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IN 台南/「阿沙布魯」跟泡湯有關?形容粗俗一語可能來自日語音譯

(圖/Freepik)
(圖/Freepik)

2024年迎來台南400年!這座古城乘載著悠久的歷史脈絡與豐富的文化傳承,很多人都深深地被四百年累積堆疊而成的古蹟建築、飲食風味、民俗文化給吸引,也許我們沒辦法像穿越小說一樣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仍能透過不同方式走在這條歷史延續的道路上。

琅琅悅讀「——0到400之間」專題,在各頻道陸續推出與台南相關的精彩內容及系列活動,除了介紹眾多作家書寫的文章書籍、名人聲音朗誦故事的溫度傳遞,也邀請你分享自身與台南的珍貴刻印與連結。(編按)

文/粉紅色小屋工作室(大郎頭)

阿沙不魯(a-sa-puh-luh)

  小時候,最常聽到這樣的一句話:「你莫作遐阿沙不魯的代誌。」(你不要做那麼阿沙不魯的事情),當時的頭腦語言接受似乎沒有極限,即便我的腦是在國小一年級,進入學校後,透過同儕的洗禮交流後才開通的,但在我一句台語都聽不懂的小小年紀,也能透過自己的行為舉止,加上「阿沙不魯」(ㄚ ㄙㄚ ˙ㄅㄨ ˙ㄌㄨ a-sa-puh-luh)這句話經由說話者的表情,能夠體會到其負面意涵。

  身處於台語做為母語的家庭,其實在進入國小之前,家裡的人都是用國語與幼小的我溝通,當時的社會氣氛已瀰漫著「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論點,我的記憶還依稀記得,讀幼稚園的我,正坐在地上,而一旁的媽媽正打開一盒紅透的注音符號教材,教導著我國語注音。

  也或許如此,對於台語的記憶一直都是空白的,這空白記憶一直持續到某天幼稚園即將要升國小一年級的早上,隔壁鄰居阿姨正對媽媽用著一種我聽不懂的語言溝通交流,這讓我的印象一直記憶至今,之所以印象深刻,乃至於我當時的小小腦袋正在思考:「為什麼媽媽說的這種語言,我會聽不懂呢?」

  接著記憶便跳躍到國小一年級,開始陸續在校園聽到充斥著當時那種聽不懂語言,也漸漸對於台語有了具體的印象,原來在當時,許多家庭已經逐漸有了這樣的約定俗成觀念「台語讓小孩到學校自然學會就好」,不過也或許是小孩的學習能力快,又加上台語環境在當時還算不錯,從不懂到懂,似乎只花了不到半學期便能夠掌握了,只是這種學習方式有其風險。

那就是,若是大家普遍抱持這種心態,那麼這個語言便沒人帶入學校,久而久之,每個父母若是抱持著「先在家裡教孩子學國語或英文」、「台語留給學校的同學教」這種心態,那麼最後這語言將逐漸稀釋再稀釋,淪至邊緣化的可能。

  話再說回「阿沙不魯」吧。

  當時先學會的台語,脫離不了諸如此類的詞彙,據說學習語言最容易被記憶的便是負面詞彙,接著是讚美的言談,或許跟情緒的記憶多少有影響?還記得幾個排前幾名台語隊伍進入我幼時腦袋的詞彙分別為「阿沙不魯」、「烏魯木齊」(ㄡ ㄌㄡ ㄇㄛ ˇ ㄗㄟ ˊ oo-lóo-bo̍k-tsè)、「浮浪貢」(ㄆㄨ ˇ ˙ ㄌㄨㄥ ㄍㄨㄥ ˇ phû-lōng-kòng)、「跛跤」(ㄅㄞ ㄎㄚ pái-kha)以及「中風」(ㄉㄩㄥ ˋ ㄏㄨㄥ tiòng-hong),接著便是堪稱台灣國罵的三字經及六字真言。

  在這些詞彙進入腦袋後,便開始勾勒出一系列成串的句子,包括過去那段國小之前在腦中曾經有印象的那些,關於阿公阿嬤、外公外婆等親戚,曾經在言談交流間傳遞的台語記憶,越來越明白,原來他們在對孫子輩對話的國語之間,曾在親戚間有著不斷出現的台語,只是身為小小孩的我們,如果沒有特別使用台語進行對話教育,在幼小還在學習語言的腦袋進行輸入,是很可惜的一件事,也不是每個孩子都會特別意識到國台語,這兩種語言的不同,錯過了就過了。

  耳熟能詳的「阿沙不魯」,通常用來指稱形容人或事物粗俗、不入流或者是不好的東西,現今仍多少能夠聽到,甚至直接被拿來置入進國語的句子裡。

  在2007 年台灣饒舌團體「拷秋勤」在合輯《生命之歌》裡的第十首曲目〈黑心肝〉也有應用到此詞彙,饒舌歌詞緊扣著黑心商人如何大賺黑心錢的現象,並善加運用了「阿沙不魯」這個詞彙,可以說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從這段歌詞的運用上,不難發現,若是把「阿沙不魯」替換成其它詞彙,似乎便很難傳神的掌握這其中的語感,更不用提到關於饒舌在字裡行間的押韻了,在此突顯了台語詞彙的音韻獨特之處,運用作為饒舌元素,更有畫龍點睛之效。

