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好奇寶寶嗎?好奇心促使學習力增加,創造大腦獨特性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在任一情況下,你有多少好奇心取決於你對外在環境的既有認知。簡單來說,假如你以為你知道某件事情,結果卻出乎你的意料,或者發現你的認知有漏洞(這是一種心理衝突的狀態,亦即你需要知道更多資訊,才能在當下的情境裡決定要怎麼做),你的好奇心就會被激發出來。(編按)

  

探索好奇心與威脅怎麼較勁,來塑造知識邊緣的行為

文/香蒂爾.帕特(Chantel Prat)

「水母的意義是什麼?」

  我自認這輩子被問過不少不知道怎麼回答的問題,但都比不上這一個。還好,被問的人是常駐家中的海洋生物專家賈絲敏,不是我。提問的人是我的繼母琳達(Linda),她是我認識的成年人當中最愛玩又最愛冒險的人之一。提問的時間是我們有次去西雅圖水族館玩,賈絲敏在那裡工作過好幾年,這次她來當我們的私人導覽——而且她導覽得真好。雖然她到高中才真正開始研究海洋生物學,但自從她第一次在水裡睜開眼睛後,就一直對海洋世界深深著迷,到了青春期時已經像是一個裝滿滿的PEZ糖果匣玩偶,每次碰到海洋生物就會丟出各種「你知道嗎?」。

  在琳達問問題的那一刻,我的思緒完全在神遊,剛剛學到的水母新知還在我的頭腦裡打滾。上一章曾稍稍提過,我不久前才知道有些水母可以從成熟的樣態(像一隻長腳的雨傘,正式名稱叫「水母型」〔medusa〕),變成不能移動的水螅型——但水螅型通常是牠們生命周期初始的樣貌。

  什麼啊?

  想像一下,假如一隻雞受傷或找不到食物,就會變回一顆蛋一陣子,這會是什麼情況——然後把這個畫面變成一隻無脊椎生物!光是想到這種事情有可能發生,就已經完全違背我自以為對生物的認知了。此時我的眼睛被這些水母型生物的動作催眠,但腦袋還在想辦法認清這個事實:或許其中有一隻可以永生不死。

  當「水母的意義是什麼?」這句話傳到我的鼓膜時,我老早陷入「永生不死」的泥沼裡,所以幾乎沒辦法理解這個問題。琳達的頭腦在另一種思索狀態中,讓她說出那樣的話,對我來說卻是完全出乎意料,竟然讓我的思緒突然受到衝擊,頓時徹底困惑不解。這就像是看到我那位鄰居在遛羊一樣困惑,然後再乘上一千倍。她的問題非常務實,但由於實在太出乎意料,我們這團裡三位學科學的人都完全被問倒了。

  我現在還是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琳達的問題,但我知道這個故事的意義是什麼:當人碰到一項新資訊或一個意外情況時,每個人思考、感受和行為表現的方式都不一樣,而且對有些人來說,當我們推估這項新資訊在現實世界中有什麼用處時,我們的反應有可能會和我們的推測交互作用。賈絲敏位於其中一個極端:她年幼時對海洋動物深深著迷,這成為她人生中一股巨大的動力。她十幾歲第一次當志工的時候就是去西雅圖水族館,如今她在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工作,幫助制訂全球漁業規範,她對海洋生物的好奇心自始至終塑造了她的一生;琳達則在另一個極端上,若要說她有什麼專長,大概就是「玩」!正因如此,琳達這一生充滿各種冒險,也有許多有趣的奇聞軼事。我則是和歌手吉米.巴菲特(Jimmy Buffett)一樣,落在她們這兩個極端的中間,想著當一隻水母好不好玩。

  你可能覺得難以想像,但你「探索」的方式,和你用來在這個世界裡「導航」的腦中地圖,兩者之間的關係有點像是水母的生命周期。我現在還記得水母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周期倒過來,但那次去水族館學到的其他「你知道嗎?」全被我忘得一乾二淨,這就印證了神經科學家在實驗室裡觀察到的事:「好奇」這種大腦狀態,既會比「學習」更早出現,也會促進「學習」。簡單來說,當一個人的大腦想要吸收呈現在面前的資訊時,他的主觀感受就是「好奇」。因此,不論情況為何,當你越感到好奇,你的大腦就越準備好記住接下來發生的事。

