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恐時代悲歌:吳泰安事件與臺東海山寺冤案

文|陳銘城(人權文史工作者)

女子蘇素霞殉情自殺

第七期向光雜誌我曾寫到,1958年被捕的海軍臺獨案曾國英在綠島新生訓導處服刑時,因參加康樂隊活動,與綠島女子蘇素霞譜出戀曲。二十歲的蘇素霞,帶著曾國英的信跑去潮州找曾國英的大姊,請她幫忙買項鍊與戒指,完成與曾國英兩人的私下訂婚。蘇素霞滿心等候曾國英出獄後兩人會結婚,豈料,曾大姊完成曾國英與蘇素霞的訂婚後,寫信告訴在綠島新生訓導處服刑的弟弟,她已經替他買好項鍊和戒指,讓蘇素霞戴上了,她還誇讚蘇素霞既漂亮又懂事,將是個好太太。曾大姊不知道監獄都有政戰官檢查信件,她寄給弟弟曾國英的信被政戰官攔截,她不知道曾國英不但看不到信,兩人的婚事也將遇到危機。

海山寺大雄寶殿外觀(引用自維基共享資源,由Outlookxp 提供 CC BY-SA 4.0)

蘇素霞照片(蘇俊宏提供)

負責郵檢的政戰官劉覺生,正是追求蘇素霞的人,他攔截並掌握這封信,先是將情敵政治犯曾國英關進海邊碉堡,再逼迫蘇素霞與她的父母:「嫁給政戰官劉覺生,才能大事化小,要不然,曾國英會繼續關在海邊的碉堡。」蘇素霞和她的父母都將會有政治上的麻煩,雖然當時的綠島鄉長是蘇素霞的伯父,但真正管理綠島的人,卻是綠島新生訓導處的歷任處長。

為了要救被關在海邊碉堡的曾國英,也不讓蘇家人遭遇政治上的麻煩,蘇素霞答應了劉覺生政戰官的逼婚,但她開出的條件是:先把被關在海邊碉堡內的曾國英送回部隊,她才願意到臺東知本和劉政戰官完婚。

新婚之夜,蘇素霞以身體不適為藉口,拒絕與劉政戰官圓房;次日假借去就醫,其實她早已準備好,吃下綠島人很容易拿到的毒魚藥。等到劉覺生發現後,他立即抱著蘇素霞去診所就醫,但她還是為曾國英殉情自殺了。

1989年4月曾國英過世時,難友吳鐘靈在告別式的故人略歷裡,提到了綠島女子蘇素霞的殉情自殺,我當時在自立早報當記者並寫了這篇報導,而當時人在加拿大的曾國英難友許昭榮,他在商務出國考察時,為聲援難友施明德的絕食行動,而在美國陪同艾琳達的抗議活動,卻被國府吊銷護照,成為加拿大的政治難民。

泰源感訓監獄考核表裡的曾國英(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 管理局典藏:A305000000C/0054/1538.06/317)

在加拿大看自立早報得知難友曾國英過世的幾年後,許昭榮回臺和我保持聯絡,在1997年8月15日終戰紀念日,曾當過日本海軍也當過國民政府海軍的他,協助我在臺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展出「為何而戰,為誰而戰—臺灣兵的影像展」;同年9月和我到綠島的松榮旅社(現已改名為「海洋之家」)找蘇素霞家人,並深入訪談蘇素霞的父親與母親。

從兩老的口中,我們得知蘇素霞的父母認為當時曾國英還在綠島當政治犯,不應該追求他們的女兒,還認為女兒已經嫁給劉覺生,她自殺後的骨灰,當然是交給她的丈夫劉覺生處理。後來才知道,蘇素霞的骨灰是放在臺東市的海山寺,劉覺生的職務則轉換到桃園機場航空警察局,他也協助蘇素霞的弟弟到航警局任職,蘇素霞的父母一直很感謝劉覺生,認為他是無緣的女婿,而許昭榮當然無法同意蘇素霞父母的看法。我看到蘇素霞媽媽的住家牆上掛著「臺東縣模範母親」的牌子,看來,蘇素霞曾與曾國英的私下訂婚沒有變成綠島的黑名單,這大概與蘇素霞答應嫁給劉覺生有關,因此,蘇素霞的父母才說他們的女兒「真憨」。

