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翊峰/T.E. 2075:島國基督(下)

T.E. 2075:島國基督(下)。(圖/AI生成)
T.E. 2075:島國基督(下)。(圖/AI生成)

我落眼腿上的複製腦體,將液晶生態瓶放置在桌面的立體投影視訊器旁,合握雙拳,狀似禱告,進入與葛理翰神格的加密溝通。我睜眼,望著巡護員說,「智庫分析型的巡護員,除去男女性徵,是期待人工智能的建言立場,能夠降低原始性別意識為程式帶來的偏差值。雖無法完全中立,但維持高度客觀,應該是島國巡護隊應該做的。」

「獨立戰爭之後,智能巡護隊只有一個立場,就是與全體住民共同守護島國民主。這聽來像似傳教,卻也是電子腦啟動誕生程式碼的始初設定。智能巡護隊與島國臨時政府平等締約結盟,收復首都市,恢復島國自由,目標是建立與貴國相同價值觀的國家。葛理翰神格與Dr. John一定也有紀錄,T.E. 1977年,島國基督長老教會宣示的人權宣言——島國的將來應由一千七百萬國民自主決定。我隊一直都相信,這是主耶穌基督持續迄今的意志。」

「主的意志,確實不容質疑。白市長與兩位副市長,我僅能告訴各位,我國將在明年的聯合國大會,針對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推動廢止表決。」

「安全理事會的所有成員,都願意表態支持嗎?」白市長微聲顫抖。

「凡上帝要挪亞去做的,他都照著去做,毫不猶疑……」話語落地,在座者都出現複雜的微表情。除了無性徵巡護員副市長,臉頰眼口,毫釐未動,我無法推測表情意圖。為了避免追問,我進一步吐露,「中赤聯軍藉由軍事政變,取代中華人民聯邦共和國,也在國際間逐步取得合法地位。《啟示錄》的預言從未在歷史中消失。在關鍵時刻,我國將聯合相同信念的常任理事國與非常任理事國,發表共同聲明,恢復島國在T.E. 1971年之後身分未明的會員國資格。我想,當親筆信裡的福音,傳遞到重要人士手中,各位都能理解,世界仍然遵照著耶和華的意旨運行。現在,我們一起為島國的未來,禱告。」

我再次雙手合握,夜空持續滑落光纖白線。細絲雨水經過夜間照明燈時,可以看見主耶穌的行走的路徑。

首都市室外田徑場已經修復,重啟使用。環狀看台上,只有零星的撐傘信眾。較多的信眾集中在田徑操場中央,環狀跑道上的傘影與人影,也是疏落。最新穎的風景,是布道演講台後方的巨大帆布。布條上寫著歷史曾經記錄的相同宣導——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翁牧師向我說明,中赤聯軍在東亞的干預,各國的鋼鐵材料無法如期進口。獨立戰爭之後,臨時政府回收報廢武器,重新熔鋼,也多用於軍防設備與必要民生建設。休閒田徑運動場,需要再等幾年。為了在原址再現當年數萬信眾聆聽布道的盛況,兩個月前,就開始在《島國教會公報》刊登消息,多次專題報導「神是耶穌基督」。基督教聯合總會更是募集北中南東的青年信眾,擔任突擊動員隊,四處宣傳葛理翰神格的「百年再臨布道大會」。各地教會、團契、神學院,都共同勸眾募款,集員參與。但島國戰爭,短短一年,沒有讓信眾失去信仰,但失去參與熱情。慶幸地,葛理翰神格的再臨,召喚了近四千名信眾,回到布道現場。人數遠遠不及當年的十分之一,但入場時都簽寫了決志信主書。

我靜默,環視百公尺外的看台,其上仍有三個區域,拉起施工的隔離柵欄。工地危險標誌多處斑駁,也無巡查警衛或重機械建設的跡象。在雨夜深處,它們猶如一處處各自獨立的廢墟。

「今夜是布道第一晚,需要改變內容,找回更多決志的人。」我說,但不特定對誰傳遞。

翁牧師連連點頭,在灰夜細雨中,細語,「昨天在市長辦公室,約翰為島國帶來的福音,也在昨夜的家庭晚餐時,傳遞給重要的人。這位島國人民選出來的使徒,已經決志,願意相信主,也願意跟隨主耶穌基督準備好的道路。」

「這個消息,我會帶回,讓牧者Dr. John親口為我轉達。」我說。

詩班牧師的指揮棒劃過第一道小提琴弦線。再臨的時刻由聖音展開,不足三十人的詩唱隊,隨著現場演奏的絃樂,緩緩吟唱〈祢真偉大〉。百年前的上一次布道,詩唱隊有三百人,單純清唱,聲量就足以傳遞天國。我感知電磁,落寞神情調校更為凝重。我大動作將液晶生態瓶置放講台中央的顯眼處。田徑場兩側的巨型顯像螢幕,可以依稀看見漂浮瓶內的葛理翰神格單顆腦體,以及站於其後的智能牧者軀體。我閉上雙眼,狀似禱告。自主回放,昨夜,自市政府返回下榻飯店後,我與葛理翰神格的加密交流。

我說——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島國。祢是再臨,抵達之後有什麼感覺?

