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無數次的徵信調查,只為重合心中那面破碎的鏡子

(圖/寶瓶文化提供)
(圖/寶瓶文化提供)

文/謝智博

第六次委託

我明白,她是透過我們的調查,

補綴著心中那面破碎的鏡子。

對任何一家徵信社來說,古小姐絕對是位好客戶。原因一:她很阿莎力,付錢從來沒有殺價或拖延;原因二:不管你怎麼勸她、如何婉拒,她就是要委託,而且每過一陣子,她就會出現在公司門口;原因三:每一次她都篤定「這次調查一定能查出什麼」,但事實上,我明白她心底並不希望查到「什麼」。

古小姐委託我們做外遇調查,每次的對象都是她先生。

除了第一次委託是由我接洽,之後每回她上門,我都交給其他業務夥伴去處理,因為我太容易讓事情往心裡去,每見她出現,都令我心頭一揪。

這次,她又來委託調查她先生。我坐在會客室外的辦公座位上,靜靜聽著業務小恩與她的對話。我聽著古小姐用各種語句反覆地對小恩陳述一個概念:

「這次,我先生一定有問題。」

古小姐是一名很有氣質的四十多歲女性,服飾似乎都不是知名品牌,但相當高雅大方,留著香菇狀短髮的她有張線條柔和的圓臉,眼神溫柔,但總是有蓋不住的黑眼圈。

她先生是一名高階業務主管,常常有出差、應酬的機會。這回古小姐來請我們幫忙,是因為先生說從後天起要去南部出差兩天,找朋友談生意;但是這兩天,他好像上廁所時間特別久,她在廁所外偷聽,似乎隱約聽見先生與一名女性通話。於是她再次請我們調查,看先生是否真的去出差,以及是否藉著出差之便,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小恩承接這份委託後,便積極地著手準備為期兩天的行蹤調查。在整理資料的過程中,他問我這是古小姐第幾次來委託我們公司調查先生。

「第六次。」我告訴他。

小恩聽了,好奇地問:「那前五次的行蹤調查,她的先生有問題嗎?」

「沒有。而且他很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打電話向她報備。」

「那應該就沒問題啊!她是不是疑心病太重,重出病來了?」他有點不以為然地說。

我沒繼續回答。

為了慎重起見,我們在古小姐先生的車上裝了追蹤器,並且安排一組夥伴從北部開始跟車,另一組人則在當天他可能下榻的飯店大廳喬裝等待。

第一天就如古小姐聽說的,他驅車去拜訪客戶。當天的所有行程,我們都尾隨其後並錄影、拍照,看起來都是公務拜訪行程,沒什麼問題。

然而,小恩快要失去耐心了,因為古小姐幾乎每五分鐘就傳訊息追問丈夫的行程。只要小恩沒有即時回訊息,LINE的電話馬上接著響起。

古小姐在簽約時都十分溫和,但只要我們開始行蹤調查,她就會不停地想要知道各種細節,哪怕是先生去公路休息區上廁所,她都要我們跟進去看看他是否偷偷和女人通電話。向她回報丈夫到每個地點的時間,她都要求必須精準到「分」,因為她要比對先生跟她回報的時間,哪怕中間的誤差只有五分鐘,她就會開始反覆地探詢剛剛丈夫的一舉一動是否有問題。

小恩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緊迫盯人的委託人。他愁眉苦臉地問我能否換別的業務接手,我只回了一個讓他乖乖回座的神情。回到座位上,他忍不住抱怨:「這女的根本有病吧!疑心病那麼重。她先生就沒問題啊!」我只默默地聽著。

古小姐的先生回到飯店後,我們也開了相同樓層的房間以便監控,同時透過隔牆聽外接錄音設備,確認了房內沒有其他人;並在房外的滅火器上架設了臨時的針孔攝影機,以確保若他外出或是有異性去找他,能即時掌握。

然而一整晚,他都沒有外出。古小姐傳給小恩的訊息與電話,也一整晚沒有停過。

兩天的行蹤調查很快就結束了,古小姐的先生也在我們的注視下,將車子開回了住家社區的停車場。

小恩回報這項動態後,長舒一口氣,想著終於結案了。沒想到一分鐘後,古小姐又打電話來:「你確定我先生有下停車場嗎?他還沒進家門。」「他會不會開車下去後,又開出來?」「你們的人會不會看錯?」