蘇素霞骨灰寄放在臺東海山寺

2000年左右,許昭榮打聽到由劉覺生放在臺東海山寺地下室的蘇素霞骨灰,因廟方一直沒聯絡上劉覺生,他已經多年沒出面繳清海山寺辦法會的費用,因而,許昭榮動員政治受難的難友與社會關懷者,到臺東海山寺為蘇素霞舉辦法會,社會大眾也才知道,原來殉情而死的蘇素霞的骨灰,竟是放在臺東海山寺裡。

2017年5月17日在綠島人權藝術季裡,藝文團隊演出《綠島百合》劇,其實是我提供戲劇大綱給演出團隊,將蘇素霞與曾國英在新生訓導處的戀情故事,透過歌唱表演表達出蘇素霞最後選擇救愛人曾國英,而答應嫁給政戰官劉覺生;她更選擇自殺,表明自己寧死也不會屈服於現實的壓力。看完戲後,我看到綠島鄉代會主席(統帥飯店老闆)正流淚看完演出,他認識蘇素霞,也認識曾國英,原來,綠島鄉代會的副主席蘇老師,正是蘇素霞大哥的兒子,也就是海洋之家的老闆。

1978 年吳泰安製造海山寺叛亂案

誰是吳泰安?他原名吳春發(1924-1979),在美麗島事件前一年、算命師吳泰安的緊咬之下,曾任高雄縣長的余登發與他的兒子余瑞言都被指控叛亂罪,引起當時的黨外人士康寧祥、桃園縣長許信良等人,到高雄橋頭示威抗議。那是臺灣在戒嚴令下,第一次的聚眾示威抗議活動,桃園縣長許信良因而被解除桃園縣長職務,流亡海外,史稱為「橋頭事件」。

1979年1月22日黨外人士陳婉真(前左)、陳菊(前右)、黃順興(第三排右)等黨外人士到高雄橋頭示威遊行(陳博文攝影,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收藏)

吳泰安原本一直被看成「江湖術士」,他會幫人算命,臺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顧問蔡寬裕曾說,因為三度坐政治牢的黃紀男(英文名字Peter)出獄後,曾多次找他算命,曾引起調查局的注意。後來吳泰安被調查局吸收,成了調查局的線民,他四處胡言亂語地批評國民政府,吸引了一些黨外人士。

根據陳文雄的口訪,他指出吳泰安案可分成三部分:第一部份是吳泰安最重要的任務,也就是接近並緊咬重量級的余登發老縣長和他的兒子余瑞言(余陳月瑛的丈夫)是叛亂案的主角,而黨外人士的桃園縣長許信良、立委康寧祥等人到橋頭示威,被稱為是戒嚴令下的最大群眾示威,那一年桃園縣長許信良被公懲會停職,由葉國光代理桃園縣長,許信良即流亡海外多年,直到1992年才回到臺灣。第二部分,是在臺東海山寺接近第四任住持釋修和(俗名李榮和),因經常有黨外人士聚集,釋修和同意吳泰安在海山寺設算命攤位,讓吳泰安同時也接觸到在臺東參選的黨外人士陳文雄、高金子等人。當時陳文雄是以非國民黨人士參選臺東市長,雖然失利,但他支持的高金子則當選臺東縣的鎮民代表,他們早就被國民黨政府看作眼中釘。這一部分,臺東市海山寺住持李榮和,可看成是該案的案首,因此,李榮和被判無期徒刑。第三部分,才是在日本常罵國民黨政府的臺僑林榮曉與其妹婿黃哲聰的被捕,林榮曉被認為是這一部分的案首,他也被判無期徒刑。

吳泰安被槍決

1978年,在景美看守所的法庭上,為余登發和余瑞言父子辯護的律師姚嘉文指稱:「吳泰安是調查局的線民,是假匪諜,不是真匪諜。」但是,吳泰安急忙地說:「我不是假匪諜,我是真匪諜⋯⋯你們要相信!」於是,法官以真匪諜判決吳泰安死刑,連他的女朋友余素貞也被判刑。余素貞是個失婚女子,與吳泰安同居,她在被判刑後,還一直說調查局會釋放她和吳泰安,還會讓他們領檢舉獎金,結果,他們真的被調查局利用,不但吳泰安被槍決,余素貞也坐牢到刑期屆滿,更沒領到檢舉獎金。

