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在學校被欺負!如何化解家長、老師間的誤解與衝突?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老師,我家小孩在學校被欺負(上)

──以同理心協助家長處理孩子的人際問題

有時候在處理孩子的問題時,其實是在協助家長紓解內心因愛而生的焦慮。

有一天,我批改到小建的一篇短文,文字裡罕見地流露出他的真實情感:

我的學習態度很差,我上課都不舉手,寫短文也都是應付式寫法。我很懶,就算同學告訴我答案,只要主題我不喜歡,同學再怎麼勸我,我也不舉手回答。

寫短文時,有時候我想寫真話,但是我媽媽會檢查我寫什麼,有時會被改掉。

我不喜歡上學,同學們總是喜歡開我玩笑,還常常打我。雖然他們並沒有惡意,只是在和我玩,我和他們說我不喜歡,他們還是屢勸不聽,我也只能忍著。直到上星期五,同學打我,我忍不下去了,和他打了起來。我不喜歡他們這樣對我,我只好用上課不舉手,來表達我無聲的抗議。

小建的這篇短文,引爆了媽媽內心的焦慮。我還來不及找小建來聊聊,媽媽就傳訊息給我。

小建的媽媽當下倒也不是指責班上同學,反而是先向我解釋她不是每回都擦掉短文內容。媽媽還傳來他們夫妻間對話的截圖,長期在北部工作的爸爸,指責媽媽某些管教上的做法,造成小建人際上的問題……媽媽顯得不知如何是好。

接到訊息時,夜色已深,我邀請媽媽來參加親師座談會。

媽媽翻閱她記下孩子被咬次數的筆記本

隔天,媽媽愁容滿面地來到教室,我也花了將近半小時與她對談。

媽媽說著小建的不快樂,說他時常被

我說這幾天觀察下來,小建每天來學校都開心笑著。教室裡經常看到有許多男孩陪著他聊天、玩耍。

媽媽說某位孩子常打小建,還咬小建,為此小建害怕得不想去畢業旅行。她在我面前翻閱她先前隨手記下次數和日期的筆記本。

我訝異極了,這一年半來從未聽聞小建談及此事。

他指控的這位「霸凌者」,明明好喜歡小建。前幾天的體育課,小建因為中暑到健康中心休息,最擔心、三番兩次來詢問小建的身體狀況,都是這位男同學。

我向媽媽解釋,小建短文中所謂的「欺負」,經我調查後,發現當時是因為幾位同學在玩耍,一位男同學不小心撞上小建,小建回手反擊,才引發後續的打架。

不過,即便我解釋完,我感受到還是無法緩解媽媽臉上的愁容,那些遲疑、欲言又止的態度,讓我心裡嘆了一口氣。

該走完的流程還是得再來一遍,我說:「明天我再找這些孩子來聊聊吧!」

晚間,我又收到媽媽傳來的簡訊,她訴說著小建小時候被霸凌的種種經過,媽媽說她堅信自己孩子不會說謊。

我只好先冷處理,待明天弄清楚了再回覆。

孩子將同學的行為解讀成霸凌

小建本身的固著行為就十分嚴重。他不喜歡的人事物,總是一副抗拒或不願接觸的態度。有時在教室裡,經常看見他生著悶氣的表情。

但偏偏這些活潑、好動的孩子,又喜歡圍著小建玩。小建開心的時候,會覺得他們很好玩;有些行為他不喜歡,他就生氣,將同學的行為解讀成在霸凌他。

隔天一到校,我喚小建來對談,花了我整整一個早修時間。

接著,我又花了一節課,找來被指為霸凌者的孩子來談。兩位個性爽直的二愣子,一臉錯愕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和他們嚴正地表示:「玩可以,但不可以用肢體接觸的方式來玩。」我也說明高敏感的小建,不喜歡與人有太近距離的肢體接觸,有些開玩笑的話語,也不要隨便對他亂說。

下課時間,我看兩位男學生一直黏著小建,請求小建的原諒,但小建冷漠地不回應他們。午餐時間,一位男同學還刻意坐在小建身旁的地上,試著逗他開心。

緩解媽媽對於孩子被霸凌的焦慮

晚上,我依照「同理心五步驟」擬好電訪大綱後,撥通小建媽媽的電話。

自從身為一位父親,我能夠同理家長的心情。如果是我,我也會因為自己孩子受到欺負而焦躁不安。因此,我向媽媽再三表明我的立場:「一直以來,我努力維持教室裡的安全。我是會保護每一位學生安全的老師。」

