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愛用黃色是因為用藥副作用?毛地黃可能造成的黃視症有哪種影響

梵谷畫作「橄欖樹和柏樹間的木屋」。(圖/佳士得提供;聯合報系資料庫) 孫曼
梵谷畫作「橄欖樹和柏樹間的木屋」。(圖/佳士得提供;聯合報系資料庫) 孫曼

的作品經常充滿強烈的生命力、豐沛的情感及絢麗的色彩,不乏可以看到以黃色為主要顏色發揮的畫作。

本書作者在行醫歷程中經常深入研究「古怪但卻真實」的治癒疾病方法,有天,他聽聞一項用於治療心臟疾病所使用的藥品「毛地黃」曾造成世人對梵谷創作風格的誤解,梵谷喜用黃色的原因與藥品副作用竟有關聯?一起來看作者的闢謠觀點。(編按)

文/蘇上豪

蔣先生是位年近九十歲的患者,約莫十年前因為心肌梗塞讓我替他施行了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之後他就在我的門診追蹤到現在。

不得不說蔣先生是十分用功的病人,以他接受手術時的年紀,在術後恢復的過程理論上是冗長而且辛苦的,但兩個禮拜後,他在不需要家人的協助下穿戴整齊,向我鞠躬敬禮後出院。

之後的蔣先生不僅努力依照復健老師的計畫,完成應該有的菜單,每次回到門診時總是神采飛揚,講話中氣十足,如果你不知道這段過去,相信你也會覺得他沒有接受過開心手術。

每次來看我的門診蔣先生總是會帶著額外的禮物,會從口袋中掏出摺疊整齊的A4紙,將它攤開在我的面前,上面都是他用毛筆整整齊齊寫下要我回答的問題,他都會說:「年紀大了,很多事怕記不起來,只好寫下,來給您看看……」讓我驚訝的不只是蔣先生的用功,還有他書法的功力,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以為如此端正的字,是他用印表機列印出來的。

仔細詢問之後才知道,蔣先生以前是在台灣省政府工作,年輕時負責的就是公文的謄寫與註記,再給上頭的長官批示,出生書香門第的他,經年累月的訓練之下,造就了如此令人折服的毛筆字。

通常我會在詢問病況前,回答蔣先生在紙上的問題,他總是不好意思打擾我太久,只要我回答紙上的問題夠詳細,他反而不想再多說什麼,立刻從椅子上起身,鞠躬向我道謝,原因是他認為我的病人很多,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他應該把時間讓給其他需要的人―真是一位體貼人意的長者。

最近一年來,蔣先生A4紙上的問題越來越少,不過在例行追蹤的心臟超音波檢查中,我卻發現他的心臟功能慢慢走下坡,而且心跳有加快的現象,於是我替他開了毛地黃這顆藥。

毛地黃是很好的藥,雖然它是著名的有毒植物萃取而來,但目前仍是心臟衰竭及心律不整的患者可以選用的藥物之一。

在服用毛地黃之後,蔣先生就開始抱怨他的視力開始有些模糊,我不以為意,只是淡淡告訴他,你的年紀大了應該去看個眼科,殊不知再下一次的回診時被他將了一軍,原來他治好了自己的視力模糊,在還沒有揭開謎底前,他告訴我眼睛又看得很清楚了。

「哪個眼科醫師這麼厲害?」我不禁問道。

「嘿嘿―蘇醫師,我的視力模糊是你害的!」

蔣先生的口氣並沒有責罵我的意思,反而覺得很驕傲。我這才知道他上網查了毛地黃的藥理作用,發現它可以造成視力模糊,於是他沒有經過我同意停止服用,結果在下次回診前,視力又恢復清晰了。

對此我有些汗顏,只能不好意思的向他說聲抱歉,我立刻在診間用網路查了一下,才知道毛地黃的副作用其實滿多的,但對於我來說,只記得它中毒時會造成心跳過緩。

「蘇醫師您知道梵谷吧?他會畫出那麼有名的畫,好像也是毛地黃造成的哦!」蔣先生在離開我的診間前,忽然拋下了這句話,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上網翻查資料,才知道梵谷的畫作,一直有人提出討論,是不是因為服用毛地黃的副作用,才有那般大膽的色彩運用?

