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出版社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FB粉絲專頁部落格

作家好文

全力愛過、徬徨過,翻轉生命的試煉紀錄:癌,讓我們更親密

這些生命的喜悅和困境並不是一前一後的來回,比較像是互相糾結的纏繞。美好時光的分享讓我們更珍惜,而度過每個困難點讓我們更緊密相愛。每一日將盡時,我們會有一個固定儀式:我熄了燈,躺在她身邊,她伸出手,過來握住我的手。

透過攝影目睹戰爭是為了感同身受,還是讓人變得麻木不仁?

英文書名中的Regarding一詞同時具有「有關」、「觀看」的意思,本書翻譯為「旁觀」,意指現代社會影像氾濫成災是否令人傾向於「袖手旁觀」?面對這些苦難,我們即使心生憐憫,是否仍舊消費了他人的痛苦?本書讓我們重新思考影像的用途與意義,更直指戰爭的本質、同情的局限以及良心的責任;另一方面,書中亦是從「戰爭攝影」的角度,重新審視人類戰爭的歷史。

美國CIA中國專家親身懺悔,過去對於中國的「五大誤判」

美國CIA中國專家白邦瑞,揭露美國過去從政府高官至一般民眾如何被中共欺騙的過程,並逐步分析中共對美國「霸權」不懷好意;如何無中生有「顛覆政權的境外勢力」箭靶,對外國仇恨的政治工程是怎麼煉成的;以及中共在過去四十年間的外交戰略中,針對不同時機的「勢」而發展出韜光養晦、無為借力等策略,並強調「儒家文明圈」的重要性。中共正持續穩步往馬拉松的終點邁進......

解密美外交檔案、研析中共策略!中國的崛起局勢是如何造成?

美國CIA中國專家白邦瑞,揭露美國過去從政府高官至一般民眾如何被中共欺騙的過程,並逐步分析中共對美國「霸權」不懷好意;如何無中生有「顛覆政權的境外勢力」箭靶,對外國仇恨的政治工程是怎麼煉成的;以及中共在過去四十年間的外交戰略中,針對不同時機的「勢」而發展出韜光養晦、無為借力等策略,並強調「儒家文明圈」的重要性。中共正持續穩步往馬拉松的終點邁進......

認識推動現代民主的哲學家斯賓諾莎,他為何年紀輕輕就遭所屬社群驅逐?

相較於十九世紀末藉瘋子之口說出「上帝已死」的尼采,斯賓諾莎的驚世駭俗程度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葉浩(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身為歷史上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斯賓諾莎為何讓十七世紀的歐洲震驚不已,甚至年紀輕輕就遭所屬社群驅逐?一本人稱「可憎之物」的書,竟是西方思想史上不容忽視的一頁?何以時至今日,斯賓諾莎其人其書仍然具有重大意義?《不馴的異端》從斯賓諾莎思想基石《神學政治論》一書的寫作緣由開始,鋪展出斯賓諾莎其人其時代的面貌,並引用大量斯賓諾沙與同代人往來的信件、書籍,顯示出他在當時艱難的處境。

穀物貿易如何劇烈影響過去與今天的國際地緣政治?

歷史學家史考特•雷諾斯•尼爾森親自踏上今日烏克蘭肥沃黑土,沿著河流、港口、渡過大洋,追溯歐洲糧倉發源地──烏克蘭及俄羅斯,窺探歐洲各國與美國糧食利益天平如何改變,經濟霸權地位如何易主。穀物價格自古至今,即是牽動農業、經濟運作的重要因素。尤其是源自烏克蘭的黑土,這塊號稱歐洲最肥沃的土壤所孕育出的農作物小麥,是影響歷史經濟興衰最重要的商品。凱薩琳二世於一七六八年費盡心思取得這塊土地,在此種植小麥餵養全歐洲,凱薩琳大帝懷有一個建立俄羅斯帝國的大膽計畫。五千哩外,美洲殖民地也有一個類似的計畫。本書自此書寫至現代,詳細描述小麥對世界歷史的全新詮釋。

