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巴掌打跑兒子 19年不間斷的進香之路

2005年大甲媽祖繞境,鄉下地方柏油路還不普及,數位照片剛開始的年代。圖/樂爸提供
2005年大甲媽祖繞境,鄉下地方柏油路還不普及,數位照片剛開始的年代。圖/樂爸提供


文/宴平樂

因為曾經在西螺大橋上遇到一場大雨,所以我跟樂爸有固定在西螺洗衣服的習慣。

晚上九點,在西螺福興宮休整完畢,我們找了投幣式洗衣店,一起把這兩天的髒衣服洗了,然後在剛剛落成的新天宮用晚餐,最後參拜魚寮鎮南宮的玄天上帝後,踏上前往吳厝朝興宮的路。

這是我第十次,徒步走在這條路上,早年這段路很黑,沒有路燈,滿地都是落下的木棉花果實,崎嶇難走,所以走到這邊許多信徒都會互相幫忙拿手電筒照明。一位「歐巴桑小姐」走到我們面前,說要跟我們一起走。

這段路就是這樣,有人擦身而過時打個招呼,有人結伴同行,一起走一段,然後各自前行,相聚即是有緣,我跟樂爸猜想,也或許是因為這段路比較暗,所以她想找人同行吧。

西螺往吳厝路上的歐巴桑小姐與我。圖/樂爸提供

夜來晚風涼爽,我隨口問她:「大姊,為什麼來走這段路?」

大姊說,為了她兒子。

走了這些年,漸漸發現在這段路上,雖然每個人出發的原因不盡相同,但是似乎到了最後,其實都是為了別人,可能是保佑家宅平安,可能是希望親人度過難關。

大姊說,25年前,她打了兒子一巴掌,結果兒子負氣離家出走,她慌了。

「大姊,妳兒子幾歲的時候妳打他一巴掌?」樂爸困惑的問著。

大姊有點不好意思地說:「20幾歲。」

樂爸苦笑著:「他20幾歲了妳還打他一巴掌喔。」

大姊無奈的表示,當年她也是性子急,覺得兒子不受教,不聽她的話,一急之下才賞了兒子一耳光,結果哪知道把孩子給打跑了。

「後來呢?」我問她。

大姊說後來她也急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孩子始終不回家,她也遍尋不著,最後友人告訴她,真的沒辦法,不然就去求大甲吧。

大姊將信將疑,無計可施之下,在媽祖出巡時,她在人群中,看著那頂緩緩前行的大轎,大姊跪下,跟媽祖婆許了一個願,如果孩子能回來,她就跟媽祖婆去嘉義遶境。

大轎前行,人潮如浪,一波一波推動不斷旋轉的涼傘,其實有時候站在路旁,看著那頂被人群簇擁的大轎都會覺得,喜怒哀樂、悲歡離合,難怪有人說,人世即苦海,鎮瀾,媽祖婆鎮的或許是生老病死所翻起的波瀾吧。

媽祖婆是海神,對於我們來說,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別人身上,可能就是一道道驚滔駭浪的日常。

路上總是有許多人與我們分享他們的故事。圖/樂爸提供

大姊哭了。

進香旗的鈴鐺聲,隨著柏油路面響動著。

又走了一段之後,我們靜靜地等大姊情緒稍稍平復。

「結果孩子回來了嗎?」我問著。

大姊點點頭表示:「後來孩子主動打電話回家,他爸爸告訴他,媽媽天天以淚洗面希望他回來。」

孩子回家了,大姊從此踏上大甲媽祖繞境進香的旅程。

一走,十九年。

清新的木棉花香迎風而來,夜空下,月光皎潔。

大姊笑著看到路旁有人在發飲料,她想休息了,也沒跟我們道再見,轉身跑向人群中當起志工幫忙發飲料。

我與樂爸笑著看大姊離去的背影,我們沒等她,保持著自己的節奏,繼續前行。

我常覺得,這段遶境的香路就如人生路,有人出現在你身旁,有人與你擦肩而過。在彼此生命留下一段記憶,然後各自走向不同的風景。

●專欄「徒步隨香」:宴平樂,熱愛文字創作,曾鼓起勇氣去補習班說要插大考中文系,結果被班主任表示不願意誤人子弟後當場掃地出門,只能乖乖拿電機工程系文憑畢業,目前擔任編輯,同時創作小說、散文、劇本,希望能離電機有多遠就多遠。更多內容,敬請期待。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媽祖 信仰 徒步隨香 神明相隨 拜拜 創,專欄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二二八重溫《悲情城市》 以家族血脈對比歷史政權時代的興衰轉變

《可憐的東西》影評:豐富詭譎「艾瑪史東」有望二封奧斯卡影后

七個「自由工作者」才有的絕妙幸福時刻

《外星+人 2:回到未來》影評:野心勃勃的韓國漫威宇宙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