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冷戰的平行線

冷戰的平行線。圖/PPAN
冷戰的平行線。圖/PPAN

和丈夫冷戰已長達半年。

這次真的不同以往,他一雙絕然的眼睛嵌在木然的表情上。不知道是否因為年紀漸長,相處的時間太長,明白再多的諒解和退讓,他「依然故我」的任性也不會有所改變。太過了解彼此,在日常中演變成了麻木,於是漸漸失去包容對方的耐心,最後變成感情惡化的成因。

十年的婚姻,是由無數個悲歡離合所組成,跌跌撞撞一路走來,途中的風風雨雨,也唯有從風雨中走來的人,才明白暴風圈裡發生的辛酸血淚。

老了,累了,不想再和這樣風起風落的日子對抗。

於是,我訂了離家出走的車票,想逃得遠遠的,即便再也不能挽回這段婚姻也無妨。

我決定過年前帶著兩個孩子回娘家,想到年前那些所謂媳婦該做的大事小事,全都變成「與我何干」就很愉快;也許到年假結束再帶孩子回家,只是這場努力了十年的婚姻,便必然在今年完全畫下句點。

就在我拿出皮箱準備行李時,時間卻彷彿停頓,墜入了平行時空。我和孩子們拖著行李箱,瀟灑地走在晴空萬里的車站趕著南下;但另一個我,卻還是因為放不下他而留下,繼續當個母親送孩子去補習、當個妻子煮晚餐給他吃、當個媳婦開始做年前的準備工作和大掃除。

強烈的寒流,把小年夜的天和地幾乎冰封住。他下班回家,看到以為已經離開的我,竟把廚房幾乎翻了過來洗滌。他默默脫下外套捲起袖子加入,粗糙的大手接過我擦完的髒抹布,不斷在冰水裡搓揉沖洗,陳年的汙垢跟著清澈的水被沖走了。

我心疼地丟了副手套過去,他靜靜戴上殘留我餘溫的手套後,黑色的眸子裡終於閃出一道好久不見的柔光,那光芒,再次帶我回到以往有他的家。

年,終於來到了尾聲但我還在想……另一個在年前買了車票坐上火車的我,現在過得怎麼樣?在經歷過一場婚姻風暴後,一定蛻變得和現在的我,迥然不同了吧?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人生劇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包子逸/風獅爺俱樂部

好酸霖/父親的用意

馥芙/愛龜成癡的兒子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