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德納遭過度吹捧 高層利益大於社會公益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亞歷山大.柴契克(Alexander Zaitchik)

2020年5月15日,在WHO於日內瓦正式宣布啟動C-TAP的兩週前,川普總統在白宮花園召開記者會宣布「神速行動」,這是聯邦政府協調和補貼私營部門從事相關研發工作的計畫,以開發疫苗為重點。講完開場白之後,川普介紹了負責監督神速行動的蒙塞夫.施勞威(Moncef Slaoui),他是一名頭形有點尖的科學家和製藥業高層,出生於摩洛哥。

施勞威的科學家和製藥業高層生涯,大部分時間是在跨國大藥廠葛蘭素史克度過。在接受邀請管理神速行動之前,他是莫德納公司的董事。這家麻省劍橋的生物科技公司,將從NIH和五角大廈(Pentagon)生物醫學先進研究開發局(BARDA)分配的200億美元總預算中獲得超過20億美元。作為接受神速行動管理工作的條件,施勞威賣出了1200萬美元的莫德納股票。(三天後,他的一些前同事成為新聞人物,因為他們在一個旨在吹捧莫德納公司估值的記者會後,以高得多的價格賣出價值以百萬美元計的莫德納股票。)

神速行動的細節和施勞威的任命對C-TAP來說是壞兆頭。該計畫將川普在3月首度示意的一種叢林法則制度化,當時美國試圖收購德國生技公司CureVac,使該公司傳聞中的候選疫苗成為美國的財產。神速行動延續了這種衝動,為即將出現的企業疫苗民族主義浪潮提供了一種模板。在這種模式下,富裕國家鎖定過剩的國內疫苗供給,方法是非常慷慨地為特定藥廠提供補貼和預購訂單,同時不要求任何回報:藥廠不需要公開其技術或將技術廣泛授權出去,在生產和定價方面也不需要公開透明。

在川普宣布神速行動的前夕,140名政治和公民社會領袖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敦促其他國家走一條不同的路。他們呼籲開發一種「人民的疫苗」,而不是資助由某家公司如莫德納或阿斯特捷利康擁有專利的疫苗。這種疫苗的關鍵不在於它使用的技術或擁有其權利的公司,而是在於它的公共財地位―它是以公開透明的方式生產,盡可能普及,以成本價出售,不是任何政府或公司可以獨家控制的。

該信的聯署者包括南非總統暨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現任主席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他們寫道:「必須緊急開始行動,在世界各地大規模建立生產能力,以製造數十億劑的疫苗。現在不是把這項攸關道德的重大任務交給市場力量的時候⋯⋯我們不能容許壟斷、粗暴的競爭和短視的民族主義阻礙我們⋯⋯只有人民的疫苗——以平等和團結為核心——可以保護全人類,使我們的社會恢復安全運作。」

書名:《藥品帝國:從阿斯匹靈到COVID-19疫苗的人類醫藥壟斷史》
作者:亞歷山大.柴契克(Alexander Zaitchik)
出版社:寶鼎出版/日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5月4日

這封信是寫給各國衛生部長的,他們預定將於那個星期稍後以虛擬方式出席2020年世界衛生大會。信中沒有提到5月底將宣布的C-TAP,但提議採取一種更激進的措施:建立一個由WHO管理的強制性知識庫,可以蒐集必要的技術並將它們授權出去,無論擁有技術的人是否同意。

信中的苦澀語氣反映信中所講的「不平等藥品取得歷史留下的痛苦教訓」。這是並不婉轉地指向上次的慘痛經驗:當局容許製藥業在一種疾病大流行期間控制在政府資助下研發出來的藥物,結果製藥業選擇坐視數百萬人死亡,作為它會不惜代價保護其專利壟斷權的一種象徵性聲明。

2020年的世界衛生大會5月18日開幕,在研擬會議的共識聲明期間,製藥公司及其政府接受人民疫苗願景(哪怕只是出於自身利益考量)的可能性進一步降低了。

召集決議為為期兩天的會議定下了基調並引導了議程。在起草第一份關於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聲明時,各國衛生部長出現常見的南北意見分歧。開發中國家撰寫的聲明草案以呼籲建立開放授權制度和譴責藥品壟斷為基礎,這也是對全球正義的呼籲。但在美國、英國和瑞士反對下,這些內容全都被刪除了。結果含糊的妥協文本只是承認TRIPS的杜哈改革,簡略地提到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自願性質的專利聯盟,最後敷衍地表示支持各國「普遍、及時和公平地取得」COVID-19技術。

