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腎醫師/人生最後一哩路,由誰決定?

人生最後一哩路,由誰決定?圖/吳佳恩
人生最後一哩路,由誰決定?圖/吳佳恩

人無法選擇何時誕生,但可以挑選離開的時間嗎?當終點來臨,自己做的決定會被家人「善意」更改,或是受到晚輩的尊重,即使不捨卻依然執行呢?

在醫療與患者意願中取得平衡點

連襟的母親今年高齡九十五歲,四代同堂,兒孫繞膝,生活和樂,令人稱羨。但隨著年事漸長,她身體慢慢出現一些狀況,長期糖尿病合併慢性腎臟病、併發肌少症,使得老人家體力衰退,去年甚至因傷口感染住院近一周。今年年初,她被診斷出乳癌復發,但去年住院天天被打針的不愉快經驗,令她說什麼也不願再次入院接受治療。有時候,晚輩會撞見她將圍巾纏繞在脖子上,做出絞勒的動作,探究背後原因,是不想再拖累大家,卻教全家心疼不已。

連襟母親自今年初確診新冠病毒後,大部分時間臥病在床。二月底,家人發現她出現昏睡與進食減少的情況,我聽說後擔心老年人常有電解質不平衡,或免疫力降低導致感染的風險,建議轉至醫院查明原因,並做出適當的治療。不過,連襟一家人選擇遵循母親的意願,只在家中餵食少許牛奶、米湯。

一日,老人家陷入昏迷,他們通知遠在美國的女兒返台,並備妥壽衣及後續的安排。我前往探視,發現她呼吸平穩、下肢循環正常,有治療的可能,便與連襟討論。然而,考慮到老人家的意願,最後仍選擇在家安寧。

過了數日,連襟母親的健康狀況似乎停滯了,在與當地基層醫療體系討論後,醫護團隊願意至家中幫她施打點滴,補充電解質與營養,醫師也定時來訪視。於是,在不違背老人家的心願之下,兩邊取得了平衡。

人生最後階段遭受的待遇是為了誰?

即使辛苦,這一家人始終沒有背棄長輩的心願,一直在家自行照顧。他們二十四小時隨侍在側,不論翻身、營養灌食、按摩身體、擦澡等,全由家人輪流親力親為。看到連襟在床旁握著他母親的手,娓娓道出母子間的往事,希望藉由聲音的呼喚,將母親昏迷的意識喚回,我著實被感動。

一個月過去,老人家漸漸清醒,能夠自行進食,也和往常一樣與連襟回味過往時光。只是,不免又提起「不想活這麼久」。

現今醫療普及,作為醫師,我常看到患者已至無法挽回的末期狀態,家屬依舊希望我們盡力救治。最後,患者全身插管、口腔潰爛、四肢水腫、肢體末梢發黑……對此,我不禁思索:人生最後階段所遭受的待遇,到底是為了病人自身,還是單純反映了家屬的不捨?

在看過許多晚輩打著孝順的名義,讓長輩承受諸多不必要的折騰,讓所謂的「病患自主」形同虛設,我打從心底佩服連襟一家人的作法,令連襟母親人生的最後一哩路,真的由她自行決定。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人生腎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綦孟柔/再訪越南

騷夏/相親鬥鬧熱

一句好話

簡麗賢/憶作家三毛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