我看得出小恩快爆炸了。他深吸一口氣,原本好像要對電話那頭說些什麼,但是發現我在盯著他,於是硬生生地將本來要說出口的話吞了回去,緩了兩秒後,告訴古小姐:「我幫你確認看看。」

他正要傳訊息請調查夥伴確認停車場狀況與盯著社區大門口時,古小姐的訊息傳來了:「我先生回家了。謝謝你們,辛苦了。」

收到這訊息的小恩,開始對著業務區的同事們抱怨古小姐的「疑心病」,語帶嘲諷地說:「這根本是神經病,整天在杞人憂天!」

我緩步走去業務區,坐了下來,開始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古小姐──

丈夫是古小姐的第一個男友,兩人從高中時代一路交往至結婚,一直是大家眼中的神仙伴侶。婚後,先生努力工作,她則顧好家裡,做先生在外衝刺的後盾。

兩年前的某天,先生的下屬傳訊息給她,提醒她多注意丈夫的行為。她只覺得莫名其妙,轉身就把這則私訊內容告訴先生。先生說,這個下屬一定是因為在職場上不得志,才會在背後說這些風言風語。

然而漸漸地,丈夫的行為讓原本一心信任的古小姐開始感到怪異。他回家的時間愈來愈晚;他脫下來的衣服,常飄散出一股特定的香水味;內褲似乎有體液的氣味……

後來她在朋友的提點下,拿了先生車上的行車紀錄器去看,發現他固定與公司的一位女同事有「溫馨接送情」,更在車上有各種淫穢不堪的行為!一想到後座還擺著孩子的安全座椅,他們兩人卻在孩子的座位旁偷情,她崩潰了……

隔天,送先生和小孩出門後,古小姐吞了大量安眠藥自殺。幸好,被救了回來。

先生哭著向她道歉,保證再也不會有類似的行為,同時應獵人頭公司之邀去了另一家公司,並在她面前打電話給小三,表示再也不聯絡。

但信任破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兩年來,古小姐的先生很盡力地想要彌補那段錯誤。然而,每次只要丈夫的手機響起訊息聲,她便心頭一震;只要先生出差或應酬,就開始有各種想像在她心中輪番搬演。

從那時起,她找上了我們,透過我們的調查,她心裡的糾結才能夠稍獲舒緩。

其實我早在第一次收到委託時,就勸過她。但她的執著讓我發現,繼續在她需要幫忙調查的時候調查,對她反而比較好。

書名:《宅爾摩斯的萬事屋》
作者:謝智博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9月27日

「杞人憂天」這個成語,如今是形容人有不必要的憂慮。但我藉此告訴夥伴,《列子.天瑞》中的這位「杞人」為何如此擔心天塌地崩。他的國家「杞國」長期因內亂與鄰國逼迫,人民得不斷遷徙;或許是戰亂的憂患,使得這名杞人擔憂起許多未知的事情,也或許是因見到太多無法承受的事情,所以他想保護僅有的一切,因而如此憂慮著一切他不明白或不了解的事情。

我們不知道這名杞人看過什麼、聽過什麼;同樣地,我們也沒有與這名客戶一同經歷曾經遭背叛的過程,於是不應該武斷地論定她的擔憂都是無謂、沒必要的。

她也正是透過我們的調查,一片又一片地補綴心中那面已經破碎的鏡子,不然她大可離婚就好。

從那以後,古小姐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來找我們了。

我衷心地盼望,她心中的那面鏡子已經補起來了。

●本文摘自出版之《宅爾摩斯的萬事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寶瓶文化 社會人文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計算機器的出現究竟是減輕演算壓力,還是增加注意力負擔?

單身真的那麼慘嗎?獨身女性企圖顛覆「單身必定空虛、寂寞覺得冷」謬論

人生不受年齡所困!她到法國成為花藝師,逐夢計畫從零開始

LOG IN 台南/老觀眾的電影夢,最老舞台傳奇重生──全美戲院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