但對美國代表團團長、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薩爾(Alex Azar)來說,這還是太過分了。這名禮來藥廠前總裁拒絕簽署最終決議,並以視訊方式發表了一份聲明,指新冠病毒大流行要歸咎於WHO,同時吹捧美國日前宣布的神速行動。此外,阿薩爾使用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的專用信紙發出一封信,表示他擔心世界衛生大會的決議「可能對各國激勵新藥開發的能力產生負面影響。」阿薩爾鼓勵開發中國家及其少數富國盟友放棄關於集合技術的幻想,以及「與創新者接觸,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以增加獲得平價、安全、有效和優質的COVID-19抗疫產品的機會。」

儘管美國極力反對,這份決議仍含有南北合作建立技術庫聯盟的可能。對「普遍和公平取得」的呼籲得到非洲聯盟和歐盟每一個國家的支持。或許這些國家將坐言起行,積極參與即將啟動的C-TAP。又或者5月18日新聞報導提到的另一份文件將比較準確地預示接下來的疫苗「競賽」,它正以人們非常熟悉的一種形式出現。

好消息傳來時,正是世界衛生大會開幕當天日內瓦的午餐時間。在全球死於COVID-19的人數逼近50萬之際,莫德納發出一份新聞稿,為焦慮的世人帶來了希望的春蕾:在數十名注射了該公司候選疫苗mRNA-1273的健康受試者中,八名隨機選出的志願者都帶有COVID-19的中和抗體。這份聲明揭露的結果甚至沒有達到最低的科學標準(數據集是很小、初步和不完全的),但在好消息非常難得之際,這就是好消息。這對其他疫苗的試驗或許也是個好兆頭,尤其是莫德納的德美mRNA競爭對手輝瑞BNT(Pfizer-BioNTech)。

當天下午,莫德納還在享受媒體的矚目時,該公司的研究主管以線上方式在重要的投資人活動瑞銀全球醫療會議(UBS Global Healthcare Conference)發表了簡報。隨後是莫德納發出第二份新聞稿,宣布公開發行價值12.5億美元的普通股,由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負責管理,而且已準備好接受認講。一如早上的新聞稿,第二份新聞稿吹捧了mRNA-1273,但這一次完全沒有提到它的重要合作夥伴,領導這次試驗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下屬機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

一天後,在莫德納股價飆升了近30%之後,第一批在科學上具體質疑莫德納試驗數據的報導出現了。但莫德納的財務長和醫學研究主管已經把握獲利的好機會,合共賣出了價值3000萬美元的股票。製藥公司高層利用精心設計和適時發布的新聞稿獲利,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但是,它揭露了漂亮言語背後的力量,他們將決定第一批疫苗的推出。這種可以說明很多事情的矚目行為引來了一些人的溫和批評,因為他們明白一件事:利用全球團結的言語至少某程度上遮掩骯髒的現實是很重要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禮貌地提醒莫德納和獲得神速行動資助的其他公司:「在這個動盪時期,請保持良好的企業衛生。」

就企業不當行為的規模而言,莫德納高層賣股事件是小事一樁。但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它提醒世人,勢將主導第一波疫苗生產的私人利益集團本能地追求盡可能控制市場和擴大利潤,而不是幫助世人盡快接種最有效的疫苗。

●本文摘自/日月文化之《藥品帝國:從阿斯匹靈到COVID-19疫苗的人類醫藥壟斷史》。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寶鼎出版 莫德納疫苗 COVID-19 醫療保健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意不意外?開不開心?」周星馳如何以無厘頭表演將「感情錯位」表達得出神入化

人性的本質並非善或惡,而是善惡的衝突——讀佛洛姆《人心》

怕被罵反而失言!專家教你如何巧妙傳遞「壞消息」

歷史上的「造反」拖延患者 東漢淮南王劉安耗費十五年籌備謀反大業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