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又華/誰應做紀錄?

我在美國創辦經營工程公司三十年,有不少值得反思的經驗。追求專業成就的過程中,不同的心態與選擇,可能會把你導向一個迥異的路途。

公司由小漸大,規模還小時,召集會議,列出綱要,與員工討論解決方案,前行計畫,將會議結論提要寄給與會人員,我信手拈來,簡單俐落,目的在解決問題。公司日漸擴張,有助理負責召集會議,又有執行祕書準備會議紀錄,雖整理得比較完整,其實有些礙手礙腳耽誤時間。公司大部分的主管,都和我一樣,自行處理會議簡要,速戰速決,不假手他人。

那年祥恩加入我們當時只有一百多人的小公司擔任副總,主要任務是擴大市場,增加提案贏標率。第一次召開業務會議,來自大公司,習慣有助理在旁做紀錄的他,順口說:「艾倫寫紀錄吧。」艾倫默不作聲,停頓了幾分鐘,突然紅著臉說:「為什麼我要寫紀錄?為什麼這種事都是女人要做?」

當時在場除了祥恩,其他下屬全是女性。艾倫職位稍高,竟然在會議上,帶頭摃上了新任的副總經理。

聽說祥恩二話不說,如序執行會議,自己做提綱,紀錄在會後也拷貝一份給我。此事引發討論,這些女性員工有的贊同艾倫的說法,也有人覺得詫異。

祥恩的會議紀錄,架構、組織條理分明,文筆流暢,資料完整,且呈現對工業界的深度了解,絕對是艾倫應該學習的範本。他在任上那幾年,贏得的幾個大型合同,艾倫完全沒有參與貢獻。這不知是否因主帥與下屬之間有嫌隙?

祥恩後來重用另一位市場提案協調員蜜雪。能幹,但有著大剌剌的個性,常為了提案書寫和謀略上與祥恩唇槍舌劍。這種正向、有能量、在重點上的爭論,才增加了贏標率。可惜幾年後,蜜雪經驗增長,羽翼豐厚,跳槽到一家大公司,負責帶領一個提案小組。而艾倫一直沒有大作為,黯然離開公司回到原來的行業當銷售員。

在美國社會,女性、少數民族或殘障人士的確是劣勢或弱勢,隨時警覺或反駁周圍可能的壓力並沒錯,但也要適時適度。社會對這類弱勢的同情,甚至給予某種保護,這並不能保證完全沒有歧視。但若總把這弱勢受害者的心態當成重心,可能錯失很多學習、改善現況的機會。心胸放大些,眼光放遠點,積極參與,方能帶來機運。

艾倫固持弱者反駁的負面心理,疏忽了正向表現自己對團隊任務的貢獻,才是增加自身在企業台階上競爭的資產。我總覺得她失去了一個與一級主管手把手學習的機會很可惜,她在公司的起伏也證實了這一點。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職場生存之道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小老虎法官/寫判決前的一百件小事

劉洪貞/藏在鞋子裡的紙條

洪惠風/ㄅㄆㄇㄈ與繁體中文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