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相隨‧徵文示範作】藍綾/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下)

地藏王菩薩笑笑回答我:「眾生不是天生的釋迦,亦不為自然的彌勒。若心中有放下一念,祂早已出離這世間。」(圖/shutterstock)
地藏王菩薩笑笑回答我:「眾生不是天生的釋迦,亦不為自然的彌勒。若心中有放下一念,祂早已出離這世間。」(圖/shutterstock)

前情提要:

藍綾/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上)

文/藍綾

我嘆了一口氣,幫他把未完結的故事說完:「深受男友離開、被騙財騙色的雙重打擊下,祂自殺了,到無人煙的山上了結自己淒慘的一生。但也許祂死亡碰巧選對了地方,山明水秀的靈氣之地,剛好適合祂的修煉,我只能說祂現在可比冤親債主還要麻煩還要難處理。

當然,地藏王菩薩並不打算介入此事,因果輪迴,報應相隨,這你找誰幫忙應該都會被拒絕。」

「那我可以帶我爸媽來地藏王菩薩這裡懺悔嗎?我可以求看看地藏王菩薩願不願意幫忙嗎?」

「您去自行求看看吧!」

小洋跪在師傅佛桌前執杯並訊問地藏王菩薩願不願讓他帶家人前來道歉懺悔。

我則跟小睿在旁看著。

匡、匡、匡,地藏王菩薩直接給小洋三杯聖杯。

於是隔天約好一個時間,小洋帶著他父母前來我家,遠遠看著他媽媽非常正常的模樣,清秀臉龐,中長髮披肩,若不是小洋信誓旦旦且極細靡遺描述那天他媽媽情況,不然我們真的會以為是在做夢。

看來這次祂沒有跟著來這裡,是因為知道地藏王菩薩在這嗎?帶著疑惑的心,我讓他們一家人先奉香給地藏王菩薩。

等一切就緒後我開口詢問:「若您們都準備好了,那我要請地藏王菩薩開始調對方的靈來現場了。」

「清香一柱,淨水一杯,依地藏王指示,請對方上來一談⋯⋯」我口中唸唸有詞。

過來一會,又傳來小洋的尖叫聲:「媽,你又來了⋯⋯」

因為他尖叫,所以大家一齊看至小洋媽媽的方向。

只見小洋媽媽低下頭來,陷入沈思的狀態一般,但卻發出喉嚨嘶吼的聲音「嘿嘿嘿」。

我大致上知道對方已被請上來了,只是目標依然是附在小洋母親身上。

「你們全家都不得好死,一個接一個,嘿嘿,全部我都不會放過。」小洋媽媽繼續用喉嚨深處發出的嘶吼吶喊著。

小洋、小洋爸爸、小睿⋯⋯都被這狀況嚇得目瞪口呆。

我只好出聲說道:「嗯,姐姐⋯⋯您有您的考量,因果也有因果的關係,要報仇還是要原諒都在於您自己。今日,地藏王菩薩只是憐憫小洋對父母的孝心,希望讓他們一家人在場親自跟您道歉懺悔。」

「哈哈哈,道歉懺悔⋯⋯不嫌晚了嗎!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祂繼續佔據著小洋媽媽身體咆哮嘶吼的說著這些話。

小洋推推他爸爸,意指要他爸爸開口道歉。

可惜,男人好像有著深根蒂固的面子問題,死不開口道歉。

小洋只好趕忙跪在祂(小洋媽媽)的面前祈求原諒他父母,嘴裡一直說著對不起,眼淚也早流滿面。

我看著眼前的一切,小洋與他爸爸根本形成強烈對比,是否人皆如此,不見黃河心不死呢?

