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函原/我們其實離死神很近

大學畢業後,一次偶然下與已經成為的國中同學聊天,從此對消防工作有了憧憬,決定報考消防員,最後也順利考上了。

民國105年的某天晚上,我們接獲一趟支援火警的任務,抵達現場時,在起火戶的對面馬路上,就看見黑煙從二樓的窗戶竄出來。

沒多久,我和學長接到命令,要進入屋內二樓協助滅火。前往目標的途中,周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而當我們上到二樓時,映入眼簾的景象,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團團的黑煙和火舌,就在我眼前啃蝕房子。

我和學長趕緊雙膝跪地,壓低身子,兩個人拖著沉重的水帶和瞄子往前射水,試圖將火煙壓制下來。

滅火到一半,學長突然靠近我的耳邊說:「你在這待著,我去三樓看一下有沒有民眾受困,馬上下來跟你會合。」看著學長的背影,一股恐懼向我襲來。

對於我這樣工作沒多久的菜鳥消防員來說,那真是一大折騰。現場只剩我一個人,內心既害怕又矛盾,一邊想著要不要先行撤退,一邊又想著應該留在現場繼續滅火。如果我撤退,留下學長一個人,等同將他置身於危險;可如果我繼續在這裡滅火,卻求助無援該怎麼辦?

最後,我選擇留在原地。一想到學長下樓沒看到我,又沒有水線保護自己,那將會多麼可怕,我想我至少要待在原地、至少還有水線可以防護。

沒多久,學長回來了。只是,我們也開始感到不對勁了。

儘管持續滅火,卻沒有好轉,反而愈來愈熱。學長拍拍我的右肩,用手指著上方。我抬頭一看,天花板不知何時蓄積了很濃、很厚的黑煙,正要往地板撲過來,我們趕緊摸著水帶,往一樓撤離。

所幸,最後我們都平安,多虧學長及時發現異常。

每一次警鈴大響的時刻,就是我們離死神很近的時刻。我由衷期盼災害不要發生,倘若發生了,也能看見每位消防員從火場中平安地走出來。

消防員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節目企畫不好當

小洪/咖哩飯與羅宋湯

葉淳之/也談女鬼:林投姐、轆轤首、雙面女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