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惠昭/有時候花有時候鳥:萬島之國的碎片,SUMBA松巴島(下)

飄飄欲仙的綬帶是此行看過最多次的、一閃而過的鳥。今日登場/蘇惠昭
飄飄欲仙的綬帶是此行看過最多次的、一閃而過的鳥。今日登場/蘇惠昭

前情提要:

蘇惠昭/有時候花有時候鳥:萬島之國的碎片,SUMBA松巴島(上)

遲到十五個小時,我們終於抵達松巴島,Waingapu機場如同大型貨櫃屋,但另一座現代化的機場已堂皇落成,顯然,這個島野心勃勃,正在擘畫一個觀光客不絕與峇里島有拚的未來。

松巴八色鶇的鳥點離機場不遠,也就是說,我們的第一目標很快就達成。接下來是一段近四小時的大爛路,路況比大漢山林道最顛簸的地方還顛簸,性能超強的皮卡車把靈魂都震出了身體,最後支離破碎的我們被安置在一處民宅,無電,不過備有發電機;無水,但不遠處有一條溪,這就是我們要過兩晚的所在。

民宅主人有一張善良卻妝點著憂愁的臉,禮貌和氣,孩子們則在無燈的晚上追逐嬉鬧,我儘量壓抑自己求洗澡與沖水馬桶的愧疚感,如果這是我們在超用地球資源,或者戰火中必須回去的生活,我真的沒辦法。

就著手電筒的光,W告訴我們她許多年前去西巴布亞拍鳥時,睡帳篷,到河邊洗澡的事,重點在「如果有好鳥,一切皆可忍受」。

重點是,優雅八色鶇成了此行唯一「看好拍滿」的鳥,往後幾日,在乾季的林中來回走十公里,無論松巴皺盔犀鳥、松巴攝蜜鳥、巨嘴鸚鵡、折衷鸚鵡、亞洲綬帶、紅枕果鳩、橙腳塚雉、桂紅紋翡翠、哈特氏姬鶲--每一種鳥都無比珍稀,都不容易發現,或遠在一百公尺外,或從眼前一閃而過,所以當聽說我們是鳥導帶的第三組台灣客人時,我忽然明白了,這是一堂以增加生涯鳥種為宗旨的高等賞鳥課,我得再修練個十年八載才有資格進階,或說永遠不可能進階,真正的鳥迷,賞鳥狂人,是《觀鳥大年》書中記錄的那些偏執者,而北美有個阿圖島,大雪、冰雹、強風加上珍稀鳥種,聚集了最多同一款瘋子,他們的問候語是:「嘿,你看過幾種鳥了?」

正常人如我,挫敗是自然的,但換個角度樂觀想,也是前所未有的體驗,體驗到自己不夠偏執,體驗到短暫的極端生活,而所有的體驗終將化為養分,熬出一鍋故事。

結束刻苦的賞鳥行,鳥導安排半日觀光行程,去海邊看松巴島第一美景,黃昏日落中的「跳舞的樹」,並偶遇台灣無緣一見的皇冠花(牛角瓜)--植物老師就是用它來讓學生理解何謂副花冠,最終高潮落在餐廳烤魚,鮮美無比的烤魚加上最後一晚住進一家可以痛快淋浴的旅館,我就這樣神奇地被治癒了,甚至開始研究起如何在印尼跳島拍鳥。

五星級度假終究只是個夢。

日後若有人問起我松巴島,我的答案會是,無水無電、又高又遠的鳥、跳舞的樹、皇冠花,以及烤魚。

跳舞的樹,松巴落日。今日登場/蘇惠昭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綦孟柔/再訪越南

騷夏/相親鬥鬧熱

一句好話

簡麗賢/憶作家三毛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