這畫面持續好一段時間,小洋早已泣不成聲,而他爸爸也至今為止沒吭一聲過,只呆坐在旁。

而祂似乎等的也不耐煩了,突如其來的一動⋯⋯起身。

這動靜讓本來跪在地板的小洋、呆坐在沙發的小洋爸爸、坐在另一端目瞪口呆的小睿、還有站在地藏王菩薩神像前的我,四人皆一愣,忘記哭泣、忘記呆楞、忘記看戲、忘記戒備⋯⋯各各卻像著魔入迷一樣,看著祂起身,四肢關節發出喀啦喀啦的詭異聲響,在安靜的佛壇前讓人心慌無比,隨著喀啦聲響的結束,祂已四掌貼地,用最快的速度,爬⋯⋯不對!根本是「飛」也似的,朝小洋爸爸那衝去,祂的速度神似野生動物,若要說的貼切一點更像是經典鬼片大法師內被附身後的小女孩一樣,整個身體扭曲、頭也能旋轉,這根本不符合人體工學。

「啊啊啊啊!」三人嚇到一起放聲尖叫。

剩下唯一保持冷靜的就是在下我,因為我離地藏王菩薩佛壇最近,於是我趕忙雙手併用,一手拿起佛壇旁地藏王菩薩的法器「金錫杖」(一直供奉在地藏王菩薩神像旁,是金屬製成,高約30公分,一手能拿起揮舞),一手則抓起地藏王菩薩香爐內的香灰一把,先朝著祂揮出法器金錫杖,然後再次朝祂撒出香灰。

可惜,我還是慢了一步,雖然我的法器與香灰來不及擊中祂,卻也足以讓祂退回到一開始的位置。

但小洋爸爸脖子上的五道指甲血痕印依然清晰可見,而鮮血也隨著傷口,慢慢滴落在地板上。

也許小洋爸爸是被祂嚇到了,空氣中霎時瀰漫著濃濃的尿騷味與腐敗的臭味⋯⋯。

「嘔噁⋯⋯」小睿不禁受不了的跑到陽台大吐特吐一番。

「當⋯⋯當初要不是祂⋯⋯祂的脅迫,我們也不會一錯再錯。我根本無意識對妳做出侵犯行為,是祂⋯⋯真的是祂,是祂付在我身上,並威脅我們必須持續供養祂精氣血,以維持祂的修行,這樣才會一直興旺靈驗,不然我們也會有性命危險。我⋯⋯我們都是身不由己的啊。」突然,小洋爸爸語帶哭腔顫抖不已的述說著不堪往事。

至於小洋媽媽已冷靜下來,面無表情的來回看著小洋與小洋爸爸,過了一會抬頭用一種詭異無比的眼神看著我,那眼神害我的寒毛豎起,看幾秒後才低下頭用那殘破沙啞的嗓音對著小洋說:「身不由己!哈哈哈,若不是你們最先開始的貪念、怎麼會招致這些仇恨是非。就算是祂脅迫的,又怎樣,我只知曉在我最無助的當下,肯朝我伸出手的也只有祂。哈哈哈。

如今我就看在地藏王菩薩的面子上,放過你,但我不會放過他們,他們該死,你也最好直到死都不要忘記我,你就一輩子替你父母活著懺悔吧!生生世世,我都會找到他們的,不要以為死就解脫了⋯⋯哈哈哈哈哈哈。」

語畢帶著淒厲無比的笑聲過後,小洋媽媽就倒在沙發上,看來祂是「暫時」離開了。

後來小洋與他爸爸臉色凝重、不發一語的攙扶著他媽媽回家。

這件事過了兩年,有天與小睿的閒聊中,小睿跟我說:「小洋媽媽在那次之後的某天自殺成功,已離開人世了,而且死狀淒慘,讓人不忍說起。」

小洋爸爸則是前年被醫生診斷出罹患癌症,病情日漸嚴重,在醫院治療,醫生說再活也沒幾天了,要家屬有心理準備。

而小洋已經結婚了,結婚原因很扯,說是要替他爸爸沖喜,說什麼法師說沖喜他爸爸才會好起來。欸我懷疑小洋也被祂影響了,精神是不是也怪怪的了。對了他妻子已流產三次,至今一直無法順利懷孕,不知道是不是祂的詛咒。唉,總之一切好像已經註定了,誰也無法改變什麼。

