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之王:國姓爺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臺江爭霸

1905年「鄭成功荷蘭傳教士談判圖」中,荷蘭人筆下的鄭成功(右)濃眉大眼、表情兇惡。(圖∕本報系資料庫,陳宛茜)
1905年「鄭成功荷蘭傳教士談判圖」中,荷蘭人筆下的鄭成功(右)濃眉大眼、表情兇惡。(圖∕本報系資料庫,陳宛茜)

文╱Joyce Bergvelt(貝喬思)

一六五三,福爾摩沙  

沿海省分已經無法在烽煙四起的中原戰爭中偏安一隅。而在福爾摩沙,每個人都受到影響,因為貿易幾乎絕跡,東印度公司的利潤嚴重下降。凱撒長官寫信給巴達維亞的議會,表示他們必須等到明朝忠臣和滿人之間的戰爭結束。

國姓爺日益增長的權力和影響力確實讓凱撒擔憂。根據情報,他在廈門和澎湖列島估計有三十萬人和三千艘船可供調度。謠言說他正在集結艦隊和部隊,這表明他正計劃進行一次大規模攻擊,而大家都知道:清朝的將軍們已經牢牢控制南方。

凱撒決定不冒任何風險,寫信給巴達維亞,要求提供更多的船隻和部隊增援,並允許增加沿海的軍事堡壘數量。他加強了熱蘭遮城的防禦工事,同時派間諜到澎湖和廈門調查國姓爺的行動。

探子回來報告說,他們沒有遇到異常情況,例如海軍活動增加。然而,他們確實瞭解到,為了在與清朝的持續戰鬥中為國姓爺的部隊籌集資金,加強了對外與東南亞其他港口的貿易,這解釋了為何公司在這些港口的銷售額嚴重下降。

中國和東印度公司之間的貿易因戰爭而放緩,這是公司已經接受的事實。但是,國姓爺與他們競爭亞洲其他地區的貿易,董事會認為這非常不能接受。公司在巴達維亞新任命的總督梅耶克(Johan Maetsuijcker)寫了一封措辭禮貌的信,伴隨著奢華的禮物,通知國姓爺,公司不能允許他在這些水域進行貿易活動。畢竟,公司在這些外國港口有貿易特權,所以總督禮貌但堅定地要求他停止在那裡的貿易。為了強調他們的觀點,他們派了一小支艦隊到蘇門答臘,在那裡攔截了國姓爺的兩艘船,並沒收了其上裝載的珍貴胡椒。

幾個月後,一封傳達國姓爺旨意的書信被送達福爾摩沙,是寫給長官的,而且似乎是由國姓爺本人所寫。

「這太過分了!」凱撒在讀到這封信時吼道:「這個人發布了一道命令,禁止所有華人駛向菲律賓。違抗這一命令的懲罰將是死亡。這個傢伙已經失去理智!他以為自己是誰?」他把書信的譯文遞給揆一,後者迅速閱讀了其中的內容。揆一發現,東印度公司官員熟知的那位國姓爺,他那平時彬彬有禮、口若懸河的寫作風格變了。這封書信的語氣充滿敵意,措辭令人不安。

「他要求在這座島上宣布他的這個命令,並要求我們執行。」他說,疑惑地搖搖頭,「『此外,我必須抱怨我的人民從人那裡受到的待遇。』他的人民?」他挑了挑眉毛,「他談起福爾摩沙的華人,好像他們是他的臣民。」

「是的,顯然他認為自己是福爾摩沙的國王。這個人厚顏無恥!」凱撒感歎道,滿臉通紅,「他說『他的臣民』,還敢向我們發布他的法令,而且還厚顏無恥地要求我們執行這些狗屁!」他一邊踱步一邊狂呼。

「似乎有點不正常,特別是考慮到我們以前與這個人的通信。」揆一同樣感到驚訝。

「非常奇怪。老實說,我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但如果他認為他對這個島有任何主權,或是擁有任何生活在這裡的人,那麼他就大錯特錯了!我們必須讓他明白這一點。這個傲慢的傢伙!」長官憤憤不平地吸了吸鼻子。

