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長輩出現失智現象,該如何與漸失語言能力的長輩溝通?

圖/Freepik
圖/Freepik

眼看著所愛的人因為失智而性格改變、情緒失控、行為異常、技能喪失,是件令人心碎的事;日復一日照顧失智家人所承受的身心壓力巨大無比,也許你同時需要兼顧家庭和工作,還被旁人誤解、質疑甚至指責。本書作者專精於精神醫學和行為科學,融合長年從事臨床研究的經驗以及家屬實際照護的案例分享,針對失智症的診斷、照護和治療提供全面且詳實的說明和建議,也帶領照顧者平衡身心並尋求資源,讓1天24小時變得像36小時那般充裕,獲得繼續照顧的能量。(編按)

文/南斯.梅斯(Nancy L. Mace)、彼得.羅賓斯(Peter V. Rabins)

患者可能在讓自己被他人了解上遇到困難

溝通問題的本質和情形是否會每況愈下,要看導致失智的疾病而定,請勿假設事情一定會愈來愈糟。

有些患者只是偶爾無法找到適當的詞彙,於是用發音類似的字詞來取代,像是把「戒指」(ring)說成「錯誤」(wrong)。他們也可能用有相關意思的詞彙來替代,像是把「戒指」說成「結婚」。

他們也許能形容那些說不出名字的東西,像是把「戒指」形容成「圓圓的東西」。這類問題通常不妨礙你理解患者要表達的意思。然而,有些人卻無法表達他們的想法。

祖克曼先生想說他從沒做過神經系統檢查,他說:「我沒有,真的沒有,從沒做過,我從來沒……」

有些患者雖然無法表達完整的想法,但能說出想法中的一些字彙。

馬森先生想說他擔心搭不上回家的車子,但他只能說:「公車,回家。」

有時患者能很流暢地扯下去,看起來好像說了很多話,他們會把常用的詞組串起來,所以乍聽之下挺像一回事的,但聽者仔細去想,也許就會發現自己無法確實了解患者表達了些什麼。

在這些例子裡,假如我們知道患者說這些話的情境,就可能了解他們在說什麼。

當患者和你因為溝通能力受到限制而感到沮喪時,可能會導致一連串的災難性反應。舉例來說,當沒有人理解患者的意思,他們也許會嚎啕大哭或跺腳離開房間。

有時候患者會隱藏他們語言上的困難,當醫生問他們知不知道這個東西(腕錶)叫什麼時,假如患者想不出「腕錶」這個字,他們也許會說:「我當然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問?」或是說:「我不想談這個,你為什麼要這樣煩我?」

有些患者會開始罵髒話──即使他們以前從沒講過那些話。這種擾人的行為顯然是疾病所造成的突然轉變,這種疾病會奪走重要的語言技能

在因為中風而影響到大腦語言區域的人身上,就可以經常看到這個現象,就像一人想說些什麼而翻開他的「大腦字典」,卻發現裡面全是髒話。一名患者在被問到他為什麼要謾罵日照人員時說:「那些是我唯一剩下的詞彙。」這種行為極少是蓄意的,有時候罵人的患者跟你一樣為此心煩意亂。

當語言問題嚴重時,患者可能只記得幾個重要的字,像是「不」,而他用「不」這個字時並不一定真的有這個意思。患者最後也許無法言語,他們只能重複一個詞組,或斷斷續續地喊叫,或喃喃自語著別人聽不懂的話。有時候,患者說了一堆話卻沒有任何意義,這種情況往往會讓家人和照顧者很痛苦──他們再也無法和自己所愛的人以言詞溝通了。

在所有心智功能裡,語言是最有人性的。在有些家庭裡,即便失智症患者忘記了很多事情,仍有很長一段時間仍能與家人是彼此的朋友和伴侶,但當再也無法用語言溝通時,家人會覺得他們失去了這種「相伴」的感覺;你也許也會擔心患者生病或哪裡疼痛卻無法告訴你。

要怎麼幫助患者溝通,端視他們問題的類型而定。

如果診斷結果是,患者因為中風而導致語言功能受損,那就應該在確診後及早去做中風復健療程,有很多方法都有助於患者復健。

如果患者苦於無法找到適當的詞彙,請不要讓他們苦苦尋思,直接告訴他們所需的字詞通常能讓他們不那麼沮喪。當患者用錯字而你知道他們的意思時,把正確的詞彙提供給他們可能會有幫助,但如果他們不喜歡你這樣做,最好就順他們的意;如果你不知道他們想表達什麼,可以請他們用形容的或指出來。

舉例來說,基利太太說「我喜歡你的『錯誤』」時,護理師不懂她在說什麼,要是護理師回她:「妳說什麼?」基利太太也許會因為表達不良而感到挫折,於是護理師說:「請妳形容一下『錯誤』。」基利太太說:「那是個圓圓的東西。」護理師接著說:「麻煩妳指給我看。」基利太太指了指,而後護理師回應說:「哦,是的,我的戒指。」

