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學家指出:追求喜歡的工作,往往得倚靠原生家庭提供的金援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艾琳・賽克(Erin A. Cech)

許多對工作有抱負的人自大學畢業後,在追求自身熱情的過程中,倚靠原生家庭或機構提供的財務安全網。這些資源讓他們在待業與收入不穩定的期間,不受財務不確定的影響,有更多的自由慢慢深耕自己有熱情的職涯道路,或能夠承擔更多風險去尋覓有成就感的工作。

《失控的熱情》作者透過訪談,觀察到能夠倚靠原生家庭或機構提供的財務安全網的人相對有更多時間、精力探索哪些工作最符合自身熱情。反之,社經地位較低者就需承受更大的財務壓力與風險。(編按)/圖源:Unsplash

最有助益的安全網是從家人那裡直接獲得的經濟支援。來自中上層階級家庭的莎曼莎反思父母替她支付學費這件事的意義,並意識到這個安全網讓她得以自由追隨「熱情之路」。

我追隨了熱情之路;歷史與人類學很顯然並非是賺錢的科系,但這是我很擅長、覺得很棒的東西……例如,我本來可能會在科學課程裡頭掙扎。過去我曾讀過一小段時間的醫學預科。……我明白若非因為沒有學貸負擔,自己不可能有這種自由,(而且)……我父母很支持我想做的事。我想如果我得擔心金錢的話,今天就會是另一種情景,我絕對會先考量金錢,而非自己的熱情。(亞裔女性)

來自中上階級、任職於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克萊兒解釋自己的父母也在大學期間,以及畢業後六個月提供金援。讓她在畢業後站穩了腳步,出社會時,不需背負著學貸。

(我父母)幫我支付學費。他們讓我同住免繳房租……我只需要付食物跟書的錢,其他他們全都包了。因為我父母跟我說,如果我就讀德州的學校……他們已經存夠了州內的學費。(白人女性)

這讓克萊兒能夠維持中產階級的生活,即使她博物館的工作年薪少於兩萬美元。

除了學費跟房租這種大筆開銷,許多較富裕的受訪者則提到父母以其他方式資助他們,像是將他們納入自己的健保底下,替他們買專業服裝,或替他們付手機費用、醫療費用等。像戴夫說的,「我在夏天得了腦震盪,醫療費用很高。所以我爸媽幫了我一些忙」(中產階級美洲原住民與拉丁裔男性,史丹佛大學畢業生)。

受訪者對於自己在畢業後還得仰賴父母財務上的幫助,都覺得不太舒服,但也都同意這是繼續追求熱情必要的交換條件。來自上層階級、擔任廣播記者的布莉安娜解釋,父親的金援是她能夠持續做喜歡的事最大的關鍵。

艾琳・賽克的受訪者坦承對於自己在畢業後還得仰賴父母財務上的幫助,都覺得不太舒服,但也都同意這是繼續追求熱情必要的交換條件。/圖源:Unsplash

我很熱愛自己的工作……但有時候很困難。我二十九歲,但有時還是得靠我爸資助,因為這份工作的薪水不高……我都快三十歲了,但還沒正式剪斷臍帶。我也不想一直煩我爸,但我別無選擇。(黑人女性,休士頓大學畢業生)

從蒙州大畢業的凱特琳是一位充滿熱忱的高中教師,她描述自己富裕的父母如何在大學期間資助她。直到找到第一份教職、財務獨立之前,她都將這份資助視為理所當然。這份新的獨立性清楚顯示出她在學生時代依賴安全網的程度。

我選擇了一個必須量入為出、小心計劃預算的職涯領域……我已經靠自己獨立生活兩年了……有趣的是瞬間一切都不一樣了。如果三年前妳問我,「妳對錢有多擔心?」(我會說)「我不擔心,一切都好得很。我父母全都替我付了。」不是我對此不感激,我永遠都感激我的父母,並意識到他們對我的付出,但有趣的是,成為大人之後改變了你的思維方式。現在我在商店裡看著某條糖果,我會想,「我沒辦法花兩美元買這種東西,門都沒有。」(上層階級白人女性)