但我有些疑惑,不知道你與地藏王菩薩能不能幫我解答,就是,當時小洋父母開宮廟時養的小鬼去最後哪裡了?還有祂⋯⋯那位陰神現在還在嗎?」

我看向窗外蔚藍的天空,天空中飄著幾朵潔白無暇的雲,給人一種重生的感覺,開口解答小睿的疑問:「行不義之事,正神(當時供奉的主神)就會自行離開,後來進駐的神肯定不是正神了,地藏王菩薩說後來他父母供奉的是魔幻化而成的陰神,陰神需受香火供奉外,還必須定時供養祂人類牲畜的精氣血,這樣能一直壯大祂的修為。

而他父母當時養的小鬼本就是那陰神的手下,只是他父母以為自己是萬物之靈,有神在背後撐腰就能掌控一切、指使小鬼的那股優越感。殊不知,他父母才是被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人。

當然祂們陰神至今依然存在著,不曾消失,雖然目前只躲在陰暗的角落等待時機伺機而動。當我們一旦對佛菩薩的信心動搖,就是祂們魔的下手目標。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這句話你聽過嗎?」

小睿目瞪口呆的看著我:「老天!世界這麼可怕啊!那那那⋯⋯要怎麼辦?」

我微微一笑:「你喔這反應跟第一次幫地藏王菩薩辦事的我一摸一樣。

聽我一言,人心難以饜足⋯⋯只有幾文錢,你也求,他也求,給誰是好。不作半點事,朝來拜,夜來拜,使我為難。不知因果緣由,走偏陰陽之路,可惜可嘆可悲。」

再後來,我詢問了地藏王菩薩:「為什麼那位姐姐祂不願意放下?若放下執著,是否您與佛菩薩們也會帶領祂去更好的地方?畢竟祂已修成這樣的境界了。」

地藏王菩薩笑笑回答我:「眾生不是天生的釋迦,亦不為自然的彌勒。若心中有放下一念,祂早已出離這世間。」

是啊,人心若不貪,或許小洋家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人心若不執著,或許祂早就持正道之路修成佛菩薩了。

這段故事,也許如祂所說的,還活著的小洋家到死都無法忘懷,只能一輩子放在心底,日日夜夜的擔心害怕哪一天祂又會出現、或者又找上誰⋯⋯生生世世都為此因果贖罪懺悔著。

然而這個世界陰陽相隨,如同天堂地獄般互相尊重、追逐、敵對、制衡⋯⋯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任何眾生都有兩面,所有佛菩薩也不例外。

那位姐姐祂成魔之因不外乎認為世界與神佛菩薩全部都對祂不公,本對神明信仰深信不疑,信仰成為祂活下去的力量,到最後卻被這種力量吞噬掩埋了一生。

人心簡單,人心複雜,成佛成魔的頓悟,就在這「一念間」。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因果不虛,善惡有報。南無地藏王菩薩。」

(完)

最新活動:

⭐短篇小說募集!「」書寫信仰與命運交織的故事

由琅琅悅讀與讀創故事共同主辦、大甲鎮瀾宮協辦的「神明相隨」活動,將募集信仰與命運交織的短篇故事,投稿字數為5,000-15,000字數間,投稿需以「信仰」為主題的小說,須包含「媽祖」、「神明」、「習俗」、「」、「職人」任一元素。完成作品需email至「contentdp@udn.com」信箱,截稿時間為9/30(六)止!詳細投稿辦法:我要投稿,立即瞭解更多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神明相隨 信仰 民俗 靈異 宮廟 徵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泰禹/建築之韻:台南的時間印記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丁東羽/成長的記憶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蔡玉珍/走!我們去找鄭成功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芸礐/35度C的酸甜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