

隨後助理為少年打理因行程稍顯凌亂的髮型,我們也藉機和他閒聊一會兒。少年提到他正在寫作第三本書,那會是一部與腦神經科學有關的作品,繼續對生物底層邏輯與算命、道教觀念間的聯繫的探索。「我很喜歡原理性的研究。」他冷不防丟出話題:施比受更有福,各大宗教都有類似的說法,但那是真的嗎?

「從心理學角度是成立的,當你行善時會展現親社會性,因此能獲得更多機會,很多人在說的『沉睡人脈』就是這個道理,相反則是和社會脫節,那樣怎麼可能有好事發生?」

助理忍不住開口,「你也太厲害,弄頭髮還能長篇大論。」

「我就當自己在燙頭髮啊!」少年笑著回道。

與少年面對面其實有點古怪,一方面你覺得自己全無隱私,一方面他的健談又給人如浮三大白般的酣暢淋漓感,在網紅必須的熱情中,透露著創業家性格,講究實用,又不乏理想主義。我們好奇這種種人格特質,之於少年的命理事業的必要性。

算命是神秘的——這點無人能否認,但也許「道」、「命理」的本質也遠比任何人想的要純粹,就像《爆裂刑警》裡吳鎮宇的台詞:「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和不該做的事情。我放了錢就應該有一罐汽水,我要的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邏輯上成立。

我們已經做好被少年反駁的準備了。

命理師簡少年。攝影/陳志誠

簡少年的一天是這樣開始的。

早上送小孩上學後,假如不須進公司開會,就到公園去走半小時路,一面看書,一面曬太陽補充陽氣。半小時到,拉會兒單槓做簡單伸展,返家吃午餐。飯後再翻翻書、檢查社群頁面、回覆訊息。休息完畢,便出發前往公司拍片。

他說為了確保自己上相,堅持在下午一點半開始錄影。五點過後接小孩放學、監督功課;晚上八點清洗從學校帶回來的便當盒,準備隔日午餐,趕小孩刷牙洗臉睡覺。如果當日有安排上片,就趁小孩洗澡期間完成所有作業。

九點鐘,太太下班到家,洗漱後小聊一下,大約十點至十一點鐘就寢。總之,最晚不超過十二點。

如果你期待更有爆點的答案,這時候可能已經犯嘀咕了。太平淡了,不就和一般人差不多嗎?

命理師簡少年。攝影/陳志誠

其實,當你面對鏡子就能大致把握當日運氣、身體狀況,以至旁人的健康狀態時,你的生活就不會一般。可能額頭一帶長痘了,就得多問候男性友人及長輩,鼻尖長痘,為防破財要先留意財務狀況。與人交往就甭提了,即使素未謀面,對方面相透露的細節,在算命師眼中同樣事涉生死。

當你可以預知周遭所有人的死期,能做的就只有規劃。命運是規律後的結果──但它帶有大量的隨機性。少年說,就好像四季流變那樣,春夏秋冬必然發生,但沒有一年的季節氣候會完全相同。命理,是發現導致現況的規律,進而提出解決辦法。因為得知問題的手段玄了,對應方案自然也不侷限醫學與科學。

「這就是算命師的生活,算完命的下一步就是改變命運。」少年解釋,東方算命是道教信仰體系的延伸,雖然初衷是吸引人奉道,目的卻是引導人們在「道」的邏輯中好好相處,認知榮華富貴皆是浮夢,「當人瞭解到一切都有規律,就不會再認為眼前遭遇的好壞是個案,接著就可以思考還能做些什麼。你會更清楚生活哪個部份由自己安排,發於個人的思考,最終達成認知上的自由。」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很愛看漫畫,從小就被大量灌輸這種Jump(日本少年漫畫雜誌)主義思維。」他笑道。

有別於人們對算命師剪寸頭、身材中廣的刻板印象,簡少年相當留意外在,稱得上獨樹一幟的有型。攝影/陳志誠

在台灣,少年儼然是最獲青年世代認同的命理師,受眾多為20至35歲的白領階層。關於得年輕族群歡心的訣竅,他只謙虛表示,既然屬於同一世代,自然不難推測其他人喜歡什麼,關鍵僅在於怎麼說話大家才聽得進去。表達模式與專業並濟,除顯得親切也值得信賴。

不過對於少年得人緣的理由,我們另有一番見解:那是基於命理與現代知識的結合。在他的Podcast節目「我有個朋友會算命」,少年不時分享近期閱讀的人文社科相關書籍,將新銳思潮及觀點導入命理,令過往被認定為迷信的玄學煥然一新。

