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一個鑽石礦等同帶著一把槍──「血鑽石」的源起

書名:《Diamond:鮮血、汗水與泥土,一部鑽石貿易的全球史》
作者:蒂爾.瓦內斯特(Tijl Vanneste)
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日期:2022年8月1日
書名:《Diamond:鮮血、汗水與泥土,一部鑽石貿易的全球史》
作者:蒂爾.瓦內斯特(Tijl Vanneste)
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日期:2022年8月1日

從礦石到珍寶,在商業操作下如何成為永恆的象徵?從開採到販售,鑽石產業背後又串起了多少血淚與傷痕?以鑽石為開端,挖掘一部橫跨五大洲的全球發展史。(編按)

文/蒂爾.瓦內斯特(Tijl Vanneste)

國有化浪潮及血鑽石

儘管這些國家沒有逃脫獨立後爆發的一些國際衝突,但與發生在鄰國獅子山的事件相比,鑽石開採仍相對和平。獅子山自一九六一年起成為獨立國家,獨立後不久,一場鑽石熱將許多被驅逐的礦工帶回了科諾區及其首府考度鎮(Koidu Town)。獅子山精選信託仍擁有兩個所有權地,並將其私人安全部隊從一九五七年的六百六十二人擴張至一九七一年的一千三百多人。西亞卡史蒂文斯(Siaka Stevens)於一九七一年至一九八五年擔任獅子山總統,他透過將採礦權分配給鑽石貿易商團體的方式來收買政治合作,這些貿易商經常是黎巴嫩人。多達一萬三千名黎巴嫩人因國家內戰而出逃,許多人後來從事合法及非法鑽石貿易,並將部分獲利匯回國資助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西亞卡史蒂文斯的繼任者約瑟夫莫莫(Joseph Momoh)直到一九九二年被罷黜前,一直延續著這個通過鑽石特許權來換取政治忠誠的做法,而這導致政府官員在採礦區管理不善的情況增加。

獅子山的鑽石產量從一九七○年的兩百萬克拉下滑至一九七三年的八十五萬六千克拉、一九八○年的十六萬八千克拉,到了一九八八年只剩八萬八千克拉。祕密礦工被認為是政府達成交易的阻礙,導致科諾的暴力活動增加。接著,非洲最兇殘的軍閥之一,福戴桑科(Foday Sankoh)發動了內戰。他的革命聯合陣線(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RUF)中有許多受過殺人訓練的兒童兵,並在內戰爆發四年內就控制了科諾的鑽石礦藏。鑽石通過賴比瑞亞既有的走私路線出售,賴比瑞亞未來的總統查爾斯泰勒(Charles Taylor)以及革命聯合陣線的支持者也捲入了內戰。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八年間,三千一百萬克拉的鑽石來源地被標上賴比瑞亞,但實際上其中大多數來自獅子山。

另一條路線將鑽石運到了幾內亞的首都科納克里(Conakry),在這裡由擔任革命聯合陣線與黎巴嫩鑽石商中間人的曼丁卡人(Mandinka)將鑽石換成食物、油料和武器。一些世界上最惡名昭彰的軍火商在這些衝突中大發利市,如有「死亡販子」之稱的俄國人維克多布特(Viktor Bout),他在二○一二年被美國法庭以恐怖主義的罪名判處二十五年監禁。用鑽石來資助內戰讓人們開始使用「血鑽石」一詞,在獅子山,來自鑽石貿易的收益資助了一場日益血腥的衝突,許多男女及兒童成為雙方殘酷暴力下的受害者。政府試圖雇用一支叫作「執行結果」(Executive Outcomes)的雇傭軍對抗革命聯合陣線,以爭奪科諾的鑽石特許權,但是在國際壓力下不得不撤回腳步。沖積帶開採的局勢一片混亂,當革命聯合陣線重新奪回控制權,暴力也再度橫行。一位作家曾評論:「占領一個鑽石礦就跟帶著一把來福槍出現,並命令坑裡的每個人開始把他們挖到的鑽石交給新老闆一樣簡單。」

