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不邏輯》──殭屍能夠開車上班嗎?關於習慣、自我控制,及行為自動化的可能性

書名:《大腦不邏輯:魔神仔、夢遊殺人、外星人綁架……大腦出了什麼錯?》
作者:艾利澤.史坦伯格Eliezer J. Sternberg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18日
書名:《大腦不邏輯:魔神仔、夢遊殺人、外星人綁架……大腦出了什麼錯?》
作者:艾利澤.史坦伯格Eliezer J. Sternberg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18日

如果說習慣是第二天性的話,它阻礙我們瞭解自己的第一天性,

但它既沒有第一天性的殘酷,也缺乏第一天性的魅力。

──作家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

文/艾利澤.史坦伯格

阿拉巴馬州亨茨維爾市的地方官員對這情況完全傻眼了,短短兩週的時間就發生八起車禍,而且肇事地點全都在同一個十字路口。更讓人感到困惑的,是每樁車禍發生方式都一模一樣:車子沿著基督復臨信徒大道行駛,剛要左轉進入韋恩路,就和對向來車撞個正著。這個看起來平凡不過的十字路口雖然是當地主要上班通勤路線,但過去從來沒有發生這樣的情形。現在突然之間,汽車殘骸和車禍傷者多到簡直要堆成小山了,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奇怪的車禍模式呢?亨茨維爾的官員找了當地的交通工程師來研究這個案子。

原來這一連串的車禍,源自於最近十字路口交通燈號的些微改變。過去駕駛人從基督復臨信徒大道左轉進入韋恩路時,一定要等綠色箭頭燈號出現才能通行,但是交通工程師為了減輕基督復臨信徒大道的堵塞情況,又多加了一個綠燈,也就是說除了綠色箭頭燈號之外,也允許駕駛人在綠燈時左轉。新規則與其他無數個十字路口沒什麼不同:如果出現綠色箭頭,你可以馬上左轉;但若看到的是綠燈,則必須等候對向車道沒車時才能左轉。顯然駕駛人已經太習慣只有綠色箭頭的情況,他們一看到燈號改變,就直覺的馬上左轉,完全沒有查看對向的交通狀況。長期養成的習慣,讓許多駕駛人根本沒有注意到眼前的燈號已經有所不同。正如一位交通工程師所說:「如果你是憑習慣開車,你會變成危險駕駛。」

你有多少次早上開了半小時左右的車抵達上班地點,卻完全不記得整個實際開車過程?你迷失在自己的思緒裡,尤其是當心裡記掛著某些事情的時候(像是九點要做的那場簡報),結果整個開車上班的駕駛過程,完全沒在你的意識裡留下紀錄。假設某天你必須開車穿越城區,去辦公室以外的其他地點開會,但你可能習慣性地把車開上往辦公室的路,完全不記得有那場會議,甚至直到抵達辦公室時才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這幾乎就像是你無意識地在開車,因為你的腦袋已經被其他要事占據了。

這樣的場景中最令人訝異的部分,就是駕駛其實是一項極其複雜的任務。你的腳在油門與煞車之間來回切換,二者都會因應你施加其上的壓力程度產生微妙差異。當你協調雙腳動作的同時,雙手也正操作著方向盤,為這輛兩千磅重車子的動力指引方向。沿途有停車標誌、禮讓標誌和交通燈號要遵守,你開車時得依照交通規則,還要考量各種通行優先權,注意行人穿越道及速限。路上還有數不清的其他車輛在行駛,每當你切換車道、加速或減速時,需要參考它們亮起的煞車燈和方向燈所給予的訊息,判斷那些車輛的位置、速度和移動意圖。然而,即使面臨上述種種挑戰,開車老手行駛在熟悉路線上時,還是不需花費太多的注意力,感覺彷彿是在自動駕駛。

然而在亨茨維爾,就是這種自動駕駛方式帶來了可怕的悲慘後果,駕駛人沒注意到新的交通燈號便自動轉了彎,直接撞上對向來車。如果一個心有旁騖的駕駛人,並未運用意識注意交通信號或任何與駕駛有關的活動,之後也一點都不記得整個開車過程,那麼開車的究竟是誰(或是什麼東西)呢?

