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媽媽/忍住那些可是

忍住那些可是。圖/喜花如
忍住那些可是。圖/喜花如

這天早晨,宸宸像是被仙女教母施了魔法一般,鬧鐘還沒響,就自己起床換好制服,準備好她和弟弟的早餐,見我和弟弟還沒醒,就自己把早餐吃完,收拾好自己與弟弟的書包和餐袋後,再來叫我起床載她出門上學。

前一晚熬夜的我,很勉強地起床,昏昏沉沉間聽宸表揚自己的優良行為,我半睡半醒地讚美她真的很棒;我感謝老天爺如此善待我,給我一個這麼棒的女兒,只是我還沒睡醒。除了宸的叨絮和我的頭昏腦脹,這已是個完美的早晨。

突然,宸宸拉高音量怪聲怪調地叫阿孺起床,那聲音讓我的腦袋吃了一記悶棍,下意識想對宸說,一大早的不要這樣吼叫;但,那一瞬間,我忍住了。我明明白白地意識到自己忍住了,忍住那段已在我腦中組織好的句子:「宸,雖然妳早上做了這麼多很棒的事情,但是,妳這樣大叫,會讓我很不舒服。」我看到這句話如跑馬燈般,從腦袋長出來,跑到嘴邊,被我硬是切斷。

因為,這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這個早晨,宸已經做了這麼多超乎尋常的優異行為,我實在不忍心用任何一丁點指責,糾正她還有待改進的部分。因為我認識我的孩子,我知道,那小小的糾正,會徹底毀了她所營造的一切美好。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將那句跑馬燈說出口,多年以後,宸不會記得我的讚美和感謝,她只會記得,她這輩子第一次自動自發準備早餐的那天,她的母親還是不高興了。多年後,她也不會記得我到底為了什麼原因不高興,只會得到一種感覺:「好像不論我怎麼做,對我的母親來說,我就是不夠好。」這感覺是不是好熟悉?在朋友言談間、在各種情緒書籍裡、甚至在我們自己的心底,都曾瞥見這種感受。那不明所以的自我詆毀,在心底鑿出一個彷彿無解的黑洞,抽絲剝繭後才發現,黑洞就是從這些日常裡長出來的;那些不經意的言談、眼神、回應,一刀一斧地刻出深不見底的黑暗。那些不經意,傷人如此之深,我們卻未曾察覺。

感謝老天,這個早晨,我覺察了。覺察到當下看似正確的提醒,可能帶來的長遠負面影響,於是我切斷了那句跑馬燈,我為我的女兒保守住一個完美的早晨。接下來,連續好幾天,宸每天比鬧鐘早起,每天做自己和弟弟的早餐,做到家裡沒食材了,還催促我帶她去超市準備材料。我問她:「不累嗎?不想休息嗎?」宸說:「我把做早餐當一件事了。」

感謝老天,我沒有在第一天就壞了宸的興致。

切勿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這是讚美孩子的重要原則。好就是好,沒有「但是、可是、如果」等等。今天表現好棒,就是好棒,句點,停在這裡就好。後面那些還可以更好的部分,等無關緊要的時候再說吧。孩子不完美,我們也不完美,永恆的完美並不存在,但透過覺察和努力,我們至少可以守住許多完美的瞬間,這些瞬間,就是黑洞來襲時的光。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編劇媽媽的療癒之路 編劇媽媽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蔡憲榮/椅子

風訊子/未曾看過的照片

家庭主婦/圓桌

王如斯/愛的推手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