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紋萍/關於健身,我想說的其實是

關於健身,我想說的其實是。圖/蔡侑玲
關於健身,我想說的其實是。圖/蔡侑玲

漸入中年,有感於投入工作的專注和時間,大大瓜分了日常生活的占比,直到身體漸趨感到乏力,這才驚覺我以為的能力展現和盡責付出,實際上是在耗損自己,蠶食鯨吞地、無聲無息地。

於是我開始固定選在一周當中工作量最大的那天,下班後直奔健身中心,求的就是一種平衡,對自己的平衡。一開始實在是提不起勁,精神犯睏、身體難使、舉步維艱,好友笑說:「妳幹嘛啊!選在最累的那天折磨自己。」對,就是要在那一天讓汗水浸濡衣服,流進眼睛再滴到地板,腰腹痠麻,大口呼吸到喘不過氣,以為自己下一秒就要貧血,但還沒來得及感受頭暈目眩,就先聽到教練大聲喊:「只有這樣嗎?」、「來一段進階版的」、「不要這麼輕易放過自己」,話語直衝腦門,心想:「笑死,當然不會,連工作都那麼不放過自己了,這點痠痛氣虛爆汗算什麼?我才不會屈服!」

榨乾再榨乾,努力再努力,不要倒下來!至少,妳現在流汗疲累全是為了自己。

展開健身運動的這半年,一開始總覺得渾身不對勁,在意自己哪裡動作錯誤、角度不對、節奏錯拍、力道速度沒跟上,忙著聽、急著看、觀察自己與別人的動作有沒有一致,急促倉皇中,我完全沒有享受到運動的樂趣。直到有天突然頓悟,這其實就跟在職場一樣,你以為別人在看你、你很在乎在群體裡頭的樣子、怕失序、怕出糗、害怕成為異類、擔憂別人的評價、怕被看出失誤和不擅長。

但其實,壓根兒沒有人在看你。沒人要在專屬自己的時間去看一個汗流浹背又臉紅起疹、氣喘吁吁的人啊!於是,何必在意呢?不用擔心醜態,接受自己運動時就是這模樣。畢竟我們在職場上看到的醜態還少嗎?工作上那些心醜的時刻,不論是自己或是他人的,還少嗎?沒有更醜嗎?

想通後我開始感到放鬆,並能沉浸在奮力揮拳、汗水浸濡、髮際黏膩,來不及卸掉的彩妝任它糊在臉上、喘氣到臉嘴歪斜也無所謂。我開始不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也聽得到健身房裡播放的音樂了。

學瑜伽多年的阿姊說過:「上班有多卑躬屈膝,就要用瑜伽輪把不爭氣的腰加倍凹折回來。」我的工作不需要卑躬屈膝,但滿滿的負能量、壞心眼和憋屈不能盡吐,只能包容、必須寬宥。我需要想方設法去代謝,於是每當運動結束躺在地板伸展時,看著從身體冒出的熱氣,在燈光下一絲一絲飄開散去,我知道我今天有努力讓它們隨著汗水蒸發。

關於健身,我想說的是:如果這天在工作上的付出已經夠稱職了,努力地對待工作,那麼也應該同等量的回饋自己,不論是長出肌力、雕塑體態、心肺機能、健康長壽,收穫哪種都好。有多認真工作,就用同樣力氣認真運動,長出肌耐力,包含身體和心靈的。如此等值生活,無愧工作、無愧自己。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心情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王又立/將為人父的我,成了購物狂

林小混/不是做不到,只是沒想到

劉洪貞/便當裡的嘴邊肉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