一九九九年一月六日,革命聯合陣線掠奪了自由鎮。這次的襲擊極冷血無情,將近六千人遭到殺害,人們後來稱之為「生靈塗炭行動」(Operation No Living Thing)。一支西非軍隊被派去奪回該城的控制權,但破壞已經造成。隨後的和平會談讓桑科當上了副總統及自然資源部長,他利用這一職位繼續從事祕密鑽石貿易。桑科終於在二○○○年被捕,但是在出庭前就因中風而去世;泰勒被控協助獅子山戰爭,在逃亡後於二○○六年遭到逮捕,六年後他在海牙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n The Hague)上被宣判有罪,並因他在這場衝突中扮演的角色而被判處五十年的監禁。桑科和泰勒消失後,獅子山緩慢地重歸平靜。這場內戰在二○○二年正式結束,三年後,聯合國部隊離開獅子山。礦工們回來了,公司又開始挖掘鑽石。鑽石出口額從一九九九年的一百五十萬美元上升至二○○○年的一千一百萬美元,以及二○○五年的一億四千兩百萬美元。制度的改變伴隨著掘鑽的增長而來。打擊鑽石盜採及貿易的新法律開始實施,但國家仍然難以建立一個有效率的收益結構。

在二○○七年,政府報稱在獅子山的鑽石田中有十五萬個人掘鑽者正在尋找鑽石,產生了一種交易站經濟(comptoir econoy)。這種經濟經常由屬於離散者網絡的商人所主導,如黎巴嫩企業家阿哈吉舒曼(Alhaji Shuman)即是其中之一。獅子山精選信託已不復存在,但礦業公司仍舊活躍──考度控股(Koidu Holdings)目前正在考杜鎮附近探勘兩個小型的金伯利岩管,同時也在通溝馬進行鑽石開採。

沖積帶鑽石開採,獅子山,二零一一年。(圖/臺灣商務印書館《Diamond:鮮血、汗水與泥土,一部鑽石貿易的全球史》)

戰爭結束後,血鑽石與其他國際祕密資金流動的關係才被公諸於世。《衛報》在二○○二年十月刊出了一篇文章,證實了蓋達組織(Al-Qaeda)與阿茲齊納索爾(Aziz Nassour)和薩米歐賽利(Samih Ossailly)等黎巴嫩鑽石交易商的關係,他們與革命聯合陣線及賴比瑞亞總統泰勒協同行動。從獅子山及剛果民主共和國走私出口的鑽石可能在九一一事件發生前,提供了約兩千萬美元資助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的行動。

獅子山內戰不是確立鑽石作為邪惡源頭之名聲的唯一一場衝突,安哥拉及剛果也發生了同樣血腥的衝突。安哥拉國內派系在一九六一年開始挑戰殖民政權,但推翻了薩拉札(Salazar)獨裁統治的葡萄牙「康乃馨革命」(Revolução dos Cravos),才是一九七五年安哥拉正式獨立的主要催化劑。一場內戰爆發,交戰派系均從對立的冷戰陣營找到了支持,這些陣營有興趣控制中非的礦業資源,如黃金、錫、鈾、銅和鑽石。參與作戰的主要黨派是蘇聯及古巴支持的安哥拉總統阿戈斯提紐內托(Agostinho Neto)領導的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MPLA),以及得到美國及其後來的盟友南非支持的約納斯薩文比(Jonas Savimbi)的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UNITA)。

當安哥拉宣布獨立,大量安哥拉鑽石公司的西方職員已經離開該國,安哥拉鑽石產量也因此從一九七四年的兩百四十萬克拉,衰退到之後兩年的產量總和還不到三十五萬克拉。一九七七年,總統內托決定將包括安哥拉鑽石公司在內的工業公司國有化。一九八八年,在國家取得最初的百分之六十九股份後,安哥拉鑽石公司遭到廢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國有企業安哥拉國營鑽石公司(Empresa Nacional de Diamantes,簡稱Endiama)。儘管這一改革成功處理了安哥拉的殖民過往,但並未讓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遠離鑽石田。一九八四年,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入侵寬果河谷,次年襲擊了隆達的主要鑽石區。薩文比控制了礦藏最豐富的鑽石區,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七年這段期間是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鑽石的黃金時期。薩文比從南非、比利時、以色列、黎巴嫩和剛果引進了貿易商和分揀員,他還控制了個人礦工團體,這些礦工可以留下五分之一他們挖掘上來的含鑽土壤。

●本文摘自出版之《Diamond:鮮血、汗水與泥土,一部鑽石貿易的全球史》


臺灣商務印書館 鑽石 社會人文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雜誌界的「AV帝王」!顛覆情色與攝影定義的日本傳奇總編輯末井昭

給焦慮世代的處方!哲學系通常沒教的實踐智慧指南

節食一再破功?懂得疼惜自己,更容易成功減重!

心碎會引起身體疼痛?醫師教你10招走出分手陣痛期!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