  記得有一次轉電視看到日本台,旁白及字幕正講到日本的「風呂」(ふろ),也就是所謂的泡湯、溫泉,於是便直覺聯想到「阿沙不魯」的「不魯」發音,或許跟後來的訛傳有關?於是便上網搜尋了一番。

耳熟能詳的「阿沙不魯」,通常用來指稱形容人或事物粗俗、不入流或者是不好的東西。有此一說是日治時期,由日語「朝風呂」的發音而演變來的。(圖/禾日香 繪;前衛出版提供)

  果不其然,對於這詞彙,有此一說是日治時期,由日語「朝風呂」的發音而演變來的,若依字面而言則是早上洗澡、泡湯的行為。對於這件事,看在都是晚上洗澡的台灣人眼裡,被當成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或許也就這樣,在當時台灣的時空背景下,進而演變延伸為形容雜七雜八、奇怪行為的「阿沙不魯」台語音譯。

  當然持否定見解的論述也有,譬如認為這句話講給現在的日本人聽,沒人能夠明白意義或者有什麼貶意。但對於這種見解,我的感想卻不是如此,就譬如說北京官話一定也有許多古老的詞彙,若講給現代人聽,會是完全無法理解的詞彙,畢竟語言是不斷演變轉化甚至消失的,但我們不能就此說它不曾存在、或不可能,畢竟凡事都有可能。

  再者,或許以當時台灣,或許也有發展出所謂的台灣方言(類似今日的日語方言─京都話),一種屬於在地方言的日語結構及語法,再加上當時的時空背景,台灣形式的日語方言,假設「阿沙不魯」真的是因為「朝風呂」而演變而來,或許也不足為奇了。

  當然,關於這個詞彙的來由看法不一,但可以確定的是,它是一句經過訛傳之後、逐漸演變成今日這擁著屬於自己意涵的詞彙。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在許多用台語音去讀日文漢字的案例嗅出端倪,例如:口座、便所、注射、浮浪貢等等。以及大家耳熟能詳的「阿達嘛控骨里」(腦袋裝水泥),以台語結構代入日文單字,日本人聽了肯定會「霧沙沙」(ㄇㄨ ˇ ㄙㄚ ˋ ㄙㄚ ˋ bū-sà-sà),但就跟「阿沙不魯」一樣,

普遍的台灣人聽了,肯定都能會心一笑吧?

  於是我把這件事拿來跟禾日香聊了一下,想看看她的意見,畢竟從所謂「文化覺醒」之後,她一直都對台語的興趣提升了不少,不料她理所當然的反應,倒讓我在意料之外。

  「阿沙不魯,這個詞很常見啊。」禾日香很稀鬆平常的說著,看樣子過去就算以國語為主要溝通的她,也聽過及使用過這個詞,「這小時候就常聽我爸媽跟朋友講了,而且他們是用全程台語講。」她特別補充最後這句。

書名:《台語原來是這樣》
作者:粉紅色小屋(大郎頭) 著/禾日香 繪
出版社:前衛出版
出版日期:2015年2月10日

  「那妳聽得懂?」我好奇。

  「當然,簡單的聽還可以,講就沒辦法了。」她回。

  「那妳覺得為什麼⋯」我話還沒說完,便被她的話語打斷。

  「我去翻了教材,包括我媽媽的客語教材也有嘗試過,但一翻開不論是台語或是客語,全都是標註羅馬拼音,完全看不懂,直接跳過,譬如說台語的『面』⋯」禾日香一邊說一邊隨手查尋了網路上的台語音標,

  「面的拼音為bin, 但我會直接習慣用英文發音拼音為『ㄅㄧㄥ』或是『ㄅㄞ ˋ』。」

  「妳的發音滿特別的。」我如此回答之餘,不免靈光一現,「或許可以試著用注音去標記台語讀音?」我異想天開的說。

  「注音我就看的懂,大家都看的懂。」禾日香舉雙手贊成。

  「那就是『禾日香度量衡』啦!只要連妳都看得懂、可以唸出來的話,那肯定就沒問題了,哈哈哈!」我說。「最好搭配可愛的圖⋯⋯我就可以好好學台語了。」禾日香兩眼放空的說,此時正值進行手邊插圖工作的休息時間。

  「那何不我們自己來做?」我突然眼睛一亮。

  就這樣,一個有點「阿沙不魯」的概念雛型漸漸完成,當時雖然只有這個念頭,但我相信這張圖,早已等待著我們、與台語一同將它喚醒了。

●本文摘自之《台語原來是這樣》。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前衛出版 台語 LOG IN 台南 語言學習 我們日常 文學之旅 書摘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火車迷必讀!日治時期詩人筆下的台灣鐵道風光

5/20小滿逢梅雨!換季濕熱易腸胃不適,養生飲食這樣做!

日本名導是枝裕和拍攝《橫山家之味》來自對母親逝世的悔恨......

鍵盤酸民如何產生?非理性的「集體無意識」加劇網路暴力的發展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