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到現實化出版創舉!整合書店、展演、美食及神社的傳奇故事──日本角川武藏野博物館

說角川只是一家「集團」?那絕對是限縮了人類對閱讀的想像,角川把未來活成了現在,將「創造」取代「純出版」的舊思維。請跟著《》走入占地2萬5000平方公尺的所澤櫻花城,看角川如何從印刷、製作、裝訂、物流倉庫整合成「出版一條龍」,更蓋出一座結合角川武藏野、展演館、美食餐廳、書店和神社的造鎮故事。(VERSE編按)

台灣人對角川是不陌生的,它陪伴許多人從青春年少到壯年日常,以城市情報誌《Taipei Walker》風靡一時,又引進日本的輕小說、漫畫等翻譯出版引發閱讀熱潮,母公司集團(KADOKAWA)更是全球娛樂巨擘,旗下除出版,尚有電影、漫畫、出版等事業,具有國際通路及全球市場影響力。

它的進化永無止境,這幾年甚至在疫情嚴峻時「造鎮」,以鉅資打造的「所澤櫻花城」(Tokorozawa Sakura Town)在遭遇疫情的2020年大膽開幕,2022年逆勢吸引140萬人次來訪,蔚為傳奇。

一座出版的微城邦

「一開始,我們只是想蓋個倉庫。」日本角川休閒事業局長西澤元晴,以充滿戲劇性的表情為我們解釋這場美麗的意外。1945年戰後,出版社如雨後春筍開始蓬勃發展,角川書店就是在這年發跡,倉庫建築需求逐年增高也逐年老化,遇下雨就開始漏水,這對印刷出版可大不妙。十年前,角川算了算倉庫維修費竟得破億,即便修好也僅是維持現狀,於是在2014年買下這塊地,耗時六年,耗資400億打造今日的「所澤櫻花城」—結合知識、娛樂、教育於一處的微城邦。櫻花城還從以色列進口高科技印刷機,速度更快、質感更好,只有一本也可印,不再有「囤書」的窘境。

疫情期間搞這麼大的事業,全日本都覺得角川瘋了?但他們始終認定這條正確之道,且絕不回頭!

在那段時間,當科學家們拼了命想終結疫情,角川也同步加速轉型計畫,集團上下一致的決意跳脫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打破虛與實的界線,醞釀紙本、數位到現實化的出版革命,創造出一座讓御宅與愛書人一同瘋狂的「聖殿」:角川武藏野博物館。

提到聖殿,櫻花城裡還真有一座「武藏野坐令和神社」,供奉「言霊大神」帶來文學、藝術、娛樂的庇佑力量。牆上延伸到天花板的鳳凰壁畫,則是以電玩《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系列聞名全球的藝術家天野喜孝的作品,這座神社在全日本88處動漫聖地中排行第一。

武藏野坐令和神社為隈研吾建築作品,鳳凰壁畫由藝術家天野喜孝操刀。

編輯街道與書架的圖書館

吸引新世代的令和神社、用兩萬多片花崗岩砌成「從地表長出」的角川武藏野博物館,都是建築大師隈研吾的作品,風格強烈的美學不只吸引網紅打卡,「內在」更是有料,博物館中的非典型圖書館,由館長松岡正剛擔任總策畫。他在1980年代創立「編輯工學」,從事將跨越日本文化、經濟文化、故事文化、自然科學、生命科學、宇宙、設計、意匠圖案和文字等各領域的相關性連接起來的研究。他的廣才專長應用在這座圖書館,成為破除框架、策劃有趣且具吸引力的閱讀動線。

你印象中的圖書館是什麼樣子?不僅是兒童閱覽區、期刊報紙閱讀區和新書展示區,圖書館學,應是一門變動的科學,松岡正剛規劃一條50公尺的「編輯小鎮書街」(Edit Town Book Street),將2萬5000本書分成解讀世界的九大文脈,第一區是「記憶的森林」,作為發現世界的入口,以神話、故事、風景、自然,打破讀者年齡分野與傳統分類架構,讓逛圖書館真正成為一場閱讀的奇幻之旅。此處隱藏神祕學研究家、小說家荒俣宏監製的奇異房間——「荒俣奇幻秘寶館」,從祕寶的凝聚到學術的極致,從異生物骨骸到岩土蟲草,這裡充滿著所有和人類想像力有關的「驚喜」。

穿越書街道後,迎面而來是八公尺高的巨大書架,除了角川的出版品,更特別陳列著角川源義、山本健吉、竹內理三、外間守善等名家的個人文庫,而在固定時段播映的「書架劇場」會以光影投射述說不同的故事,充滿感官震撼。這一天,為緬懷剛逝世的日本知名作家森村誠一,書架劇場播出他獲得第三回角川小説賞的作品《人間の証明》日劇片段,搭配主題曲〈Mama Do You Remember ?〉帶觀者走入書的世界。