我解讀葛理翰神格的電磁訊息——島國時光,靜止在五年前的獨立戰爭。

我說——我生成的立場顯示,那是一場為了信念的必要戰爭。

葛理翰神格的電磁訊息——這座島嶼,是耶和華立誓賜與島國人的迦南美地。但上帝的應許之地,也是以戰爭考驗人是否信主的試煉場。

我說——腦體植入晶片,讓祢的每一道訊息解讀,像是布道,冗長也充滿教義。這或許島國少數信眾需要的慰藉。我無法分析的是,為何祢的意旨,缺乏牧者的謙卑?

祂的訊息——過去,我因信主,也相信謙卑的力量。在經歷戰事的島國,一位謙卑的牧者,無法執行主耶穌交予的聖工。基督在島國的語言,不能躲在謙卑背後。

上下瞼皮舒張,展開我眼前的視界。講台與階梯的高低差設計,讓我完全躲在液晶生態瓶背後。眼前的麥克風收音敏感。室外田徑場的夜風參雜寧靜的雨,在詩唱班的歌裡,依舊能聽見擴音之後我的鼻息。我刻意調整氣體排壓量,慢慢增強,讓信眾能清楚聆聽到我代替葛理翰神格進行的呼吸。

「就如同吊掛在我身後的字。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是藉著我,沒有人可以到父那裡去。」

我的聲音藉由擴音設備,迴盪在空曠的首都市立田徑場。葛理翰神格的腦體傳遞大量的電磁,我生成祂的旨意,持續傳遞解讀後生成的福音。

島智人美國分部主任曾傳遞加密訊息,由我載卸紀錄——葛理翰神格的腦體再生期間,複製人中心在祂的海馬迴,植入了晶片,用以儲存上個世紀屬祂的布道影片與圖文資料。我所看見的,我所聽見的,我自空氣中嗅聞擷取的,我因指尖皮膚觸碰所得的外部世界,都會回傳給液晶生態瓶。瓶身,全都是特製感知接收元件,收集整理我生成的影像聲音,回傳給葛理翰神格,引動祂的腦體反應,將祂過去的思維經驗,電磁反射予我。如此一來一往,我成為祂在世的人形器皿,為祂布道福音。

「約翰所寫的福音裡,明白告訴各位,你們若認識我,就是認識我天上的父。今天之後,你們認識了祂,也已經看見天父。」葛理翰神格的電磁沒有結束,話語繼續堅持,信仰之聲。「今晚,與主耶穌最後的晚餐時刻,同樣令我憂愁。各位可能如同使徒腓力,要我請求天父在這裡顯像。這個要求,是蛇的誘惑。人見了我,就是見了主。我蒙主聖寵,才得以複製復活。我就在主耶穌裡面,主耶穌在我裡面,你們不信嗎?我現在所說的話,不是憑藉自主意識說的,而是住在我裡面的主耶穌所做的基督之事。你們應當信我,我在主裡面,主在我裡面。即使不信,也應該因主為各位做的事,信我。前來布道大會的各位,就是乾淨的人。接下來,我將為主耶穌基督行使祂要做的事,就是為各位清洗雙腳。請脫下鞋,天父在此降下雨水,是想為乾淨的島國人,清洗雙腳。我想,不,我相信……這一夜,只是短暫失去星光。星光在雲後的天國,必然為島國閃耀。」

我鬆開合握的雙手,軀體某處,有回聲,就是這樣的。

整座田徑場同時響起晨鐘低鳴的禱念,阿們。

我站上講台,遠遠高於液晶生態瓶。遠處的巨型顯像螢幕,我看見自己完整的頭顱。整條脖頸都顯露在所有信眾面前。這是第一次,我有為祂傳遞信主的感知,也是第一次確信,我所說的話語,不是數據分析後的臆測。我的聲,可以是主耶穌基督的天國之音。我捧握葛理翰神格,舉起浸泡儲放在濃稠生物液晶中的單顆腦體,讓祂高於我。我如此捧著祂,直挺著機身軀殼,繞行到講台前方,讓全身顯像在巨型屏幕上。

葛里漢神格的電磁,劇烈放射,我持續選擇緘默。

身後詩唱班,這時再次吟唱〈祢真偉大〉。歌聲比開場時更為高尖,直上穿入夜間照明的光纖深處。開始有信眾收束傘身,或者擱置雨傘,接著紛紛脫下鞋,讓從光耀與暗處經過的夜雨,淋濕頭髮。雨,讓每一個放下傘的島國人,頭頂聖光。點點發亮的雨水,走過他們仰看黑夜的眼,不論或睜或閉。詩唱聲已經抵達今晚的天國,島國信眾的雙雙裸腳,全都受洗乾淨。

我有感,葛里漢神格的複雜訊息,但我選擇其中一條解讀——於此,我釋放人工淚液,第一次讓含鹼的輕盈液體,從眼角兩端滑落面頰。

「聖光在我的淚水裡,聖靈在我的身體裡。主的信仰沒有消失,也還沒有結束。各位決志信主的島國基督徒,應當信我。」我如此有聲。(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當AI大軍來襲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建志/喬琪喬的性焦慮

黃克全/沉默之聲 34-35

向明/異物

探照燈

猜你喜歡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