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曉靜/日記大哉問

日記大哉問。圖/PPAN
日記大哉問。圖/PPAN

新學期開始,剛升上小學三年級的小兒子甘蔗,第一天放學便帶回日記的家庭作業,想到接下來日日都得為此奮戰,向來不愛寫文章的他,不免一陣悲憤哀號。

甘蔗自小偏愛動物,喜歡生物科學,對人文相關的主題經常顯得興致缺缺,偏偏第一篇日記的題目就是:「什麼叫公平?為什麼?」哇塞,大哉問耶。「即便是大人也不容易回答呢!」媽媽忍不住對他說:「這真是很棒的作業。」不意外地,換來孩子的白眼一枚。

那天下午,二十分鐘過去,甘蔗雕像般握著鉛筆,分不出思考還是發呆,面露愁苦地盯著空白簿本,有時好像要下筆了,卻遲遲沒有動手;過去作業寫得快的他,幾乎要發起脾氣來了。媽媽忍著不能插手卻於心不忍,權宜下遞上一張白紙,建議他把想到的任何字句都寫下來,甚至畫圖也無所謂,總之先整理想法再開始寫作業。一百字左右的日記,花費超過一小時。

接下來幾天,指定的日記題目也很有趣,例如:「老師可以偏心嗎?」、「為什麼要來上學?」、「寫作業是做什麼用的?」等等,同時老師也開放自訂題目,鼓勵孩子寫下任何想說的話。

兩周過去,媽媽發現即使甘蔗偶爾寫日記時還是露出煩惱的表情,但每當講起寫日記這件事,孩子小小的抱怨中其實透露出一點「長大的驕傲感」──這是升上中年級才有的功課,比較難、比較花時間,是沒有標準答案的那種(但是我每天都完成了耶!)。

而事實上從第二天之後,他再也沒有因為日記找過媽媽了,孩子確實練習著透過每天短短的書寫,用自己的文字,對某件事情表達出自己的想法。

媽媽因為這項作業,對老師感激得不得了。

這日記大哉問,想來是老師對孩子們珍貴的心意:首先,這項作業批改起來必是麻煩耗時的,特別是老師會在簿本中回應孩子、刺激他們思考自己的話是否合理,有時也在課堂中進行討論;再者,新學期開始,相信這也是老師認識孩子的途徑之一,害羞的甘蔗在自訂題目時寫下進入中年級的感受、比較/抱怨過去的體育老師,甚至分享上學途中路邊白色野花開了的發現,老師必然是費了心思營造孩子能夠安心表達的環境吧。

此外,八、九歲的孩子在許多人眼中仍是無助、多半需要幫忙的,但老師對孩子能力進步的信任不但同步教育了媽媽,也讓孩子在心中悄悄種下「我自己來、我可以」的信心。

這樣的作業,怎麼不棒?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親子之間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艾莉貓/兩個世界

吳明珠/願意成長的好父母

李冠河/無用,但美麗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