梵谷的畫常常利用明亮的色彩去刺激我們的眼球,尤其黃色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例如《向日葵》 (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麥田群鴉》(Wheatfield with crows)及《夜晚露天咖啡座》(Café terrace at night)等等,於是有人在探討其畫作時提出了梵谷是否因為服用了毛地黃,才會有如此大膽的表現。

會有這般想法的藝評人,大體還是因為一八八九年梵谷精神狀況不穩定,由牧師弗雷德里克.薩勒(Frédéric Salles)幫助下,住進了聖雷米(Saint-Rémy)醫院。

當時他的主治醫師保羅.加謝(Paul Gachet),為他開了當時流行治療精神病患者的處方毛地黃,為了證明此事不假,他們提出了梵谷替加謝醫生所畫的肖像(Portrait of Dr. Gachet,圖11),畫中的加謝醫生手裡拿的就是毛地黃這個植物。

梵谷的心理醫師出現在他的畫作《嘉舍醫師的畫像》(荷蘭文:Portret van Dr. Gachet)之中。圖/取自《怪奇醫療史》,時報出版提供

確實如同教科書的記載,毛地黃的副作用包括了「黃視症」(Xanthopsia),它的症狀是患者有如戴上黃色的鏡片一樣,不僅看到物品會有黃色的光澤,而且物體的外圍會有閃光及光暈―只是以簡單的毛地黃副作用,就抹煞了梵谷在作品裡大膽的用色,即便我不懂繪畫,也覺得理由太過牽強,於是在醫學期刊裡,找到了由英國眼科醫師安娜.格魯納(Anna Gruener)提出的反證。

格魯納醫師首先說到,如果梵谷因為服用毛地黃過量產生黃視覺,那毛地黃常見的副作用:心搏過緩或腸胃道不舒服,也應該會伴隨發生,可惜並沒有這樣的記載,關於這點我是相當贊同的。

書名:《怪奇醫療史》
作者:蘇上豪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22年10月30日

其次時間差的問題,梵谷是一八八九年被送到聖雷米醫院才開始服用毛地黃,但是在這之前他畫中的黃色就已經常常使用,這一點可從其一八八八年的《在亞爾的臥室》(La Chambre à coucher)及一八八七年的《塞納河上的橋》(Bridges across the Seine at Asnières)等這些畫中得到證實。

當然我們也必須要提到格魯納醫師的專業,她認為如果梵谷有黃視覺的話,他的畫裡不會利用那麼多藍色所製造的光暈,例如著名的《星夜》(The Starry Night)或《鳶尾花》(Irises),因為有這種症狀的人無法分辨藍色及綠色,更遑論在畫作中將兩種顏色作為對比。

看了格魯納醫師的解說,你還會相信那些所謂的藝評人的推論嗎?梵谷是因為服用過量的毛地黃,造成他的畫作中有如此大膽的用色嗎?如同梵谷的好友,也是畫家埃德加.竇加(Edgar Degas)所說的:「藝術不是你看到的,而是你想要讓大家看到的。」

談到我的病患,竟然扯到梵谷的畫作,的確是離題太遠了,但也由於這件事,我有了更深刻的體會。因為蔣先生的用功讓我結結實實上了一課。身為醫師,不要只因為某些病症隨便替病人開藥,而且對於它的副作用,即便不知道,也應該隨時保持警覺,如果自我感覺良好,受害的永遠是病人,因此,「在細微處用心」依然是醫師治療病患時不變的教條,否則和患者的病情失之交臂的話,要擦屁股的仍是醫師自己。

●本文摘選自《怪奇醫療史:從疫苗發明、疾病歷史、護體神功、縮陽症、按摩槍等,解開最不可思議的醫學古今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時報出版 梵谷 繪畫 藝術家 醫療保健 書摘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維基編輯無酬、Uber公司沒車!追求卓越有時需「反其道而行」

遇到開口就貶低你的人可以怎麼應對?學會防守3妙招對付這類人

「意不意外?開不開心?」周星馳如何以無厘頭表演將「感情錯位」表達得出神入化

人性的本質並非善或惡,而是善惡的衝突——讀佛洛姆《人心》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