博佳佳/《口袋裡的哲學課》專文推薦:人類思想的一場微型考察

《口袋裡的哲學課》有如小旅行、一場探索,是人類思想的一趟微型考察,也不至於令人頭昏腦脹。不,哲學的用意並不是刁難,它也非知識份子專屬的一門學科,哲學屬於所有人,無所不在,因為瑣事和日常才是我們的生活的本質。因此,不只一切皆可哲學化,如果哲學的目的是理解人生,那麼就更該從「小事」(譯註:原文用anecdotique,意指看似平凡無奇,事後回顧卻感覺別具意義之事)著手!喬尼‧湯姆森成功地讓哲學走出象牙塔,使其與根源重新連結。哲學應該要平易近人,對每個人都有意義,能夠促進思考,而且是可理解的。別忘了,蘇格拉底和孔子都沒有哲學學位,不過兩人皆擁有強烈的幽默感,也很擅長挑起爭議話題。

行道樹有多麼重要!種樹為了美觀,還是為了環保?

在歐洲如德國、法國,過去沿著道路或河川種植的行道樹是結合「風道」概念,以此帶動新鮮空氣的流動。「風道」,最早為德國提倡的都市環境改善手法之一,面對都市熱島藉由「風道」以降低都市溫度的手段。除了利用風道,也考慮行道樹所展現的機能性,例如;海邊地區的防風林,工業區的隔離、緩衝機能、噪音防止為機能性考量。然而,若一昧的考慮機能,忽略行道樹本身的美觀;換句話說也只是為了種樹而種,就容易失去環境調和與景觀美化要素。

從「一億玉碎」到戰後熱情歡迎美軍,了解日本人的天皇信仰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美國軍部到美國政府與國會卻立即陷入嚴重爭執中。接下來該怎麼辦?一派以太平洋戰爭經驗到「一億玉碎」的口號為依據,判斷仍然必須動員大量部隊才能有效鎮壓、占領日本,要有在日本遭遇強悍游擊戰爭抵抗的心理準備。另一派則持反對意見,認為日本人會接受戰敗,不會在本土上再和美國對抗。 後面這一派意見占了上風,後來也證明是對的。屬於這一派的,包括了海軍顧問潘乃迪克,以及實際指揮太平洋戰事的麥克阿瑟將軍。 潘乃迪克訪問了許多日本戰俘,問他們為什麼要打仗?得到的答案,幾乎千篇一律都是──為了天皇而戰。那戰爭的目的呢?戰爭的意義呢?大部分日本戰俘答不上來。他們沒有提到大東亞共榮圈,沒有提到亞洲奮起、替亞洲人民對抗西方,更沒有提到防堵共產主義。這些是日本軍部對外宣傳的重點,然而真正上戰場的日本軍人,他們心中只有天皇。 潘乃迪克得到大膽的結論:只要是天皇下詔投降,日本人應該就不會繼續戰鬥且是唯一的理由。

從文學的想像到自身肉體的鍛鍊,關於三島由紀夫的禁忌同性之愛

三島由紀夫身為華族之後,自幼受菁英教育長大,秀逸的文學才華在青年時期便展露鋒芒。帶有自傳色彩的《假面的告白》使其聲名大噪以來,二十多年的創作生涯,寫下《金閣寺》、《潮騷》、《禁色》、《午後曳航》、《豐饒之海》等一部部暢銷經典,更涉足戲劇、電影,可說是當時少數能在國際文壇立足的日本作家。然而被川端康成以「兩、三百年才出現一次的才能」來形容的這位早慧文學青年,卻選擇在人生最高峰以戲劇化的方式切腹自殺,結束燦爛炫目的一生。這次行動震驚社會,也留給後世無盡的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