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免費抽書】炙熱追星最終失敗收場,她以紀錄片安慰粉絲:不是你的錯

圖/取自《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時報出版提供
圖/取自《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時報出版提供

#文末有投票抽書活動,記得看到最後喔!

2019年「Burning Sun」事件中,揭露了鄭俊英、勝利等數名涉嫌偷拍、散播性暴力影片等醜聞內幕,涉嫌此案人員之後接受判刑、入獄,引發社會大眾譁然。

吳洗娟原是歌手鄭俊英的十多年來的鐵粉,案件曝光當天,她剛好正在閱讀有關紀錄片的書,脫飯的她而後著手自行拍攝了第一支紀錄片《成粉》,片中採訪許多具粉絲身分的同儕、親友,希望藉由傾訴難以開口的痛苦,安慰和她一樣曾在追星經驗裡感到灰心的粉絲。(編按)

文/吳洗娟

初次聽到那起事件時的心情?

總是有那種突然想做平常不會做的事的日子。進入大學後的第二個三月的某一天,本來要回宿舍的我突然決定去閱覽室,坐下來把書打開。就算已經聽了一整天的課,馬上可以倒頭就睡,我還是決定去預習一下下週的課,這對我而言是前所未見的事。

為了躲避室外涼颼颼的冷風,可以去的地方很多,怎麼偏偏選了圖書館呢(在此說明一下,我幾乎沒有在學校圖書館閱覽室找個位置坐下來做過什麼事)。久違的乾燥又平靜的空氣撲面而來,很有效地讓我集中在眼前的印刷字體上。我就這樣認真的一頁頁讀著書,過了兩個多小時都沒有抬頭看一眼時間。當時我看的是Michael Rabiger的《製作紀錄片》。

這種日子,一定會罕見地接到某個人的電話,也讓我從專心的狀態抽離出來。電話那頭是不太熟的高中數學老師,我在走廊短暫講完電話後回到座位上,滑了滑手機,才發現多到數不清的訊息通知。但這也不奇怪,說來好笑,二十一歲的我是個非常融入團體的大紅人,一天大概會跟超過二十人閒聊。我向下滑著、打算大概看看有些什麼訊息,一排數十則只有寥寥數字的訊息吸引了我的注意,都是一位學姐發來的。

—呀
—呀啊
—洗娟啊
—洗居ㄢ吶…

因為我沒回覆,光是叫我名字的訊息大約就有數十則,接著是一連串不帶標點符號的訊息,打字時看起來相當匆忙。

—怎麼辦啊真是
—這都不是妳的問題知道嗎
—雖然妳應該覺得很噁心又生氣
—但也不要太難過了QQ
—加油……

這些幾十分鐘前湧入的訊息寫的明明是韓文,我怎麼一點都看不懂呢?我在圖書館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對於我滿頭霧水的提問,學姐只給了我一個簡潔的回覆:

—去Naver看看

意外的答覆讓我毫無頭緒,於是我先把剛剛在看的書推到一邊,進了入口網站首頁。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是個跟平常不同的日子,我看向了平常都會被我忽視的熱搜排行。塞滿畫面的新聞標題中有三個字一閃而過,咦,我剛看到了什麼?點下去仔細一看,熱搜排行第一名掛著那個人的名字。

雖然偶爾也會因為他固定參演的綜藝節目收視不錯而在熱搜看到他的名字,但今天又不是星期天,他也從未因為什麼話題登上第一名。是好事嗎?欣慰的念頭一閃而過,緊接著湧上滿滿不安。他的名字在星期一晚上衝上熱搜第一的機率有多少,不是好事的機率又是多少?雖然很抱歉,但壞事的可能性還挺高的。

從排在前面的幾個關鍵字組合來看,大概能猜出發生什麼事了,雖然還沒有完整的報導,但似乎有媒體做了獨家。我一邊等待報導刊出,也開始聯繫那些與我共享追星喜怒哀樂的夥伴們。

—妳看到新聞了嗎?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匆匆打字的我才終於了解為什麼學姐傳來的訊息那麼像謎語。就算看到、聽到、讀到那些事,也無法輕易從自己口中說出來。這不是什麼隨隨便便的八卦,而是需要很多時間消化的事,很難直接說出:「欸妳的歐巴犯罪了。」同樣地,我也很難直接開口跟夥伴們說,「我們的歐巴完蛋了」。那件我不忍說出口的事件,在曝光一陣子後,終於有了正式名稱—「鄭俊英群聊事件」。

收拾東西從圖書館出來時天已經黑了,我坐在吸菸區抽菸,深深嘆了口氣。怎麼偏偏這天跟我在一起的朋友,對我追星的過去幾乎一無所知呢。為了表達我有多生氣難過、多覺得荒謬又心寒,我開始一一解釋七年來的回憶,從我喜歡上他的瞬間到最近發生的事,說著說著心情也越來越微妙。我真的很喜歡他,卻以這種方式畫下句點。

我原本引以為傲的「成粉」回憶,現在全變成黑歷史。不過才幾個小時,我的世界就完全變了,理性上雖然理解現在的狀況,內心卻不是,而是隱隱期待他的經紀公司能出面說些什麼,或是他能假裝沒事般在社群網站上發文。雖然表面上像是已經放棄一切地哎聲嘆氣,卻還不願放棄一絲絲希望,傻傻地留戀。

