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睿安/另一個角度的火龍果

另一個角度的火龍果。圖/黃鼻子
另一個角度的火龍果。圖/黃鼻子

大眾對的印象,通常是一顆顆欲滴的鮮紅被表層鱗片守護著,好似誰為保護一顆紅寶石,而替它加裝的鎧甲;在農地內,火龍果則像一朵朵姿態各異的紅霞,蕾絲般不歛的那種招搖,點綴置身的那一片碧綠海洋。

去年仲夏之夜,當我在台北外公家,貪婪地享受寶石內清甜沁涼的果肉,流淌的紅色汁液染紅雙唇及牙齒仍意猶未盡,這時卻瞥見外公戴起老花眼鏡,布滿皺紋的手拿起鑷子,仔細地剔出他盤內的火龍果之子。我一問,才知道火龍果容易發芽,播下種就能收穫數量龐大的仙人掌幼苗,當初以為陽台只是普通的仙人掌幼苗,現在才知道盆內是苒苒火龍果平疇呢!

熱愛植物的小學生如我,想當然駐水的眼眸望向外公,請求他給我種種看。「一棵就好了,真的!」我說。外公爽朗回應:「撿一棵中意的回花蓮吧!」我眉開眼笑跑向陽台,「哪棵好呢?」我喃喃自語。十分鐘後,我看中一棵體型偏小、子葉剛發育且可愛又完整的,欣喜地裝入夾鏈袋(仙人掌耐旱)。

我將得來不易的寶貝放在枕邊,沉沉睡去。天一亮,興沖沖地捧著火龍果,因為這是一種不願意放入囊中的行李,搭車返回花蓮。

光陰荏苒,歲月更迭,又來到了仲夏,火龍果已經伸出了四條食指長的分支,在我的書桌上盡情伸展臂膀。在書店相中一本園藝書,習得附石技法,於是小心將火龍果根系的泥土剝除,移至一顆適合之石,一個月後已經跟石頭合為一體,在書桌上如同山景般,有一股堅毅而深邃的氣勢,山上的花木扶疏呢?火龍果完美替代。石上翠綠的火龍果,在書桌伴我完成國一課業,那勻稱的模樣、石與植物的相襯,每每映入眼簾,總令我舒心,讓我第一次體驗何謂百看不厭。

前幾天下午,兀自盯著如一幅畫般的火龍果附石,一件事悄悄溜進我的腦海,不知道外公家的火龍果們,現在長得如何呀?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家庭好時光‧網路徵文 植栽 火龍果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王又立/將為人父的我,成了購物狂

林小混/不是做不到,只是沒想到

劉洪貞/便當裡的嘴邊肉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