潘松雄在2013年12月出版的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停格的情書:高雄市政治受難者的故事》裡,說出他看到吳泰安被架出去槍斃的情形是這樣的:「那時候被抓到安坑調查局,那邊不可能讓你自殺,因為牆壁都是彈性材質,我大哥李榮和被判無期徒刑, 吳泰安被判死刑。執行槍決的時間都在凌晨,光是被槍決的我就看過好幾個,他們會被戴上腳鐐、手銬,凌晨四、五點的時候,由看守所的守衛打開死刑犯的門。吳泰安要被帶出去執行時,我先聽到腳鐐在地上拖的聲音,我在二樓(押房)爬上窗戶去看,看到他被兩個山東大漢的守衛架出去,因為他的腳都已經軟了,所以是硬被架著拖出去⋯⋯」

吳泰安被押送槍決前的照片(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典藏: B3750347701/0068/1571/357)

李榮和是出家人,長期吃素,被判無期徒刑後,關押期間身體狀況漸差,雖曾到臺東病監就診,最後仍因肝硬化過世,讓被判刑十年的弟弟潘松雄十分難過。但是,陳文雄認為李榮和的死可能是綠洲山莊的打針針筒消毒不乾淨,因此害李榮和被傳染肝病,加上他長年吃素,身體的抵抗力不足,且就醫較慢,因而致死。

潘松雄說:「吳泰安從日本回臺後,開始組織、召集同志,他自稱是『臺灣自由民國革命委員會』,光是這個組織,就牽連到判決書上的八個人:李榮和、莊勳、黃宗禮、我(潘松雄)、陳文雄、高金子、劉慶榮、許金看。」

釋修和是海山寺第四任住持,他的徒弟莊勳,是埔里的出家人,他也被捕;陳文雄是政大邊政系畢業,在臺東從事製材事業,再轉營建業,以非國民黨員身分積極投入臺東市長選舉,於落選後被捕,連他的助選員黃宗禮也被捕;陳文雄助選的高金子的母親是海山寺的信徒,她當選無黨籍的民意代表,另外被捕的劉慶榮是合會職員,也是海山寺的信徒,而許金看則是高雄的計程車司機,他因為一次潘松雄和吳泰安一起從高雄到臺東海山寺,正好坐到許金看的計程車,結果許金看就被牽連進去坐牢。

吳泰安案的政治受難者陳文雄(圖右)於1987 年獲假釋後, 返家與家人合照(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典藏: A305000000C/0075/1537.05/073)

判決書提到潘松雄和吳泰安等人在海山寺的李榮和住處集會,潘松雄說:「其實,事情的始末是這樣的:那時,他在高雄開貨車,我大哥打電話說叫我去臺東,有事情找我。那時候聽到吳泰安告訴我這個組織時,因為是我大哥介紹的,所以我沒想太多,想說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大事,吳泰安是有交代我一些任務,這些內容判決書上有寫,不過,那是他自己要封給我們的名號,有『東部最高指揮司令』、『副主席』等等,像我就被他封為『暴亂現場指揮兼聯絡人』。」

潘松雄(中)於1987 年假釋出獄返抵臺東,與妻朱梅英及里長合照(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典藏: A305000000C/0075/1537.05/073)

如果不是調查局的暗中幫忙,吳泰安不可能偷渡到日本「釣魚」抓日本臺僑林榮曉,他老家在屏東,林榮曉以為人在日本,罵國民黨不要緊,他在日本開旅社和餐廳,每年回東港標旗魚,賣回日本,林榮曉卻因吳泰安案被捕、判無期徒刑,是該案子裡第二個被判無期徒刑者,連林榮曉的妹婿黃哲聰也被抓去坐牢。

我曾在2021年參加中研院臺史所舉辦的座談會,見到黃哲聰的妻子林春銀女士,她在座談會說:丈夫被抓時,小孩只有兩歲和四歲,非常辛苦。」她說自己都是去聽黨外政見會,帶給自己不少的力量,也談到帶小孩去土城仁教所面會丈夫的辛苦,小孩不願走路和等車,遇到盧修一的妻子陳郁秀邀她和小孩搭她叫的計程車,讓她一直感謝至今。

延伸閱讀

陳文雄口述歷史紀錄影像

潘松雄口述歷史紀錄影像

※本文摘選自半年刊《向光》第8期〈吳泰安事件與臺東海山寺冤案〉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國家人權博物館 白色恐怖 政治 綠島 閱讀藝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鑑古創新的賀禮:〈壽塔美學〉祝壽有心意,拜拜真神氣

再造歷史現場/7個大基隆城市靈魂,要塞司令部、漁會正濱大樓等今昔對比一次看

故宮館藏vs.爪哇文物 揭開馬打藍王國不為人知的佛教信仰面貌

日本找資料攻略:如何在「國立國會圖書館」調閱禁借館藏?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