朋友回家後,我坐在宿舍門口又叼著菸開始思考,現在到底是怎樣。思緒實在太亂了,雖然很想趕快上樓大睡一覺,但幸好遇到了一、兩位下來抽菸的舍友,就算不太能專心聊天,但只要有人笑就跟著笑,有人掏出打火機就跟著再點一根。妳們說我該怎麼辦啊,每說一次就嘆一口氣,頭痛也越來越嚴重,但又怕回到空無一人的房裡,會陷入感情的漩渦中不可自拔。

這種莫名做出不同於平常選擇的日子,發生稀罕事的日子,這一天還沒結束呢。聊著雞毛蒜皮小事的朋友們講起了鬼故事,說宿舍裡有鬼。原本就很膽小、連恐怖片都不看的我這才加入對話,求他們別再說了。

但除了我,所有人都對這不知何時改變的話題感到興奮,要求他們別說了的反應反而讓朋友更想鬧我,簡直像是要把全世界的怪談都講過一遍,所以我又做了一件平常不會做的事—大聲地發火後上樓回房。如果是平常,我應該會一起開玩笑,在吸菸區待到有人先說要回房為止。但那天實在心情暴躁,就是不想那樣做。

氣喘吁吁地回到房間後,我把背包扔在一邊,爬上雙層床,將臉埋進枕頭裡才終於哭了出來,是那種號啕大哭、哭得稀哩嘩啦的,頭還痛到不行。哭完後,我喝了水鎮定下來,一邊找頭痛藥吃時一邊想,我為什麼要哭?我真的很久沒哭那麼慘了,應該不是因為宿舍鬼故事,而是一整天發生的事累積下來,打開了淚水的開關。在這些日常的瑣碎絆腳石中占比最大的,還是我的偶像可能是重大罪犯這件事,這可能是從圖書館就忍到現在的眼淚。

幾個小時後,我滑著社群網站跟網路新聞想,原來是真的啊。要是以前,我一定會堅持到歐巴出來講話,不管是要等兩天還是一週。但現在不是了。我在長久以來的追星生活中習得的能力之一,就是快速掌握狀況。已經過了那麼久都沒有發布聲明或辯解,就代表無話可說。面對這種不盡快處理就可能對名譽造成嚴重損害的犯罪嫌疑卻一聲不吭,那就是放棄了的意思。

我作為一個相當不齒厭女犯罪,而且對公眾人物的負面事件反應很敏感的人,從來沒想過自己喜歡的藝人會成為性犯罪者。也是啦,有想過才奇怪吧。不知為何總是有種既視感,只要把名字跟罪名換一換,就是反覆的老調重彈。這種原本還活躍於娛樂版的名字突然變成社會版常客的情形,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原本會不停咋舌怒罵的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非法偷拍、散布性愛影片,「準強姦」這三個字看太多次都有點認不出來了。從理性上承認到感性上接受,實在要花很長一段時間。

書名:《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
作者:吳洗娟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24年4月23日

是啊,我早就知道會這樣;不對,我完全沒想到會這樣。心中的聲音一直這樣反反覆覆。在我不吃不喝地等他出來發言的記者會那天,他還吊兒郎當的跟朋友說「我去裝裝樣子道個歉再回來」,得知這件事讓我受到的打擊大到像是世界崩潰了。這跟我所知道的他完全不是同一個人,除了讓我感受到莫大的背叛,也讓我對曾支持過他的事實感到自責。因為曾經喜歡過,所以更生氣、更羞愧、更迷茫,加上聽到播放清單中無意間播放了他的歌曲,又更悲傷了。

我是怎麼度過這段時間,又經歷多少複雜的情感交織,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所以用文字說明得知事件後的心境,並不是件易事。就算認清歐巴成為了罪犯,我的心情仍舊很混亂,無法以小時候讀的童話那種明快的語句總結。

「就這樣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現在已經不可能了,用「就這樣成為罪犯了」作結又有哪裡不太對。偶像犯罪,的確把我漫長的追星生涯畫上句點,但我們的人生還沒結束,犯罪的偶像就讓他過去,我們未來的生活更重要。如果無法掙脫這片混亂,就努力與混亂共存。我跟朋友聊了很多,互相拍著對方的肩說「不要把這當作自己的錯」,彼此安慰。然後我想到,怎麼偏偏就在不尋常的那天、歐巴成為罪犯的那天,看了有關紀錄片的書呢,真是太神奇了。

●本文摘自《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

琅琅悅讀‧贈書/【】當燦爛追星經驗成為黑歷史─投票抽好書《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

活動詳情請見「【愛書任務】當燦爛追星經驗成為黑歷史─投票抽好書《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時報出版 曬書市集 愛書任務 追星文化 粉絲文化 韓國 藝人 書摘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常常忙到暈頭轉向?紀錄活動檢視「時間小偷」、減少上網找回「生的意義」

這遊戲竟是單人獨力製作?與其擔心能力不足,先「開始」就是對的方向

恐怖詭譎事件接連發生!與邪教、祭典、惡靈附身有關 ——《嘎啦》連載(三)

「巫蠱之禍」引發漢武帝一家人倫悲劇?太子被迫兵變、皇后慘遭廢黜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