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媽媽/失敗,也挺好

失敗,也挺好。圖/喜花如
失敗,也挺好。圖/喜花如

每年10月13日是「國際失敗日」。這是荷蘭大學生在2010年發起的活動,鼓勵大家在這一天炫耀失敗。看到這則報導時,我好樂。數算著我那一卡車可以拿來炫耀的光榮事蹟:超過二十個版本的某劇第一集劇本、一兩段未盡的戀情、大學聯考的成績單、高中聯招的榜單,以及特地飛到日本,卻被回收車載走的名古屋國際女子馬拉松……族繁不及備載。我的失敗,多麼精采。

然而,這些已是後話。之所以可以炫耀,最大的原因是,我並沒有被這些失敗卡住。當時的我踩著它們,成為現在的我。我沒有讓失敗蹂躪我,即便被蹂躪了,我也儘量將失敗視為生命的經過。這些經過,會累積成我。即便,它們最後並沒有引領我走向所謂的成功。(是的,劇本依然要改N次,婚姻比戀愛更困難,學歷之後學非所用,至今尚未完成任何一個標準馬拉松。)

然而,沒有成功就是失敗嗎?失敗與成功到底該如何定義?經過時間長河的教導,我終於理解,失敗與成功,無關結果,唯有觀看的角度。譬如,宸宸那天在學校運動會的分組短跑中得了銅牌,我好替她高興,她卻難過地說,她得了最後一名。我很詫異,明明是銅牌,為什麼是最後一名?她說「銅牌是有名次裡的最後一名。」我一驚,若要用這種角度解讀,這世上恐怕沒有任何值得讚許的事了。何苦如此為難自己?

隨著年紀增長,我漸漸明白,關於所謂的失敗,到最後,都是何苦為難自己?更激進一點說,我甚至不認為有任何事該被貼上「失敗」的標籤。都只是「經過」而已。失敗是經過,成功也是經過,是否好好地與這些經過互動,才是真正有意義的提問。

身為一個文字創作者,我每天都在與「所謂的失敗」互動。劇本又被退了……這麼寫好嗎?江郎才盡了吧?每天每天在失敗裡打滾,滾到後來,會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繼續書寫的能力。然後才恍然明白,在如常出現的失敗中,自我懷疑才是真正的殺手,失敗根本不算一根蔥。

也因此,特別喜歡「國際失敗日」這個概念。炫耀失敗,倒不因為失敗是成功的養分,或如坊間所說,失敗只是尚未成功。失敗就是失敗,跌倒就是跌倒。躺平、欣賞、享受。不見得要撿起石頭,但一定要聞聞地上的泥土氣息,欣賞周遭的野花繽紛,螻蟻熙攘。

失敗之處,必有一番精采。畢竟那是生命的經過。是注目讓這些經過有了姿態與意義。然後,在被自我懷疑吞沒以前,記得,站起來,拍掉身上的泥汙,踩著腳下的這一寸,繼續前行。去哪兒,都很好。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編劇媽媽的療癒之路 編劇媽媽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毓秀/封菜

伍華英/再吵就關燈

亞卡夫/蛀牙的牙刷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