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言/珊瑚,我的代表動物

珊瑚,我的代表動物。圖/陳瑋柔
珊瑚,我的代表動物。圖/陳瑋柔

我是生活在夏威夷某座小島上的研究生,研究的生物是,隨著探索愈來愈深入,我發現自己也像極了珊瑚。

一年刷一波存在感

珊瑚,刺絲胞動物,和能夠游來游去的魚不一樣,是一類行固著生活、生長緩慢、主要靠光合作用獲取營養來源的生物。我作為研究生,雖然能夠在小島的周遭游來游去,但一周只會離開小島採購物資一次。負責的工作主要是理論模型和資料分析,活動範圍僅止於電腦前,屁股長時間固定在椅子上,仰賴網際網路獲取所需的知識,學術方面的成長也如同珊瑚的生長一樣,短期間肉眼不可見,需要日積月累,才會有那麼一刻令人發覺有所不同。

珊瑚,不像魚類有著繽紛的顏色和多變的行為,因此往往不是大家潛水時會關注的對象。即便在海中十分常見,大多數卻是不怎麼起眼的黃褐色,而且一動不動,就跟其他海底不曾活過的石頭一樣,完全無法吸引人們的目光,只有在一年一度集體產卵的時節,才會成為焦點。我作為一個研究生,就如同低調的牠,平時生活簡單,所穿衣物也簡單,只有在一年一度的研討會上,才比較能刷一波存在感。

儘管珊瑚是固著且低調的生物,牠在生態系中其實是不容忽視的角色,提供了各式各樣的功能。例如:能夠固定二氧化碳,減緩全球暖化的速度;造就多樣的結構,作為其他生物的居所或覓食場。我期許自己能像牠一樣,作為生態系統的基石,專注在自己的專業領域默默耕耘,如同分泌碳酸鈣骨骼一般積累自己的知識,等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就能成為協助後輩發展的根基,為相關領域做出較為顯著的貢獻。

請給我們多點關注

雖說珊瑚靠著緩慢穩健的成長,終有一天能夠變成影響生態系的基石生物,然而在成長初期,牠可是相當脆弱的。珊瑚在行固著生活之前,需要經過在海中飄游的實囊幼生階段,在這階段很容易被各種魚類一口吃掉,要有足夠的幸運,才能找到適合的地方附著。而我也是剛飄過半個太平洋,從台灣到夏威夷追尋機會,希望這裡是固著的好地點。

有時,我看著周遭各式比基尼與衝浪板,不免在茫茫大海中感到特別孤獨。不過,當我把目光轉向自己關懷的珊瑚,就會注意到牠多麼怡然自得地活在自己的小小空間裡。寧靜並非囚禁人的牢籠,而是最適合我的生態棲位,遠離塵囂的紛擾,讓人不但可以更專心在學術上,還能藉此婉拒許多朋友的派對邀約,省下許多時間與金錢。

或許,早在開始研究珊瑚前,我就活得像珊瑚一樣,所以才選擇研究牠。魚類既會躲藏又會跑來跑去的很難觀察,而且採樣的時候由於無法得知母體總數,統計分析時需要根據很多假設,光想就覺得麻煩;作為研究對象,果然珊瑚更加親切可愛!

推薦大家潛水時給予珊瑚多點關注,至於我們這樣活得像珊瑚一樣的人,也是大家日常中需要多關心的對象喔。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夏威夷小島日記 夏威夷 珊瑚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葉含氤/在天涯呼嘯的風

梁俐婷/無「羽」倫比的美麗

洪惠風/國寶裡的咒禁之術?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