等到凱撒的怒火平息,他們舉行了磋商,凱撒就國姓爺的命令寫了一封回信。在初稿中,措辭過於直接和憤怒;揆一巧妙地勸說他調整,以維持過往對國姓爺的禮數。

「經過一番考慮,我們很遺憾,東印度公司董事會決定,為了維護東印度公司在臺灣島的主權,必須拒絕你有趣的請求。」這封信所傳達的資訊清楚而得體:進一步挑釁國姓爺,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有一段時間,國姓爺沒有回應。然而,幾個月後,一群住在福爾摩沙的有影響力的華人商人緊急要求與長官和委員會會面。他們的發言人說:「我們收到來自國姓爺大人的一封信,讓我們不得不重視。國姓爺大人寫道,荷蘭人奪取了他的船,騷擾他的船員並沒收他的貨物。他甚至說,東印度公司打算實施貿易禁運,阻止他在東南亞貿易。」

揆一和凱撒交換了一下眼色。這個人剛才說的雖然並不是完全的事實,但也足夠接近了。

「更糟糕的是,閣下,他命令我們華商立即停止與貴公司的所有貿易。」那人繼續說:「除非,我們說服你允許鄭家的船在東南亞安全通行,並停止騷擾他的船員。閣下,國姓爺大人已明確警告我們,如果我們不合作,他將發布一項法令,禁止中國的所有商人與我們做生意。」

這是一個出乎意料的轉折,揆一可以想像,這些人都被嚇壞了。他們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來自於與東印度公司的貿易。如果他們按照國姓爺的命令停止與該公司的貿易,生計將受到嚴重威脅;但如果他們拒絕,一旦國姓爺禁止福爾摩沙商人與中國的貿易,這將導致同樣的結果。他們現在進退兩難。

凱撒、揆一和首席商人范伊佩倫對國姓爺的陰險感到震驚,他們讓商人先等著,荷蘭人退出以進行協商。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回到臉上帶著焦急的華商身邊。長官清了清嗓子。

「先生們,恕我直言,國姓爺大人的消息似乎不靈通。正如你們所知,國姓爺對荷蘭人的負面看法毫無根據,是基於錯誤的謠言。東印度公司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絕對不會如他所說的那樣,讓國姓爺、或其他中國船隻的船員受到如此惡劣的虐待。過去那些事件都是不幸的海上小衝突,對海盜的恐懼、自衛,諸如此類的事情。這不過是不幸的誤解。」他安慰地對他們微笑。

「閣下,你會執行他所發布的法令嗎?」其中一位商人問道。

「當然不會。我可以向你們保證,除了對福爾摩沙擁有唯一主權的東印度公司之外,我們不會執行其他任何人發布的法令。請放心,先生們,你們可以無視國姓爺發布的任何法令,因為它們在福爾摩沙根本無效。他在這裡沒有權力。」

這些人離開了要塞,但揆一認為他們看起來並不十分信服。

「我聽說確實發生過涉及國姓爺船隻的事件,凱撒。」他在華商離開後說:「公司確實扣押了他兩艘裝著胡椒的船。據我所知,船員們被打得很慘。」

「是的,我很清楚在南蘇門答臘的事件,揆一。詛咒那些巴達維亞的蠢議員,這讓我們陷入很不利的狀況,我最好向巴達維亞發送一份關於此事的文書。雖然剛剛對這些商人撒了謊,但我們不能長期這樣下去。當然,在這一點上,國姓爺說得很對。不幸的是,巴達維亞總督梅耶克指示我對此事假裝不知情。梅耶克似乎認為,如果我們繼續上演這場鬧劇,國姓爺就會停止騷擾。就我個人的理解,我認為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揆一嚴肅地點頭。幾天後,有人給國姓爺寫了一封信,讓他知道,荷蘭人絕對無意以任何方式宣傳或執行他的法令。不到一個月,同樣的華商又帶著國姓爺的答覆來了。

揆一自告奮勇,向其他人宣讀了譯文:「在得知你拒絕執行我前述的命令後,我本來打算對與福爾摩沙的所有貿易實行禁運。然而,為了生活在島上的我的人民的利益,其中一些人可能正在商務往返,他們無法及時收到命令,因此,我將延遲一百天再實施禁運。從今以後,可以交易的貨物只有本地產品,如鹿肉、魚製品和島上產的糖。船艙裡的產品如果不是來自福爾摩沙,船員就會被處決,沒收貨物。這意味著胡椒、丁香、錫或其他南洋貨物皆無法進行交易。我將派檢查員檢查所有在中國海岸登陸的船隻。另外,那些違抗我的法令,打算接收被禁貨物的人將被處決。吾之所言即為吾之所為,如刻在石頭上的文字一樣,不可磨滅。」