在櫻花城,這座圖書館就象徵人類腦顳葉中的海馬迴,擔當著關於記憶以及空間定位的作用,建議來訪的旅人可以將圖書館作為第一站,打開關於閱讀的各種想像。

八公尺高的巨大書架會在特定時間啟動光影劇場。

荒俣奇幻秘寶館展示地球上的獵奇記憶。

打造躍出紙本的全感體驗

這些年,紙本數位化彷彿是在頃刻間發生,書牆上整排成列的紙張,唰地一下壓縮成手中厚度只有一公分,重量幾百公克的「書」,裡頭的動漫角色還成了影視和遊戲的靈魂人物,主演讓人廢寢忘食、緊握搖桿求破關的劇情,懸疑廝殺、戀愛養成、探索元宇宙、創造仿生人⋯⋯動漫迷從虛擬到真實世界的「全感體驗」,早已不再是小說中的情節,更是櫻花城不輸東京秋葉原的賣點。

在角川武藏野博物館三樓的「EJ動漫博物館」是動漫迷的天堂,曾舉辦「安彦良和/機動戰士鋼彈 THE ORIGIN展」,展示安彦良和描繪的美麗彩色原畫與漫畫原稿、販售原創T-shirt與一系列鋼彈商品,而博物館外的展演廳也每月舉辦動漫、遊戲相關娛樂演出,場場爆滿。

「我們不只獨厚動漫迷,角川的影響力不分領域。」西澤元晴分享道,櫻花城曾為新書《超厲害的天氣圖鑑:解開天空的一切奧祕!》舉辦一場《天氣的圖鑑展》,結合AR、VR、MR技術,讓小學生的暑假豐富精彩,學習雲的形成是因為空氣很髒?雨的味道原來有名字?清晨和黃昏的火燒色究竟怎麼來?逐一將書中世界「立體化」成為現實策展,正是對下一代閱讀習慣養成的積極案例。

同時,西澤元晴也致力推廣日本文學,例如在日本盛行一千多年的「短歌」——和歌的一種形式(五・七・五・七・七的五句體)——迻譯不易,難成一種流行,角川卻邀請天才詩人俵万智一同辦展,收集俵万智暢銷280萬本但已絕版的《沙拉紀念日》、《未來的規格》等30年創作生涯中的300首作品,結合繪畫呈現,讓短歌「返老還童」吸引不同年齡層讀者的熱烈迴響,延長展期達五個月。

從IP創造在地化原創內容

日本角川集團會長角川歷彥曾在2019年說過,要讓角川成為「內容版迪士尼樂園(Content Disney)」,而2020年誕生的所澤櫻花城,便是向世界宣告出版界的春天已經到來。

每一年,角川出版超過5000本新書、15部影片、40部動畫,一位編輯平均每年要生產9本書,雖然紙本成本低,但大約有90%的書會銷量不佳、10%會大賣,這些菁英作品便會被延伸做動漫電影,這便是角川集團首創的「Media-Mix」(以綜合媒材展開的事業模型)。以《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為例,從輕小說、漫畫、指南手冊、e化電子書、RPG手遊、上架Netflix電視動畫,社群經營到線下實體的咖啡館聯名活動、巴士之旅⋯⋯對角川來說,印刷成冊出版不是終點,而是啟動IP(智財權)力量的起點,與 2019年相比,集團在三年內銷售額成長 25%,營業利潤成長 221%,營運利潤率提高 6.2%。

未來的人才,現在就要準備好!日本角川在「所澤櫻花城」裡開辦「N高中」和「S高中」,專門培育平面設計、遊戲、時尚、程式設計、娛樂創作等創意人才,目前校內有2萬7000位學生選擇遠端上課,有8000名學生會用VR眼鏡上課。集團目標在2025年成立線上大學。

日本角川休閒事業局長西澤元晴。

回望台灣,「台灣角川」是1999年日本角川在海外成立的首家分公司,至今每年也出版近千件小說、漫畫、文學、寫真等書籍及動漫周邊作品,產品售出超過200萬件,從2016年起,推出全台最大的ACG電子書平台「BOOK WALKER」累積年銷售近270萬冊作品;2021年推出小說連載平台「KadoKado角角者」建置了UGC(創作者投稿)功能,砸下重金舉辦百萬小說大賞鼓勵創作,持續發展台灣IP市場。

西澤元晴說,角川的核心精神是「不易流行」(ふえきりゅうこう),這是出自俳諧大師松尾芭蕉的領悟,出版業,就該如俳句一般流動且短暫,又是永恆且不變。

數十年的時光之流,唯一的不變就是變,紙本數位化、社交媒體、自媒體崛起, 如今讀者有了更多消費和娛樂選擇、不需要守著「閱讀」,這對全球出版界都是極為艱鉅的挑戰。角川集團不僅成功數位轉型,展現創造多元IP的能力,以角川武藏野博物館為示範基地,實現全球第一座內容遊樂園,一個讓出版走向現實化、體驗化的新世界。

●本文轉載自《VERSE》021封面故事「日本,嶄新的文化創意正發生」,更多關於日本的文化、時尚、旅遊、餐飲與生活產業的故事請見雜誌。

VERSE 12月號/2023第21期
出版頻率:雙月刊
出版日期:2023-12-22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IP 日本角川 出版 VERSE 動漫 博物館 數位 劇場 閱讀專題 閱讀藝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時光相簿/台南奇雞異事.谷川太太

時光相簿/新生到遠古都很有「個性」 台南就是這樣.張水

時光相簿/照片不必「精準」 因為有溫度所以值得紀念.Charles

國資圖響應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 以閱讀助淨零行動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