假如我們可以在不用到意識能力的情況下通勤上班,那麼大腦裡勢必有「另一個系統」有能力駕駛汽車,而且這個系統無需仰賴意識控制。若是這種無意識機制可以從事像開車這麼複雜的活動,說不定它還能做更多別的事。它究竟在我們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為我們的經驗世界做出了多少貢獻呢?

殭屍就在你身邊

想像一下有個殭屍家族,從早已被世人遺忘的墓穴中爬了出來。他們來到地面後,路人看到這些活死人沿著人行道蹣跚而行,無不嚇得膽戰心驚而尖叫不已。殭屍們對於這種以貌取人的反應深感不快,因而前往城裡的整形外科中心,從頭到腳進行完全改造。執刀的是一位舉世聞名的外科醫師,這些殭屍成為她的精心傑作。手術結束後,殭屍們看起來完全跟活人一樣神采奕奕,原本的腐肉都換成柔嫩的肌膚,外露的肋骨現在包覆著肥嘟嘟的腰間贅肉。醫師的手藝是如此高明,即使殭屍們計畫融入人類社會並成為模範公民,也不會有人看出其中蹊蹺。不過可能還是有個問題:殭屍是沒有意識的。

人類和自動調溫器都能感測溫度的變化,但只有人類會感受到溫暖或寒冷;就所有的感受體驗方面而言,手術後的殭屍就像自動調溫器那樣。針對殭屍,哲學家查爾默斯(David Chalmers)寫道:這種生物「在身體外形上跟我們沒什麼兩樣,但是沒有任何意識性體驗—他們的內在只有一片黑暗」。查爾默斯與其他人都提出了一個疑問:如果人類少了覺察、感受與想像的能力,我們的行為舉止還會跟現在一樣嗎?意識對人類的行為是必要的嗎?還是我們就算沒有意識,仍然可能成功生活?舉個飛機的例子來說明:當飛行員離開駕駛艙,飛機靠著自動駕駛系統一樣可以飛得很好。即使飛行員不在場,沒有人能做出有意識的決定來操控飛機或改變其高度,但飛機的電腦系統可以自動處理這些事情。

殭屍就像靠自動駕駛系統飛行的飛機那樣,功能上沒什麼不同,只是無法擁有人類那些內在體驗而已。那麼,人類能像飛機那樣交由自動駕駛系統操控嗎?或者換個方式來說,那些做過手術的殭屍能否成功融入人類社會呢?就算沒有人類的心靈,還是可以把人類能做的一切都做得很好嗎?

讓我們從感知(perception)開始談起。許多有意識的體驗,包含的是大腦對於五種感官傳來的訊息所做的詮釋解讀。正如前一章所述,在視力喪失之後,大腦仍會竭盡所能重新建構出我們對世界的體驗;視覺最關鍵的要素似乎並非是由眼睛提供的視覺偵測結果,而是與此偵測結果帶來的意識體驗。

「沒有意識的感知」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通常「感知訊息」與「意識體驗」是彼此緊密連結的,有可能切斷兩者間連結嗎?例如我們看見了某個東西,卻沒意識到自己看見了它。

有看沒有見

心有旁騖的駕駛人不記得自己有帶著意識的駕駛經驗,他不記得自己看到紅燈決定停下來,也不記得自己轉彎時有打過方向燈,就像是啟動了自動駕駛系統在開車似的。試想這位駕駛人差點發生車禍的情況:他忽然從白日夢中驚醒,用力踩下煞車,車子在尖銳刺耳的聲音中停了下來,距離前方那輛美國郵政卡車只剩幾英寸。驚魂甫定的駕駛人,開始回想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會覺得自己只是閃神了一會兒,因為他喪失意識的程度顯然比閃神嚴重得多。他覺得自己的意識好像完全脫離駕駛過程,從上車到差點出車禍的這段期間,他就像是失明了一樣什麼都沒看到。