揆一默默地把譯文還給凱撒。「仁慈的上帝,」長官喘著氣說:「這個人是認真的。他不僅攻擊公司,還在打擊他的競爭對手。」面對陷入困境的華商,他的手在顫抖,因為試圖控制自己不斷上升的怒氣。

「我必須警告你們,如果你們中的任何一人在島上散布這則消息,甚至向人透露一個字,你們將受到嚴厲的懲罰,面臨死亡的風險。」他憤怒地把紙揉在手裡,指節泛白。他一邊說,一邊氣勢洶洶地把它舉到他們面前,「這張廢紙,將被銷毀。」

商人們的臉色慘白。揆一對他們表示同情,因為他知道他們現在被夾在公司的意志和國姓爺的憤怒之間。

儘管商人們同意噤聲,但禁令的消息還是傳開了,而且造成損害。澎湖方面的所有商人突然不願意出售物資,因為他們擔心國姓爺會懲罰他們。這也不能怪他們,島上到處都是打著國姓爺旗號的徵稅船。

每個人都知道,這些船實際上是被派來確保所有中國商船遵守其法令,沒有人敢在他們的船上裝載禁運清單上的產品。由於他們的生計依賴於公司的外國商品,但在國姓爺的威脅下,外國產品被禁止貿易,於是許多人帶著家人離開。一場大逃亡開始了。

畫家楊炳輝之前有關鄭成功與荷蘭對戰的畫作之一。(圖/本報系資料庫,楊炳輝提供)

然後,有消息傳到臺灣議會,說有一艘中國船在廈門被國姓爺的人扣留。經過仔細檢查,發現裡面暗藏著一批胡椒;這不是臺灣的產品,列在國姓爺的禁運清單上。這艘船的船長立即被處決,全體船員的右手都被砍掉,懷疑國姓爺是在虛張聲勢的人全部不再心存幻想。

這個消息迅速傳開。商人們驚慌失措,許多人放棄貿易計劃,在航行途中轉而將他們的胡椒、香料和錫卸在熱蘭遮城的倉庫裡。為了阻止東印度公司所往來商人的恐慌,凱撒決定宣布一項他自己的法令:禁止任何人在福爾摩沙宣揚公司以外的法令,可能損害殖民地利益的人都將面臨嚴厲懲罰。

有一天,士兵們把一個穿著低階官員長袍的華人帶到長官辦公室。

「先生,這個人在對中國船隻進行非法檢查時被我們逮補。他攜有官方文件,有可能是來自國姓爺本人。」

這位被俘的官員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說出了他們想知道的一切:正如人們所懷疑的那樣,這個人受到國姓爺指使,奉命檢查所有離港船隻;他為國姓爺製作了一份名單,上面列有福爾摩沙所有船隻和商人的名字,這些人仍然在船上裝載胡椒和其他外國貨物。一旦這些挑釁國姓爺法令的商船抵達中國的港口,這些船將被搜查,其船長和船員將被處死,而這位福爾摩沙的低階官員將得到一半被沒收貨物的獎勵。

「我們還在他身上發現了這些東西,先生。」負責逮捕的官員說:「看來這也是來自國姓爺。」

凱撒從他手中搶過文件,用懷疑的眼光看著這位官員,「把何斌找來。」

在何斌的翻譯下,原來這是一份國姓爺的法令,顯然是要在島上傳閱的。

「致我所有在福爾摩沙定居忠誠的臣民,」凱撒念到:「為了你們的平安,請儘速遷移回我大明國土。」

凱撒臉色發紫,「『我的臣民』?」他嗤之以鼻,「他又一次把臺灣島的華人說成是他的臣民。他以為他是誰啊?」

他大步地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在這名臉色慘白的低階華人官員面前揮舞手中被捏得皺巴巴的文件。

「你去向你的主人說,他沒有權利來恐嚇或威脅我們的臣民,不管是華人還是其他國家的人。並告訴他,如果我們在他統治的地區發布法令,他也不會容忍的。告訴他,他這種行為讓我們認為,他試圖破壞我們多年來建立的良好關係。」

