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翊峰/T.E. 2075:島國基督(上)

T.E. 2075:島國基督(上)。(圖/AI生成)
T.E. 2075:島國基督(上)。(圖/AI生成)

葛理翰神格在液晶生態瓶之中,小幅度漂著搖曳。我捧著排球大小的密封瓶,走下登機梯時,祂生成一道電磁。我接收祂的旨意,顏面肌肉不自主抽搐幾次。十月底的海島冷風,藉由滾動葉子,顯露姿態,自降落跑道的盡頭,拂經私人噴射客機的古典流線外殼。我站上島國基督教聯合總會的講台,將液晶生態瓶,置放檯面中央,向停機棚內為數不多的群眾,傳遞話語。

「T.E. 1865年,距離英國長老教會傳教士抵達這個島國,已經有兩百一十年。我只是一位遲到的布道者。上次來到各位面前的時光如謎,那時,我還有神所創造的軀體。耶和華是仁慈的,複製科技讓我在今年復活。主耶穌基督讓我走出髑髏地的園子墳墓,繼續為祂尋找決志信主者。各位現場的記者先生女士,以及抵達我面前的信眾,站在講台的人形軀體,是代我說話的牧者Dr. John。你們見他,如同見我。你們信他所言,就是信我的話語,也是信我所信的主耶穌基督。那麼在戰爭中存活的各位,便是主草場裡的羊。這次,我再臨島國,是想告訴所有住民,誰是耶穌基督。是的,與百年前布道講題相同。在這基督消逝的年代,這個解釋特別珍貴。接連五天,我想為迷途羔羊,再現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我離開講台,正身走往專車。直到長老教會派任接待的翁牧師打開車門,才傳來零星稀落的鼓掌。我有感葛理翰神格的落寞擔憂。

結束停機棚記者會後,一行人先前往大台北市市政府。我捧著液晶生態瓶,探看車窗外。沿路舊城區,仍留有戰時的轟炸遺址。葛理翰神格流露了祂的哀傷與悲。

「翁牧師,五年前的戰爭……死了多少人?」我出聲。

前方路口紅燈,自動駕駛中的專車,緩緩煞車,降低速度。

翁牧師不自主將手搭放方向盤,透過後視鏡,與我對望,又挑眼探看我大腿上的液晶生態瓶,遲疑了一個紅綠燈讀秒,才回覆:「回覆葛理翰神格的問題,前政府陣亡四萬名現役軍人。支持臨時政府獨立革命這一方,約莫有十七萬的軍人和平民。四國支援前政權的機械傭兵,以及臨時政府開啟誕生設定的智能巡護員,分別也有兩萬具與三萬人。」

「陣亡那麼多……遠遠超過當年聆聽布道的信眾數量。願主耶穌基督,領受這些死去的靈魂與電子生命體,前往主的天國。」

「謝謝,葛理翰神格……為所有生命禱告。」

「翁牧師,我理解你的猶疑。與你對話的,確實是我。我的牧者Dr. John,平時不會說話。他只會透過內建生成程式與深層自主學習,藉由大數據生成圖像文字,描述我大腦傳遞的訊息。智能牧者確實含有想像與臆測,但已經能掌握基督教義的神格立場,以及人工智能與人的靈性差異。復活之後,我與牧者Dr. John往返數億次的驗證交流,最後才決定藉由智能牧者布道。」

「是的,葛理翰神格。」應語之後,翁牧師恢復靜穆。

「今年初,藉由冷凍保存的組織切片,美國複製人中心,成功複製我的大腦,我拒絕了科學家,再複製我的軀體。這個決定,我相信也是主耶穌的旨意。基督也以不同的容貌形體,再臨人間。智能牧者都寫入了決志信主程式,不同教會仍然對我的布道存有爭論。我與Dr. John合作不足一年,但彼此都願意以這種型態,持續探索耶和華旨意,傳遞主耶穌基督福音。」

「彼此都願意嗎?」

「是的。我無法忽略智能牧者電子腦的自主意識。為主耶穌的做一個牧者,無法勉強,也無法違背自主意願。就像翁牧師擔任家庭牧師,我相信,沒有人可以強迫,也是您的意願。」

自動駕駛遙控前行,翁牧師將雙手放置方向盤,不再藉由後視鏡探眼。

我展露微笑,變化眼眉形狀,語氣溫和說,「我們是傳遞福音的牧師,也是會有迷惘的羔羊。」

「葛理翰神格,我沒有迷惘,只是覺得您的牧者,長相面熟。」

「T.E.2022年,南加州島國基督長老教會槍擊案,有一位基督教友,勇敢抵抗槍手,犧牲了自己。我們叫他,約翰醫師。複製人中心與島智人研究機構的美國分部合作,以約翰醫師生前的人形容貌,開發了這款智能牧者Dr. John,也是為了紀念約翰。翁牧師應該在資料中看過約翰醫師……若不唐突,私下時,我想請你叫我,約翰。」