我知道我們前一天的溝通歧見,來自於雙方各自陳述所看見的小建形象。

媽媽單方面從孩子的描述,想像孩子在學校受盡多少委屈,因而無法聽進老師的觀察與解釋。不過,我想,小建的媽媽應該也是這樣評論我,覺得我無法聽進家長與孩子的困難處境。

我想要先緩解媽媽對於被霸凌的焦慮。我轉述小建的說法,他確定同學只有咬過他兩次,而且都是因為在下課時玩「鬼抓人」遊戲。好動的男同學為了扮得更像「鬼」,所以就演得超逼真,對著「人」一陣亂咬,並不是針對小建一人而已。

當然,這誇張的玩法已經被我嚴厲制止。我請媽媽放心,這些都是男孩之間以為好玩的互動模式,而非惡意的傷害。

協助孩子,學習表達出自己的心意

我說我知道小建很需要社交距離,他不喜歡男同學對他做出某些肢體動作或開玩笑的言語。我已經再三約束了這些男同學。

不過,我也把所有對小建的談話內容,重新再向小建的媽媽說明。

例如:我都不知道小建內心真正的想法,如果及早說出來,老師可以早點幫助他;同學們沒有惡意,只是玩的方式不對;表達自己不喜歡的語氣,要堅定地傳到對方心裡,我有協助他一邊練習,一邊調整;我和小建解釋這位男同學很關心他,他把小建視為最好的朋友;我問小建來學校真的有這麼痛苦嗎?在教室裡,他的身邊有好多同學圍著他說笑;到國中後,也許會遇見更多心懷惡意的人,在國小的此時就要學習如何表達的人際關係議題……

小建的媽媽表示,她有聽聞小建回來說今天老師找他談過,但媽媽倒是不知道老師和他談了這麼多。

為了讓小建的媽媽安心,我表明今天曾把兩位男同學找來念一頓,他們都感到很緊張,一直說對不起。還有男同學為求小建的原諒,午餐時還坐在他身旁地上吃午餐,兩人最後變得有說有笑。我特地將這美好的畫面拍下來,並傳私訊給小建的媽媽。

這些孩子之間其實是有同學愛的,他們只是相處模式需要好好地調整,我們大人真的無須那麼焦慮。

老師會每週定期找男孩來「健檢」

小建的媽媽表示,她擔憂小建未來升學後與人的互動,爸爸也說是不是該帶小建去看醫生。

我向媽媽再三保證,接下來的三個月,我會每週定期找男孩來「健檢」。他若有心裡不舒服,請務必立即向我反應。

小建的媽媽向我道謝後掛上電話。這次的霸凌事件至此終於告一段落,我花了三天時間處理。

那天之後,小建的人際關係有了很大的進步。下課時,經常看到男同學與小建聊天,兩人笑聲連連,卻又刻意保持社交距離。那位男同學也常來向我報告,他如何用更有氣質的互動方式來與小建相處。

畢業前夕,我看到小建在這位男同學的留言簿上寫道:

嘿,兄弟!你是個有趣、搞怪的人,你很有創意,手工藝能力也很強,很會製作玩具。而我呢?每次都想做武器防身,只是怕被老師念,不過還有子彈容量的種種問題,後來我就沒有再做武器了。但我的腦內還有很多設計沒有實現,例如:有四個弓臂兩條弓弦的十字弩,用寶特瓶+橡皮筋做的紙球發射器、橡皮筋步槍等等,希望以後我們還可以一起玩線上遊戲。

我知道他們在那次事件後,兩人就變成了好朋友,但此時看到小建用「兄弟」兩字,來形容這位當初他口中的霸凌者,還是令我驚訝不已。

書名:《親師衝突:如何溝通?達成親師生三贏》
作者:蘇明進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4年5月13日

一直以來,我總覺得發生衝突是一件好事,至少讓我們聽到彼此內心真正的聲音,以及真實的期盼。

我們大人只要耐著性子好好處理,協助孩子調整彼此的應對方式,將關係修復成原先的狀態,那麼不只是孩子,還有我們大人,每個人都能從這事件中,學到重要且寶貴的一課!

●本文摘選自出版之《親師衝突:如何溝通?達成親師生三贏》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寶瓶文化 親子教育 霸凌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凝聚團隊向心力比擁有天才員工重要!人才磁鐵需要為團隊去除阻礙因素

LOG IN 台南/到神農街體驗古厝入住!百年老榕樹座落於建築內部

【投票免費抽書】條漫改編電影《與神同行》 異動情節引發原作讀者高度討論

不再受節慶所擾!MZ世代對抗「名節症候群」有一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