  一顆渴求資訊的大腦,會促使你探索未知的世界,我們甚至可以在新生兒身上觀察到這種行為。我的朋友兼前同事凱西.路卡(Kelsey Lucca)研究了嬰兒和幼童自發性用手指指東西的行為,她在研究中一再觀察到這件事。凱西和共同研究人員證實,當一個十八個月大的嬰兒* 指著一個新東西時,假如你這時說出這個東西叫什麼,他事後更有可能記得這個東西的名字。他們在實驗室證實這件事的時候,將這種情況與另外兩種情形比較:一種是嬰兒沒有指著東西的時候(因此似乎對這個新玩意沒興趣),研究人員說出這個東西的名稱;另一種是嬰兒指著一個東西,但研究人員說出另一個東西的名稱。跟「告訴嬰兒感興趣的東西的正確名稱」相比,在上述兩種情況下,嬰兒較不會記得東西的名稱。這個結果顯示,嬰兒的大腦發展出用手指指東西這個聰明的工具,讓它在還沒學會用語言表達之前,就已經先有辦法問問題了。一個人可以把好奇心指向單一特定的目標,而且會因為這股好奇心促成他學習——除了嬰兒會這樣之外,實驗證實成人也有這種現象。在研究這個現象時,一種常見的實驗方式是採用特別設計的問答遊戲。在實驗中,受試者會看到一系列的問題,這些問題的作用是讓各種不同興趣的人都能產生好奇心:導演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最喜歡哪一部電影?哪一種樂器是為了模仿人聲而發明出來的?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跟芝加哥公牛隊(Chicago Bulls)拿下幾次NBA總冠軍?歌手巨星馬龍(Post Malone)身上有幾個刺青?受試者看完每個問題後,需要填寫自己對於說出正確答案多有信心,以及想知道正確答案的好奇心有多少。接下來,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他們會得到正確的答案,並在實驗最後再接受一次隨堂小考。這些成年受試者跟用手指東西的嬰兒一樣:他們越感到好奇的項目,就越有可能記住答案。

  這當然會讓人想問:到底為什麼有些人會想知道巨星馬龍有幾個刺青,但又有另外一些人想知道麥可.喬丹和公牛隊贏過幾次總冠軍?問與答的循環此時就有如水母生命一樣無止境。根據馬提亞斯.葛魯伯(Matthias Gruber)和前指導教授查蘭.藍甘納斯最近開發出來的「預測、評量、好奇、探索」(Prediction, Appraisal, Curiosity, Exploration,PACE)架構,在任一情況下,你有多少好奇心取決於你對外在環境的既有認知。簡單來說,假如你以為你知道某件事情,結果卻出乎你的意料,或者發現你的認知有漏洞(這是一種心理衝突的狀態,亦即你需要知道更多資訊,才能在當下的情境裡決定要怎麼做),你的好奇心就會被激發出來。

  我們就拿最近流行的迷因當例子:「你覺得今天過得很糟嗎?這隻毛被剔光的駱馬絕對比你慘!」我相信大多數看過這個迷因的人覺得最有趣的地方,是駱馬那個看起來火大又搞笑的表情,或是牠全身的毛被剔光,讓牠的頭看起來像一株蒲公英一樣;但是,我看到這個迷因覺得最奇特的地方是,我相當確定那不是一隻駱馬,而是一隻羊駝。這個差異讓我感到好奇,於是我上網搜尋一下,確認了我前幾年在地方市集裡學到的知識沒有錯,這兩種動物的差異我認得。這又帶我進到另一個好奇心的無底洞裡,我因此學到這兩種動物是否容易馴化:駱馬比較像狗、更為親人,但羊駝比較像貓、相對獨立。但這兩種動物看起來都一樣搞笑——駱馬是因為耳朵和鼻子又長又蠢,羊駝是因為臉部又胖又圓。我的知識資料庫增加了,因此不論是駱馬或羊駝相關的迷因,日後都更有可能引起我注意。

  在「想」和「知」不斷的循環之下,我們可能每一天都覺得更加好奇,也可能覺得更困惑。根據柏拉圖(Plato)的描述,他的老師蘇格拉底(Socrates)對求知的心態相當矛盾,我相信柏拉圖指的就是這個現象。很多人認為蘇格拉底是史上最有智慧的賢人之一,但他的名言是「我一無所知,也不認為自己知道什麼」。但如果你和琳達一樣務實,不太想要「為知而知」呢?你是不是就沒機會像蘇格拉底一樣「有智慧」呢?

  讀到這裡,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會說事情沒那麼簡單。你在這一章裡會看到,探索未知領域可能需要付出顯著的代價,輕則只是「浪費時間」,但嚴重的話,你可能會發現讓你身心受創的東西。

  那麼,我們又何必探索新地方或新想法呢?若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得回到PACE架構和問/答循環,同時也要記得探索可能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得到哪些利益。但在此之前,我們先做個小小的測驗,看看你「為知而知」的動力有多強。

你天生的好奇心有多強?