如果患者話說到一半就卡住了,重述一下他們剛說的前面幾個字,或許能幫助他們重新開始

當患者在表達想法時遇到困難,你可以猜測他們的意思,並問他們你是否猜對了。你有可能會猜錯,如果你照著錯誤的猜測行事,豈不是會加深患者的挫折感?所以,你應該要問他們,例如:「你擔心搭不上公車回家嗎?」或是說:「你是說你以前從來沒做過這種檢查嗎?」

失智症患者在放鬆的情況下會溝通得比較好,所以,你自己也要試著表現出放鬆的樣子(即使是佯裝的也好),儘量營造出一個安定的環境。千萬不要催促正在嘗試表達自己的患者。

即使你無法與患者溝通,你通常仍然可以猜到他們想告訴你什麼。記住,他們的感覺往往是正確的(雖然可能會誇大或不太合宜),但對於自己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他們可能無法解釋得清楚。當馬森先生說「公車,回家」,而你回答「你沒有要搭公車」,那麼,你就沒有回應到他的感受。如果你正確猜到他在擔心怎麼回家,就可以安撫他說:「你女兒三點會來接你。」

如果患者仍能說一點詞彙,或者搖頭、點頭,你可以儘量用簡單的問題問他們,如例說:「你痛嗎?」或是:「這裡會痛嗎?」記得指出身體的部位,而不是說出身體部位的名稱。

當患者無法表達、溝通時,那麼,你就必須養成定期檢查他們是否舒適安康的習慣:確認衣著是否舒適、房間是否溫暖、皮膚有沒有長疹子或長瘡,此外,也要定時帶他們上廁所,注意他們餓了沒有或睏不睏。

當患者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同樣的話,你可以設法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換個話題,請他們唱首熟悉的歌,或是談談他們那句話背後的感覺,例如患者想找他媽媽,你可以說:「你一定很想你媽媽。」或是說:「跟我說說你媽媽是怎麼樣的人吧。」

別忘了失智家人的娛樂,他仍需要感受美好事物和樂趣

書名:《1天36小時!最實用的全方位失智照護聖經(高齡、退化、長照適用):領導失智護理40年,暢銷350萬冊!手把手教你高品質照顧家人,減輕你的壓力、疲累與無助感》
作者:南斯.梅斯(Nancy L. Mace)、彼得.羅賓斯(Peter V. Rabins)
出版社:柿子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10月30日

娛樂、放鬆和享受生活對每個人都很重要。罹患了會導致失智症的疾病,並不代表不能繼續享受人生,但那或許意味著你需要更努力找出能讓患者開心的事。隨著病況的進展,想找出患者仍可享受的事會變得愈來愈難。事實上,你已經盡你所能地在照顧患者,再增加一個「活動」可能會令你更疲憊,也增加家務方面的壓力,所以你應該反過來看看,有沒有什麼是你仍有餘力去做,而且是你和患者都喜歡的事。

你可以考慮成人日間照護。日照機構提供了一個合宜的社會環境,能在提供刺激和安全感之間有個恰到好處的平衡。假如失智症患者適應的話,他們也許會和其他同樣有記憶問題的人產生友誼。日間照護提供了社交活動、體驗成功及樂趣的機會,如果可以的話,儘可能讓患者參加。

患者也許會抗拒你建議他們做的事,但這往往是因為他們不懂你的意思,你不妨先親自示範,再邀請他們加入。在為患者找些開心的事時,請選擇簡單的成人活動,不要玩小孩子的遊戲;找些有趣的活動,不要只顧及到「治療性」。當然了,記得要找出患者會喜歡且能成功做到的事(像是打磨木頭、和孩子玩,或是轉動冰淇淋機的曲柄)。

每個患者可以承受的活動量有時差距很大。不論如何,請在患者得到充分休息、精力充沛時進行活動,當他開始焦慮或煩躁時要協助他,並且把活動拆分成幾個簡單的步驟。

對於失智症患者來說,之前他喜歡的活動仍很重要,而且也仍令他感到有樂趣,但有些以前能享受的事,像是愛好、請客、音樂會或外出用餐,可能現在對他來說太複雜了,或他不願意去做了,那就得用其他簡單的樂事取而代之──儘管家人或許很難理解簡單的事一樣能提供給患者許多樂趣。

隨著失智症的發展,患者漸漸有協調及語言方面的困難後,我們很容易忘記他們仍需要感受美好事物和享受樂趣。千萬不要忽略握手、觸摸、擁抱和關愛的重要性,當我們找不到其他方式來和患者溝通時,一個簡單的觸摸或擁抱仍可能誘導出正面的回應。當言語溝通已經變得困難或不可行時,這是分享彼此的好方法。

●本文摘自《1天36小時!最實用的全方位失智照護聖經(高齡、退化、適用):領導失智護理40年,暢銷350萬冊!手把手教你高品質照顧家人,減輕你的壓力、疲累與無助感》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柿子文化 醫療保健 失智症 阿茲海默症 長照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為自己煮一鍋香料奶茶!在香港百年香料行感受一屋子辛香

你也陷入社群錯失焦慮症嗎?未獲邀請時如何轉換心情

想做出《黑心居酒屋》味噌醃蛋黃 先掌握不讓蛋黃破掉的關鍵

「馬克信箱」破解職場難題!人生一定要有目標嗎?怎麼能知道自己要什麼?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