大量閱讀原因無他,「因為學算命的過程太痛苦了!」他笑道,自己沒辦法接受傳統命理書只告知答案、不說明事理的表述方式;過去在對岸工作面對的也都是持無神論的群眾,非得搬出更具說服力的證據不可。現代知識因此成了命理學習上的補充,幫助相關知識的記憶,也更容易分享給別人。

道書以外,舉凡科學、心理學、哲學、商業管理書籍都在他的涉獵範圍,信手捻來分享的知識,皆出自重量級觀念趨勢叢書,其數量之多,足以讓人誤會他只鍾情工具書。實際上,少年的閱讀屬性難以定義。

圖片翻攝自:中信出版社

關於生物底層邏輯,少年特別提到《道德動物》這本書,該書以生物結構討論人類心理演進,採用達爾文觀點,認為道德是物競天擇的結果。此種反神學、將人類過度生物化的觀點,也因被指為反人類屢起爭議, 「他有一個很挑釁的論述,認為相貌不佳的雌性反而更容易劈腿,因為她們認知到自己難以獨佔單一雄性的所有資源。」少年說:「這是不是歧視?當然!但聽完後會引發更多思考,我愛讀的都是這類型的書籍。」

圖片翻攝自:大塊文化

少年正在閱讀的其中一本書是《不對稱陷阱》,該書作者塔雷伯所著的《反脆弱》也被他奉為經典,認為裡頭的觀念造就自己的人生習慣。「『反脆弱』是我生活中相當重要的規則,作者寫,任何抉擇如果風險可控,報酬不可控,就是好選項。即使報酬微乎其微,只要風險可控都優於相反情形。我覺得這個判斷太對了!尤其是婚姻,千萬不要為了幾分鐘的愉快,砸了經年累月的婚姻!」」

認識少年的讀者,可能對他首次接觸紫微斗數是在阿姨家這件事略有耳聞,但你不一定知道同個書架上還另外擺著《窮爸爸與富爸爸》、卡內基的《人性的弱點》。其中《窮爸爸與富爸爸》,和《最後的演講》、《當我不在你身邊:遇見美麗人生的82封信箋》、《心態致勝》、《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一起被少年列為影響自己最多的書籍。

「《最後的演講》這本書我送了很多人,作者藍迪.鮑許是位大學教授,由於患了胰臟癌只剩下半年不到的生命。他開始反思,為什麼人們總是在大限將屆時,才開始想人生有什麼該做還沒做的事?裡面有句話我很喜歡,『牆的存在是證明你有多想要一樣東西』,牆的目的並非阻礙你,而是篩選掉那些動機不夠強烈的人;另外還有一句,我希望所有陷入迷惘的人都能聽到,『如果此刻你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就回去做小時候最想做的事』!」

「明就仁波切的《世界上最快樂的人》適合原本就有念經的朋友讀,但他另一本書《歸零,遇見真實》,寫的是拋下活佛身分,獨自生活四年半的經歷。作為一出生就接受信徒供奉的活佛,明就仁波切從來沒機會知道佛法對外面的世界能起到什麼作用,為了檢證觀點,他選擇溜出寺院不讓人找到,是非常精彩的一本書。」

圖片翻攝自:講談社コミックプラス

號稱漫畫界紫禁之巔(?),閱讀海量漫畫的少年,喜歡的作家是木多康昭,鍾愛的漫畫則有《野口英世物語》、以日本明治時期名人坂本龍馬為藍本的《龍馬傳》、將背景設定在二戰後日本的《少年犯之七人》,大名鼎鼎的《聖鬥士星矢》讓他立志要燃燒自我到底,近期還收了一套作者簽名版的《幸運超人》。他說自己是各種漫畫都看,陸港台韓日盡數蒐羅眼底,「我愛歷史故事,所以也熟讀黃玉郎的《天子傳奇》、《神兵玄奇》,近年鄭健和的《封神記》、《西遊》也值得一看。」

林徽因(右)、徐志摩與(左)印度詩人泰戈爾於1924年的合影。圖片翻攝自:Wikimedia Commons

不難發現,文學在少年閱讀所占比重不高,但他近日喜歡上民初作家的作品及魚雁往返,「大概是年紀到了吧?」昔日文人的感性也讓他拍案叫絕,沈從文的情書、林徽因與徐志摩的戀人絮語尤其有意思,「徐志摩說外頭的輿論、經濟的責任讓我來扛,林徽因回我心中的千斤重擔你能幫我擔嗎?寫得很好,很懂撩!」

將「人如其食」的邏輯套用知識品味,或可宣稱在阿姨家發現的那三本書(即《紫微斗數》、《窮爸爸與富爸爸》、《人性的弱點》),擘劃了日後少年閱讀的基本藍圖。然而,如果能通過逆向工程破解,構成少年的原始碼應該是歷史故事。

