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秋妍/紅豆餅與我

拜讀3月11日王如斯的〈寒夜裡的紅豆餅〉一文,書寫喪親的悲痛,不禁憶起紅豆餅是我與去世多年的爸爸鍾愛的點心。

陰冷的周日下午,「嘎」一聲腳踏車的剎車,爸爸很快停好車,興奮地叫我,遞來熱烘烘的紅豆餅。父女倆打開剛送到的晚報,邊看邊品嘗剛出爐的香脆紅豆餅。媽媽早逝,爸爸總想盡辦法討我這么女的歡心。

住在美國時,那又圓又甜的紅豆餅是多少個冬雪日子裡的奢望。朋友趁著回台時乾脆買了一台小型製餅機。那年春節Potluck聚餐前,台胞們情緒沸騰地口耳相傳:「這次有紅豆餅喔!」當晚餐桌旁,長長人龍拿著盤子鵠立等候;忙著攪麵糊、刷烤台的幾位太太,雖然額上早已汗涔油光,臉上皆掛著止不住的笑意,大夥兒終於可以一解饕饞與鄉愁了!

那夜的紅豆餅是否與台灣的相仿,已不復記憶,因為只分到一小塊,好像還沒細嚼就在嘴裡化開了。還好不久就回台,能吃到一塊完整的紅豆餅,內心是多麼狂喜雀躍!與爸爸共食的午後,伴隨餅香熱氣,耳邊一頁頁翻報聲,恍如昨日。

住家附近就有兩攤紅豆餅,出了捷運飢腸轆轆走過,買來不怕燙地邊走邊吃;若兩家都沒開,真的會若有所失。即便是不餓不買,看到那一個個黃澄澄的小圓餅,也覺得富足踏實。雖然現已推出諸多新口味,我仍獨愛紅豆這一味,軟糯甜美,夾藏著古早的回憶。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賞文迴響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賴賴/姊姊的首飾

陳慧文/讓花苗也能旅行

也林/指點迷津的廟公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