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掌中的人生密碼——望聞問切手相館

這間位於巷內的手印相館,已經有三十多年的歷史。手相招牌外一旁掛著蔡師母改衣服的招牌,夫妻倆共用住家前的小店面。(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張黛瑄攝影)
這間位於巷內的手印相館,已經有三十多年的歷史。手相招牌外一旁掛著蔡師母改衣服的招牌,夫妻倆共用住家前的小店面。(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張黛瑄攝影)

攝影‧文|張黛瑄

世間的人可以分為兩種:相信算命的和不相信的。以理性自居的現代人,會指出算命缺乏科學根據,不過回溯到文明建立之初,東方的卜卦和筮法、西方的占星術等等,其實都藏在文化的基因裡。

即使現代科技降臨,命運依舊不可捉摸。在臺灣,結婚合八字、挑日子,小孩取名、改名換運,不只是傳統習俗,更展現對人生的珍視與期盼。從八字命盤、紫微斗數、堪輿風水到手,加上來自異國的星座和塔羅牌,大大小小的命理占卜館散布在我們的生活周遭。

在南西商圈的巷子裡,有位被稱為「小神仙」,替人看手相已三十餘載的蔡老師。1997年捷運淡水線開通後,這裡形成了百貨公司和個性小店並存的商圈,新潮時尚、文青懷舊,和五金店鋪、手面相館這類正港老字號,交織出獨特的街區風情。

住家兼店面的老式公寓緊鄰捷運地下街,若非聞風而來的客人,大概不會留意到這塊樸素的手相招牌。走進陰涼的店鋪,右邊有櫃檯和師母兼營改衣服的縫紉機,上頭擺著土地公像;左側一排椅子供來客等候,裡邊就是小神仙老師看手相的桌子。

風水師傅的啟蒙

蔡老師今年已經67歲,可說看遍全臺各種身分和階級的手相,他有著瞇眼細瞧手掌,便能滔滔講述命理的功夫。

他說自己的機緣在孩提時便出現。蔡老師來自雲林西螺的種田人家,「初中時家裡很窮,父母想要改善,找了一位解金春師傅來看風水。」之後生活真的漸入佳境,「我家原本是鄉下那種竹編牆壁、糊泥巴的3間茅草屋,變成有5間磚造房子。」

「解老爹變成家裡的好朋友,住在我們家,跟我睡一間房。晚上我們常聊天,聊怎麼觀察人,老的、少的、達官貴族的面相等等,小孩子總是好奇。」至於以此為職業,蔡老師笑著說當時沒這想法。

無心插柳,業餘成專業

到了15、6歲,雲林少年決定上臺北打拼。「那時候鄉下很苦,阮兜是作田的,從播種到人工割稻子,太累人真的受不了。」來到臺北後,某天他瞥見鄰居正讀著一本命理書,好奇之餘借來看看,花了3天讀完,思索著書中內容和解老爹所教雖有出入,若反向思考倒是可以成立。

彼時蔡老師已做起雜貨店的生意,接觸的人多,正好驗證自己的理論。去外送遇到自助餐的老闆、工廠的經理,拉他們的手來摸摸看看,隨便聊個幾句。「他們驚奇我怎麼會算命、怎麼會知道他過去的歷史?當時都沒有收錢,只是興趣,最後大家都要給我錢,一給就是3、500。」

民國70年代初,坊間看手相的行情是3、50元,但蔡老師自忖本業要顧,還要花時間看手相,便開出一次200元的價格。直到民國75年,才正式以看相為業。

算命靠觀察

蔡老師強調算命不是迷信,而是細心觀察來了解一個人。他對中醫很有興趣,雖然沒讀書做不了中醫師,但沿用「望聞問切」的原理來觀察每位客人的生命結構,「我的命理完全是自學,當然啟發是來自解金春老爺爺的教誨。」他指指一旁上頭說,「那尊土地公當初也是解老爹幫我請來的。」

「一開始零點幾秒先觀察這個人的長相,等他坐下來後,用心去感覺他的體味。接著是手掌的觸感,每個人都不一樣,有高溫、有低溫;肌肉和骨骼之間的連結,有的乾澀、有的溫潤。」蔡老師詳述他看相的流程,藉由體溫、心跳,當下的思維、七情六慾,綜合起來即可得知一個人的大概。