  接下來深入探索每個人好奇心的差異,我想再回到古希臘哲學家上,先仿照亞里斯多德《形而上學》(Metaphysics)的開頭,推敲人類好奇心的本質是什麼。《形而上學》的第一句話是一個大膽的陳述:「求知為所有人之天性。」不過我非常懷疑,他有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因為他平常都跟某一類型的人鬼混。哲學家本來就會花很多時間在想東想西,畢竟這本來就是他們會做的事。我的叔叔布魯斯(Bruce)是在韋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任教的哲學家,跟他邊喝酒邊閒聊一下,馬上就會讓人覺得自己跟蘇格拉底一樣「有智慧」!但是,我認識的其他人大多像琳達一樣,好奇心比較務實又有選擇性。

  人類思索的方式有哪些差異?專長是人格特質的心理學家研究這個問題後,得到的結論和前一段相似。他們的研究多半請受試者自行回答關於好奇心的問題,由此發現每個人「天生」的好奇程度其實不一樣。每個人在做不同的事情時,好奇心本來就會隨之起伏,這個現象稱作好奇狀態(curiosity state);但是,如果拿很多時間點和情境來比較,人與人之間也有相對恆定的差異,這個現象稱作好奇特質(curiosity trait)。更複雜的還在後頭——好奇特質可以分為兩個不同但相關的面向:獲得新知的欲望,即認知好奇心(epistemic curiosity),和透過感官獲得新體驗的欲望,即感知好奇心(perceptual curiosity)。這一章主要談的是認知好奇心,只因為這一方面的神經科學研究較多。

  那麼,我們就來看看你天生有多好奇。下面是我從一些好奇心量表借來的問題。跟〈調和的學問〉裡的問卷一樣,請你讀完每一項陳述後,想一想這句能不能準確描述你的平均狀態,除非句子有特別指定某個時間,像是「現在」。為求一致,我使用跟〈調和的學問〉一樣的評分系統。

好奇心量表

  非常不貼切 -3/相當不貼切 -2/有點不貼切 -1/普通 0/有點貼切 +1/相當貼切 +2/非常貼切 +3

  一、新點子會激發我的想像力。

  二、我喜歡把東西拆開來,看看它們是怎麼運作的。

  三、我喜歡學習不熟悉的新知識。

  四、我現在覺得有問題想問。

  五、我會特別注意新的情境。

  六、如果有個新想法會帶出更多新想法,我會覺得興奮。

  七、我在打量此時正在發生什麼事。

  八、我樂於思考互相矛盾的想法。

  九、我喜歡知道複雜的機械是怎麼運作的。

  十、我覺得全心投入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十一、我喜歡解謎。

  十二、我喜歡針對我不懂的事情提問。

  每一項陳述都跟好奇心的某一個層面有關。平均而言,你同意的陳述越多,你整體的好奇心就越強。如果要更精確一些,把陳述一、三、六、八的分數加起來再除以四,就會得到認知好奇心的平均分數,假如你沒有算錯,這個數值應該介於-3(在這一方面完全不好奇)和+3(認知好奇心非常強)之間;接著,再把陳述二、五、九、十一的分數加起來再除以四,這個是感知好奇心的平均分數,和上面一樣,數值越接近+3 表示感知好奇心越強,反之亦然;最後,陳述四、七、十測量的是當下的好奇狀態,* 由於只有三題,這次請把分數加起來再除以三。

書名:《解密「你」的大腦設計圖:你的大腦為何與眾不同?神經科學家帶你深入你的腦袋,解開它的設計與運作之謎》
作者:香蒂爾.帕特(Chantel Prat)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24年01月04日

所以,你有多好奇呢?

  這些人格特徵的數據呈常態分布,所以我預期現實中大多數人每一項的分數會在-1 到+1 之間。但是,如果你有做這個量表,這表示你不僅拿起這本談論大腦運作方式的書,甚至還快要把它整本讀完了(至少我希望是這樣)。我也許有偏見,不過如果你不是那種好奇、想知道各種事物怎麼運作的人,你八成不會拿起這本書來看!但在我講太多超出討論範圍的話之前,我們先來談談天生有好奇心的人的大腦。就我們目前所知,假如我掃描你的腦袋,你覺得我能不能判別你對這本書有沒有興趣呢?

●本文摘選自《解密「你」的大腦設計圖》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臉譜出版 自然科普類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一窺古代紫禁城皇帝的吃喝日常—乾隆皇帝的荔枝帳

工作壓力導致賀爾蒙失調 健康亮紅燈讓她決定跳脫為工作獻身的生活

十二生肖什麼時候出現?三國曹操屬羊對衝這個生肖遺憾千年

台北燈會「世人皆可成龍」出自她的創作 靈感來自從小與異界生靈交流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