他生動地回憶一段來自《史記.高組本紀》的情節:劉邦在咸陽服繇役(通徭役,指政府強徵民間人力服勞務)時,偶遇秦始皇出巡,情不自禁地感嘆「大丈夫應如是」。

「當時我讀完,想法也是『大丈夫應如是』!」劉邦的發言是地痞流氓對當權者的涎臉欽羨,還是胸襟格局的展示,迄今仍有兩造意見爭執不下,少年欣賞的顯然是那股「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的抱負。他曾說修道之人的理想是成仙,但從少年如此中意《歸零》與日本細菌學家野口英世的事蹟,以及看重知識生活應用,也不難覷見性格入世的一面。

入世不意味野心。更具體形容少年的志向,那會是奧特曼(Ultraman,即超人力霸王)或假面騎士EX-AID,與遭遇困難的人一起渡過各種奇奇怪怪的際遇,「我的人生態度就是等級99無敵玩家,沒有太多情緒、太多糾結,只想著怎麼破關,怎麼幫人破關。」

命理師簡少年。攝影/陳志誠

遊戲人間的姿態,也許是為了跳出侷限的視野。如同只擲六次骰子,沒人會同意每面出現的機率都是六分之一,但當投擲的次數膨脹至無限大,真理便會浮現;無敵玩家,便是在更寬闊的時間視野上,觀察每一次骰子擲出的結果,建構事件邏輯。別嫌假面騎士的比喻幼稚,歸根究柢,命理、道術,都是希冀所有人都能走在正道上。

「打遊戲破關有很多種方法,通常選擇當好人、選擇恪守本分,挑戰性也比較高,但難度高不也更好玩嗎?時常回想前面的關卡有沒有留下遺憾,把經驗活用於下一次,其實運氣好壞,都取決於選擇。」

「把人生當作一場須要過關的遊戲,我命由我不由天──算命和道教面對生命的態度就是這麼積極!」

命理師簡少年。攝影/陳志誠

在話題先後去到《天子傳奇》的先天乾坤功及奧特曼後,少年的助理忽然用手在身前比劃,「我覺得這個空間裡有結界。

「直男的結界──沒有糾結,沒有開心不開心。」

「開心有啊,破關很開心,達成目標很開心,創業很刺激。」會懷疑開心與否就已經是糾結,很多事,幹就對了。少年說道。

我們也向少年請教,假如「」是個視傳播藝文資訊為己任的熱血青年,在這個知識獲取途徑多元化的時代、在注重半導體產業更勝於文學、藝術的台灣,他的前景究竟如何。您還別說,提這個問題我們也是戰戰兢兢。

「對身心靈的需求還是會爆發。」少年解釋,晶片能帶來的只有方便,而非幸福。生活水平越是提升,對幸福的需求也將越高。能陪伴你渡過加班、過勞,熬到發薪日的,不是大吃大喝或聲色犬馬,而是身心靈方面的滿足。否則,就是崩潰生病了。

儘管國內多家老牌藝文雜誌在這一年紛紛熄燈,但「琅琅悅讀」的前景似乎還是有點機會的。不過,也得各位讀者多多抬愛才行啊。

簡少年的2024年小提醒:

2024是甲辰年,整體而言會好過庚子(2020)與癸卯(2023),甲年作為下個十年的開端,既是起點也是終結,將有典範轉移的情況發生。依附在將被淘汰的舊制度下的人很難過得如意,反之,對正在萌芽、準備施展抱負的人卻是契機。假如你不確定自己屬於接班還是接盤,最好能保持彈性心態,因為接下來每一年變化就是新常態,再也沒有所謂的穩定。

此外,2024年歲運是土運,對在五行中屬火的心臟不利,腎與腸胃也會有影響,因此早睡為佳;2024也是財神大年,適合求財,由於財神喜歡孝子,建議和父母一起到財神廟拜拜更靈驗!

圖片翻攝自:時報出版

圖片翻攝自:時報出版

(完)

閱讀更多琅客:

「沒理由因為黑夜,改變你在光明裡看待事物的方式」:專訪黃秋生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琅客來了 簡少年 琅琅悅讀 閱讀專題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人權館2024台北書展圓滿落幕 回顧「寫繪人權」4場見證白色恐怖及創傷療癒活動

什麼是「泰山封禪」?從國立故宮博物院國寶「唐宋玉冊」說起

「我總是尋找如同珍珠+拉麵般(但要好吃)的獨特音樂」──專訪東京音樂敗家日記

「有人舉報我說毛澤東萬歲」白恐受難者病危 仍記掛冤獄戳記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