「我喜歡看手相,因為手相千變萬化。地球上現在將近80億人,每個人的手相都不一樣,體質、思維和生命構造都完全不同,有非常強的挑戰性。」一般認為看手相是觀察手掌的紋路,但他看相著重上述自行闡發的原理,手掌紋路僅是參考。

有著傳統住家般安心感的簡樸店面,是一家人工作的場所。(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張黛瑄攝影)

意外發掘客人身世

上至政府高官,下至市井小民,黑白兩道都有蔡老師的顧客,畢竟人人都有煩惱,無論是健康、升官,或是家中大大小小的問題,每當遭逢關卡,希望有人點一盞明燈照路是人之常情。

除了臺灣人,蔡老師的客戶也來自世界各國,「黑人、白人,什麼人種都有。」他的名氣在尤為響亮。臺灣從農業社會轉型成工商業社會後,日商大舉來臺,附近条通區夜生活興起,成為日本人娛樂消費的重要地段,「那些飯店、餐廳、酒店的服務生,就介紹日本人來找我算命。」

蔡老師本身不喜受媒體採訪,說出名麻煩多。他講起唯一一次上電視的經過,民國八十幾年時有位韓裔美國人來算命,蔡老師斬釘截鐵告訴他:你不是韓國人,是臺灣人。對方自然不信,回國後卻無意間聽長輩說他並非親生,是向高雄的一對夫婦收養的。

如同蔡老師的預言,一個月以後他回來了,還帶著媒體記者,「記者問我怎麼知道?我說憑他手掌本身的肌肉組織,不是韓國的區域性質,而是臺灣人的。」這則頗具傳奇色彩的軼事,在主顧間廣為流傳。

神仙眷侶家族事業

新冠疫情期間沒了外國遊客,仍有許多日本客採用視訊面談。我好奇語言問題怎麼解決,原來是由蔡老師的大負責日語翻譯。談起大媳婦這段異國姻緣也是因算命而起,「她來臺灣算命,我看很單純的一個日本女生,就問說介紹一個高材生給她好不好?」高材生便是蔡老師臺大畢業的大兒子,魚雁往返幾個月後,對方就飛來臺灣結婚了。

蔡老師自己的太太則是標準的青梅竹馬⸺他的小學同學,「除了她出生到我倆認識前的7年、初中時她到臺北做女工的3年之外,我們一生都形影不離,你看到我就會看到我太太。」他頗為浪漫地說。

媳婦應付日語客人,大兒子能替英語客人翻譯、小兒子師承父親的本領,目前已開業看手相;蔡師母放臺縫紉機替人改衣服。住家前頭的小店舖,是一家四口共同打拼的場所。

過去說話太直得罪難纏人物,蔡老師寫了這幾句話壓在桌下,時時提醒自己。(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張黛瑄攝影)

命運能夠改變,人定可以勝天

有些老客人和蔡老師成為多年好友,一家四代都是他的主顧。「最早就不是以賺錢為主,我是以『勸導』和『愛』作為論命的主軸,容易和客戶打成一片。算命的人只要一坐下來,我是當作最親的親人看待。」

算命真的能改變命運嗎?蔡老師解釋,人的生命在天體循環之下的運作是固定的,但借助後天自我能量的控管,結果就會不同,命理師的責任是指引方向。

「人有智慧,能往好的方向去運作。命可不可以改?當然可以改,要靠自己、靠人定勝天的道理去創造自我。」他有些激昂地說。

※本文出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觀‧臺灣》第52期「好命這邊請」。

算×命:歐洲與臺灣的占卜特展

特展展期:2021年12月22日至2022年05月29日

地點: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教育大樓4樓(地址: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詳細資訊:了解更多

日本 媳婦 面相 閱讀專題 臺史博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中國山東/八大關 博覽萬國風光

星光熠熠的國民作家:從10個日本文學獎項看宮部美幸

在層層標籤下,是活生生的人─盜火劇團《雪姬來的那一夜》

【書香遠傳】臺中邊譜書店:在虛擬與現實間悠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