「您是葛理翰神格,怎麼能以智能牧者的型號之名,稱謂您。」

翁牧師直接轉身,略為激動說話。他視線爍動,不確定是否看著我,或者回覆放置腿上的液晶生態瓶。

「我們不該忘記,約翰的希伯來文原意是,耶和華仁慈。在《約翰福音》,約翰只願意稱自己是,耶穌所愛的門徒,終身為主傳道,示意愛。約翰晚年被羅馬皇帝密圖善流放拔摩島,主耶穌基督為他顯像,告知七印、七天使、七號、七碗災的末日異象,要約翰寫成《啟示錄》,為教會完整了《新約聖經》。在爾灣的教堂裡,約翰醫師為眾人捨身,那一刻,他比我更接近主耶穌基督。約翰,或許是主耶穌又一次短暫再臨,為眾者承擔被宰殺的羔羊。」

我暫時收聲,伸手輕輕按壓前座的肩膀。我偵測到他呼吸起伏,越過標準值。微微顫抖的嘴角,隱藏許多話語,和未能表達的疑惑。

「翁牧師,這個島國,經歷了戰爭,面臨最後的審判,我們應該相信約翰。信祂,就是相信末世之後,基督必將再臨。」

「我不應該質疑牧者Dr. John,也不可以對門徒約翰之名,感到迷惘。」翁牧師低頭閉眼,形似告解者,說,「您是主耶穌所愛的使徒,約翰為基督寫下福音與默示箴言。能私下稱呼您,約翰,是主予我的榮耀。」

我緩緩捧起液晶生態瓶。瓶中組織培養液與類液體奈米聚合物,隨行駛的車體,持續搖晃。射入密封瓶的光波,變幻永不靜止的流動彩色膜。液晶多彩顏色,宛如聖光神諭,沒為我解答,反倒徒增數據解義的變數。我曾經嘗試以瓶光顏色,分析葛理翰神格的情緒感知,幾近混沌,最終只能臆測複製腦體的情感近似值。生態瓶內裝保存的單顆腦體,這時完全遮蔽我臉,防爆圓瓶也取代我頭顱的輪廓。我無法看見翁牧師何時睜開眼,與其後的容貌變化。但生物液晶的分子接連,創造電磁場網路。折光如軟泥,葛理翰神格再次施放電磁。

我將祂放落,安置於大腿上。這期間,我選擇靜默不語。

不久後,專車抵達大台北市市政辦公大樓。戰後重啟投票制度的第一屆民選首都市長,在一樓停車處等待。簡單問候,女市長一行人引領我們搭乘電梯。接待員上車設定停車格序號後,專車自動導航至地下停車場,翁牧師也隨後抵達中央區十一樓的市長辦公室。

翁牧師坐定,市長請各處室主管離開,只留下兩位副市長——其一是島國男性,另一位是民選的無性徵智能巡護員。

「白市長,你請其他主管離開,應該是收到消息了。」我說。

「葛理翰神格復活後,海外布道大會第一站,選擇了島國,一定有特殊用意。中央有通知,您會先到市政府,由我接待。」

「直率坦白,是主所讚許的善。」我自西裝內裡口袋,取出封印信件,交予市長。「我帶了總統的官印密件,要由市長轉交貴國行政總長。」

「不直接交予我們的民選總統?」島國男性副市長說。

「總統當面囑咐我,要先交給當年臨時政府的指揮總長,也就是貴國完成民選後、總統指派的行政總長。」

「中央政府,十分理解貴國的考量。」白市長說。

「翁牧師是貴國總統的家庭牧師,一定理解,藉由民間與地方交流,主的福音更能有效傳遞。」我說。

翁牧師頷首,領受話語的身軀,沒出聲多做表述。

「葛理翰神格和Dr. Johm,一定清楚這次兩國的交流內容。」智能巡護員副市長先對液晶生態瓶說話,隨後凝視我說,「貴國期待島國智能巡護隊,這次採取什麼立場?」(上)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當AI大軍來襲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章楷治/靠近一首詩

白樵/高速運轉的例外狀態

聯副/路寒袖主講〈我們的文學夢〉

聯副/2024 第1屆台積電旭日書獎徵獎 今日截止!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