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紋萍/頌缽之見

頌缽之見。圖/王孟婷
頌缽之見。圖/王孟婷

某次紓壓按摩時,老師與我聊起,在進行頌缽過程時,施作者的她會與施作對象產生某種連結,彷彿能看見、能感受到一些畫面,是一種神秘且難以言說的連通感應。

我感到驚訝,問她不會受到影響嗎?不論是對身體或心靈。畢竟會來按摩放鬆的人,幾乎都是帶著滿滿的疲倦、壓力或負能量而來,疲困待解、壓力待釋、傷痕待癒。我問她,產生感應連結後的身心該怎麼辦?她想了想,回答我:「所以要進修,要去進修自己。」這答案電光火石般,在我的腦中「唰」地貫通。

啊!知識護體,更精準一點地說,是能力晉級。為自己注入能量、儲存養分、鞏固地基。透過層層進修、提升自我,去開展視野高度、去拓寬胸襟、去鑿開心壁。也許就能夠不為所動、不被影響、無侵無傷,拉開了距離且能容納他者。海納百川、虛懷若谷。八風吹不動,萬象嚇不著,成佛來著。

難得的機會,我進行了一次完整且全身性的頌缽體驗。結束後休憩喝茶,老師說她進行到後背時,覺得有些施展不開,感覺我的背很僵硬,彷彿用身體在扛著些什麼。我的背脊僵硬的症狀,已經好久好久了。不論是台式泰式、油壓指壓、精油芳療……總會讓負責的師傅吃驚,說簡直是扛瓦斯工人的背,而我到底扛了什麼?

教職身分,每日都讓我覺得自己像隻負子蟲。對於新世代的青春躁動、學生的憂鬱難題,教育艱難又責任深重,議題駁雜且滾動式修正。除了本科的深耕之外,還要兼顧生命教育、輔導技巧、兩性平等、環境保育、資訊融入、跨領域協同、多元升學、特殊教育知能。大大小小往背上堆、往肩上扛,堆了又堆、扛了再扛。我羨慕瀟灑豁達、情感自由來去,不凝結不滯留的人,但我發現自己不是。

教師的身分讓我的背脊僵硬極了。當學生來求助,往往那些難題和情緒就積在身上,我總反覆推敲、想優化策略、釐清癥結而後提出意見和解方,可是,很多時候我沒有答案,我沒有正確解方、我也在找解方。在教育現場看到的無助和荒腔走板,常讓我挫敗沮喪,不只是無能為力,而是感覺無光。

頌缽老師說:「但妳不是神,妳也是人。妳沒有答案是正常的。」

喉頭哽咽、眼冒濕氣,感覺下一秒就要掉淚的我彷彿能懂了些什麼。不確定頌缽老師的話能否讓我的背脊鬆弛一點,但確實為我的心開了一小道出口,卡住的某些東西開始流動。

原來屬於我的進修是打開自己的心,承認並接受:「我是教師,但很多時候我沒有辦法也沒有答案。」儘管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承認這樣的沒有能力會讓我感到難過,但現在我懂得了自以為撐起一個假裝有標準答案能解決的假象,只是聳起肉體以為是盔甲,實則弱不禁風,還痛得要命。

感謝老師的頌缽之見,反倒讓我連結了教職工作上的困頓,也讓我領略了關於知識護體,理智上的知曉是一種,提供心靈的餘裕空間是更重要的一種。這才是我真正需要的進修自己。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心情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黃珠玉/落地窗內有春天

鄭雪芬/不良食品

張益寧/花香依舊在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