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瑋/到大里杙尋訪老街之味

雖然我們的咖啡書房落腳在霧峰的省議會園區對面,主人不開店的時候卻經常往大里跑,無論日常採買、用餐,霧峰隔壁的大里提供許多不一樣的選擇。想起來這也是十分自然的事,幾年下來霧峰走透透了,跨過草湖橋,生活腹地便往北延伸,繼續筆直前進,便可接壤台中城區,沿途風景愈來愈都會,從田園小鎮到市中心,不過十五至二十分鐘車程。

大里有個遠近馳名的「國光花市」,已有三十多年歷史,僅於假日開放,超過三百攤的規模,令這個觀光花市確實「可觀」,人潮絡繹不絕,除了各式花卉、藝品應有盡有,穿插其間的小吃常大排長龍,傳統大餅、水煎包、蜜地瓜……讓這趟賞花之旅走得有滋有味。花市旁的「大里杙生活館」看起來大約一般便利商店的大小,一鑽進去竟別有洞天——滿滿農漁會限定的食材,每一回都讓人忍不住為家裡的冰箱大進補。

為何是「大里杙」?「杙」是綁舟筏的木樁,查詢文史資料,得知大里在清代曾是重要的轉運渡口,當時流傳著這樣的說法:「一府、二鹿、三艋舺、四竹塹、五諸羅、六大里杙」,大里曾是排在台南、鹿港、萬華、新竹、嘉義之後的台灣第六大街市。如今,河道被陸路取代,幸好還有街底的「倒栽榕」,那是航運碼頭的舊址,河流改道,老樹仍在,那復刻大里杙碼頭、繫著繩索的小木樁作為新造景觀,企圖向我們展示繁華往昔。

1999年921大地震之後,大里老街曾歷經一波再造,在地詩人渡也在〈老街又回來了〉一文寫道:「乾隆年間,高舉反清復明的林爽文一定常來大里街購物、訪友、開講,談他的人生夢想。霧峰林家祖先以及小說家張文環必也常在這裡留下足跡。」曾聽霧峰林家下厝子孫林銘聰說過,大里杙碼頭正是霧峰林家開台祖林石上岸處,其後代受到林爽文事件牽連輾轉遷至霧峰發展,後來成為史上赫赫有名的霧峰林家。林家宅園知名建築如宮保第、景薰樓、萊園雖坐落霧峰,紀念林文欽(議會之父林獻堂的父親)的「進士公園」則位於大里,離老街不遠。

老街入口的巨型木造鹹菜桶,訴說著光復後大里曾是鹹菜王國的聚落歷史,穿過鹹菜巷(將軍二巷),便抵當地民眾信仰中心「福興宮」,其供奉的「媽祖軟身神像」堪稱國寶,所謂軟身是指神像手腳為可動式關節,此像以竹釘接榫,製作精細,比例大約真人三分之二大小,其碩大體型在台灣軟身媽祖神像中實屬罕見,被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指定登錄為重要古物。

福興宮旁有一間古樸雅致的歷史建築,屋身為紅磚牆,屋頂鋪著文化瓦,名為大里杙文化館,日治時期是大里杙保正集會所,用途幾經遞嬗,現今為社區型的展覽暨活動會所。

再多走幾步,還有一間香火鼎盛的「七將軍廟」,清同治年間六位義士及一隻義犬壯烈犧牲的事跡,流傳久遠,在地民眾將義犬也奉為英雄之一,第七將軍粉絲不少,與其他六位將軍一起在此忠義祠庇佑著善良百姓。住在大里的友人告訴我,七將軍廟協尋失物特別靈驗,尤其毛小孩走失,來七將軍廟就對了。

逛呀逛,大里老街的民宅建築「慶源堂」和舊時騎樓樣式「亭仔腳」,在在彰顯了老街的歷史紋理。來到這裡,我總不忘走到大新福德祠旁看看「涼傘樹肉圓」是否開張了,這個小攤生意太興旺,付錢找錢都得由客人「自助」,內用的多是熟客,看著大家端著熱燙的肉圓抓張小凳子自在地享用起來,這樣的風景,正是貨真價實的庶民味道呀。

韋瑋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汪漢澄/頭風之謎

李思/把扭蛋變彩蛋

馬翊航/好樂園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