一項針對開車時使用手機所做的研究,可以證實這位駕駛的感受。研究者安排受試者一邊操控駕駛模擬器、一邊用耳機講電話,然後觀察開車時講手機究竟可以造成多麼巨大的影響。模擬器的場景設定為一座小型郊區城市的3D立體地圖,城裡包括住宅區、商業區以及市中心鬧區,範圍涵蓋八十多個街區。大型廣告看板散布於城市各處,上面展示著醒目的廣告,從受試者的視角可以清楚看到其內容。

等到在駕駛模擬器上練習一段時間後,這些受試者開始遵照道路交通規則,沿著某一條預定的路線行駛。受試者被分為兩組,兩組所預定行駛路線都相同,差別在於其中一組過程中用耳機講電話,另一組則只需專注開車。任務結束後,研究者讓受試者接受測驗,要他們選出沿途出現過哪些廣告看板,並比較兩組受試者的成績。結果正如你的預期,與專注開車者相比,注意力被通話給占據的駕駛人成績明顯糟糕多了。雖然廣告看板聳立於沿途各處,但講手機的駕駛人甚至根本沒注意到有看板存在。

這些受試者怎麼可能沒看到廣告看板?會不會只是碰巧沒看到而已呢?為解答這個疑惑,研究人員為他們裝上眼動追蹤儀(eye tracker)並重新操控駕駛模擬器。借助這種儀器,研究團隊發現當駕駛人專注於手機通話時,他們對路上目標物的注視程度並未降低,他們的眼球仍會適當的移動、聚焦於所有相關的物體,包括道路標誌、道路上的其他車輛,以及⋯⋯沒錯,甚至包括廣告看板在內。奇怪的是,講手機的駕駛人看見的東西和沒講手機的駕駛人一樣,但是他們似乎無法記得自己究竟看到哪些東西。為什麼呢?研究者提出的解釋是:即使眼睛始終在注視著這些目標物,但當駕駛人全神貫注在通話內容上,他們有意識的視覺就會出現部分失去作用的情形。

如果連像廣告看板這樣巨大又顯眼的東西,都可以因為駕駛人講手機而被忽略,可是為什麼車禍並沒有因此而更頻繁的發生呢?生活中,人們經常邊開車邊交談,無論是用手機或是直接和同車的人說話,如果交談會妨礙觀察路況,為什麼我們通常還是能夠安全抵達目的地?表面上看來,在開車時一直維持有意識的視覺是非常重要的,如此一來,你才可以跟其他車輛保持安全距離、留在原來車道、正常轉彎,並確保你安全返家前不會把車子完全撞爛。然而對分心駕駛過程所做的研究卻顯示,雖然你的目光注視著道路上一個又一個的目標,但是通常並沒有用意識去處理自己正在看的東西。

如果有意識的視覺體驗已經關閉,那麼又是誰在控制眼球的移動呢?其實大腦是在無意識中在照管這件事。大腦的無意識系統可以針對汽車和道路標誌產生必要的眼球動作,讓駕駛人與乘客免於危險。這就是為什麼車禍不會更加頻繁發生,以及分心的駕駛人通常還是可以安全駕駛的緣故。縱然有意識的視覺受到限制,大腦的無意識處理過程仍會接管視覺系統,引導我們抵達目的地。這個例子說明了「意識」和「視覺」是可以分離的。由於汽車仍未失控,我們可以知道駕駛人的視覺系統依然在工作,只是他對於眼前所見缺乏意識性的體驗。

●本文摘選自出版之《大腦不邏輯:魔神仔、夢遊殺人、外星人綁架……大腦出了什麼錯?》,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人腦 天下文化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不問過程潛藏的績效風險?聯強國際集團總裁杜書伍教你鍛鍊深思考!

姜泰宇靈異大作《鬼拍手》所有的悲劇,終究能品出一點喜劇的味道

薩提爾模式/原生家庭對親密關係的影響

用OKR改善背痛問題?變化型OKR,聚焦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