※※※※※※※※※※※※※※※

國姓爺的命令很快傳遍福爾摩沙。

華商們相信國姓爺言出必行,因此感到恐慌。他們在船上裝滿鹿肉和魚貨,準備在一百天內運送到中國交易。突然的過剩供給導致當地商品的價格急劇下降,這誘使村裡的贌商廉價購買大量的鹿肉和許多獸皮。

數週內,各地都出現福爾摩沙商品供過於求的情況。兩岸倉庫爆滿,價格進一步下跌。以信貸方式續租的贌商很快發現他們無力償還債務,信用危機迫在眉睫。

與中國的貿易現在受到嚴重影響。幾個月後,又有一艘貿易船駛入臺灣島,但它帶來的只是稻米和其他日用品,而不是公司急需維持自身運轉的珍貴絲綢、黃金和白銀。織物、煙草和陶瓷等商品變得越來越稀缺,因此也越來越昂貴。

更糟糕的是,北京的清廷頒布了一項法令,禁止中國的商人與國姓爺的人做生意。違抗該詔書的懲罰是死刑。

北京詔書的影響是毀滅性的。中國和福爾摩沙之間僅存的少量貿易現在完全停滯,曾經被珍視的貨物變得一文不值。出售日用品的商店貨架上空空如也,許多華人幾乎無法養家活口。島上的每個人都在受苦。

書名:《福爾摩沙之王:國姓爺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臺江爭霸》
作者:貝喬思(Joyce Bergvelt)
譯者:張焜傑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3年3月16日

為了對抗國姓爺在該地區日益增長的統治地位,東印度公司努力與他的敵人結盟。公司向北京送出特使,向清朝提供軍事支援,幫助他們對抗國姓爺。荷蘭人認為,如果他們與清廷談判,並幫助他們在沿海地區阻撓國姓爺,與清廷的關係就會改善。也許甚至能夠達成協定,在新的王朝下與中國開放貿易,並建立一個像葡萄牙人那樣的貿易飛地。

任務失敗了。特使們受到誠摯接待,但官員也不是傻子。他們已經厭倦西方列強、特別是荷蘭人提出的大量、持續的貿易權利。新的滿清皇帝希望獲得對中國的全面控制,他把葡萄牙人在澳門的存在視為侮辱,也絕不打算讓荷蘭人在中國的土地上獲得立足點,甚至不打算讓他們在與國姓爺的鬥爭中效忠。

國姓爺很快透過眼線得知荷蘭人意圖攏絡滿清的舉動,但此刻他必須專注於對滿清的軍事活動。在多次小規模勝戰的鼓舞下,他的部隊最終對南京城發動大規模的進攻,並成功地占領南京。(註:鄭成功曾包圍南京數月,但未曾有一兵一卒進入南京城。)

國姓爺與清軍將領進行漫長的談判,要求他們投降;他不知道的是,敵人只是在拖延時間,等待他們秘密派出的援軍。

國姓爺等待著投降,卻犯下了致命錯誤,給了滿清軍隊集結的時間。清軍增援部隊大量抵達,包圍了南京。面對壓倒性的優勢,國姓爺毫無勝算,只能撤退。

軍隊幾乎全軍覆沒,潰不成軍。許多高階將領被清軍處決,成千上萬的士兵被殺。他的軍隊所剩無幾,只好退回廈門,苟延殘喘地想要保留僅存的實力。

禍不單行,一場背叛,讓國姓爺的處境雪上加霜。他的一名重要貿易夥伴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選擇投靠滿清,並洩漏了與國姓爺秘密貿易的名單。在中國大陸,商人禁止與國姓爺進行交易,否則將被處死。滿人拿著一份國姓爺的貿易夥伴名單,無情地迫害那些多年來與國姓爺和他父親做生意的人。

他們為自己的忠誠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本文摘自《福爾摩沙之王:國姓爺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臺江爭霸》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鄭成功 歷史 清代 荷蘭 前衛出版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投票免費抽書】條漫改編電影《與神同行》 異動情節引發原作讀者高度討論

不再受節慶所擾!MZ世代對抗「名節症候群」有一套

對顧客「著魔」的公司!亞馬遜如何發揮同理心察覺消費者需求

火車迷必讀!日治時期詩人筆下的台灣鐵道風光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