跟凱特琳一樣,許多上層以及中上層階級的受訪者將父母的金援視為理所當然;他們相信,如果「真的遇到困難」,家人會給予幫助。

對於許多秉持「熱情法則」的求職者與工作者,面對財務不穩定的壓力,會選擇搬回家與父母同住來省下房租、伙食費、水電費等支出/圖源:Unsplash

另一個階級差異不那麼明顯的安全網,就是畢業後搬回家住。許多追求熱情的畢業生,特別是求職期間或剛進職場,財務還不穩定時,會在畢業後回家住一段時間。這通常替他們省下房租以及一點買食物的錢與水電費。三十五名受訪者中有十七人(約一半)畢業後與家人同住。有些人在找工作時與父母住了幾個月。我在他們大學畢業的幾年後,再度訪談他們,有些人依然與父母同住。營建經理羅漢就是一例,他在就讀休士頓大學期間與父母同住,並計劃會一直住到他結婚。

我還是跟爸媽一起住。我計劃同住到我結婚。預計希望明年就會結婚。我有個女友。我想盡可能存夠錢,等到明年結婚就可以買間房子。(上層階級西亞裔男性)

許多勞工階級的受訪者在畢業後也跟父母同住。但他們敏銳地意識到,與富裕的同儕相比,同住給父母帶來的經濟負擔。但,依靠家人支持是為了生存,蒙州大一名工程系畢業生表示,如果她沒有這張安全網,目前的生活狀況會有多麼如履薄冰。

我從蒙州大畢業後,身上沒有半毛錢。所有兼職收入都拿去買書跟食物了,所以如果沒有家人收留我的話,真的不曉得畢業後我會到哪去。很多孩子都有同樣的情況,然後他們就(向下)沈淪了。(勞工階級白人女性)

直至最近我們才較能一窺史丹佛大學畢業生的第三張安全網:菁英專業服務公司的工作。與其他常春藤盟校相同,菁英銀行、管理顧問與律師事務所積極延攬史丹佛大學畢業生擔任入門級的職位。蒙州大與休士頓大學的學生與其他四年制大學學生一樣,都被排除在這些工作之外,因為他們缺乏菁英專業服務公司所認定正確的教育「血統」(pedigree)。如同我在第二章所解釋,很少有工作抱負的人會將獲得菁英專業服務公司的工作視為最終目標。相反地,菁英專業服務公司工作是誘人且利潤豐厚的墊腳石,讓他們得以在畢業後踏上充滿熱忱的職涯道路。這些被里維拉稱為「黃金門擋」(golden doorstops)的工作,讓史丹佛大學的學生畢業後儘管還不曉得自己熱情所在,或者在自己有熱忱的領域尚未擁有足夠的技能時,得以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償還學貸,並在戶頭存一筆錢。「一旦這些員工找到自己的熱情」,里維拉指出,「便前往其他公司、非營利組織與政治領域,從事喜歡的工作……這些菁英專業服務公司的工作被學生公認是之後得以從事熱衷的工作的安全選項,是很重要的預留位置(placeholders)與墊腳石。」先前提及的德蕾莎即是如此。她在紐約一家菁英專業服務公司公司任職數年後,找到一份與熱情相符的教育軟體工作。

來自中上階層家庭、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的茉莉,確信若找不到志趣相符的工作,爸媽會在經濟上資助她。家庭的支持讓茉莉有時間「休息一下」,探索自身所志。/示意圖源:Unsplash

對於那些有管道的人而言,這三張安全網提供了充裕的時間,讓他們探索哪些工作最符合自身熱情,換好幾份工作或者申請研究所,或者只是「等一下」直到出現自己有興趣的工作。例如,來自中上階層家庭、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的茉莉,最終申請了公衛碩士課程,她確信若找不到志趣相符的工作,爸媽會在經濟上資助她。她花了三年的時間,思索下一步的分項,期間她擔任志工、從事兼職工作,甚至花了一年空檔出國旅行,由父母埋單。

書名:《失控的熱情:為何在工作中追尋成就感,反而助長了不平等?》
作者:艾琳・賽克
出版社:麥田出版/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22年10月01日

來自家庭的支持讓茉莉有時間「休息一下」,「定義(她的)熱情」,並確定要讀哪間與自身熱情相符的碩士課程。

限時抽獎活動

別忘了還有舉辦贈書活動「【udn閱讀‧愛書任務】《失控的熱情》抽免費贈書!」,1月8日截止,投票次數越多,中獎機會越大!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之新書《失控的熱情:為何在工作中追尋成就感,反而助長了不平等?》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少女老王∕你的貼文,就是被他們刪掉的:讀心理驚悚小說《被消失的貼文》

這些詩詞其實與元宵節有關?每首膾炙人口的詩作,都藏著節氣

死了一個警察後 基層員警心聲:充足的資源與訓練價值超過所有撫卹金

美國墮胎權爭議釋憲後 最切時的女性生育自主權文學《絕壁上的她們》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