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粒/漫畫編輯編的是一種浪漫

漫畫編輯編的是一種浪漫。圖/雞蛋
漫畫編輯編的是一種浪漫。圖/雞蛋

在沒有網路的年代當一名編輯

編輯這職業的祕密問我就如同打開台灣漫畫編輯史,記得1992年漫畫進入版權時代,為爭取日本授權,一時間各大出版社漫畫周刊、月刊雜誌紛紛創刊。我熱愛漫畫,原本是想當漫畫家,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被幾番退稿實錘,在意志消沉之際,一個意外的機會卻從天而降:出版社來電通知,他們需要一名美術編輯,如果我有意願,四月一日就來上班。當下喜悅裡有股莫名的複雜,四月一日是愚人節耶,該不會是朋友的惡作劇吧?懷著忐忑的心情,安慰自己大不了笑笑地上當一回,沒想到就這樣當了漫畫編輯二十五個年頭。

初入這個行業,是沒有網路與手機的年代,那時做一名美術編輯是相當厚工費時的,從設計編排打稿、量字表外送照相打字、用阿拉伯膠貼字完稿、看色票本在描圖紙上標色,到送外製曬版印刷--全是純手工作業!你得等雜誌印刷出來,才可以看見成品是否是你要的感覺;若稍有差錯,則等著總編訓斥、讀者寫信表達嫌惡……此般情景,現在的漫畫編輯是絕對無法想像的。

參與《冠軍少年漫畫週刊》製作也令我印象深刻。彼時的漫畫編輯幾乎皆是0經驗、初接觸,一邊做一邊自行摸索,儘管周刊有三分之二的內容為日本授權,也仍有三分之一須由國人漫畫進行連載,我便從美術編輯轉成國人漫畫家的責任編輯。周刊的製作期非常急迫,我負責的漫畫家每周要交十六頁完稿,這過程從劇情討論、分鏡草圖到完稿,編輯與漫畫家都是痛並快樂著。雖說我經手的作品最終沒有大紅大賣,但連載期間未曾開過天窗,算是達成漫畫編輯的任務。而在換過幾位周刊主編、他們相繼離職後,年輕有著新鮮肝的我,接下了執行主編之職,每天更加過著與時間賽跑、燃燒編輯魂的日常。

漫畫製作全面進入電腦化時代

1998年,《冠軍少年漫畫週刊》歡慶創刊六周年紀念,卻也同時宣布停刊的噩耗。出版社轉向少女漫畫月刊的製作,我的漫畫編輯人生也永不回頭地進入粉紅色時期。首先要做的,就是研究少女漫畫類型與人設偏好,掌握主要讀者群(國小到高中少女們)會喜歡什麼樣的隨書贈品,當然月刊企畫單元少不了愛情星座觀與心理測驗等等,還有回覆千奇百怪的問卷回函;這與之前的熱血少年漫畫編輯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與此同時,漫畫編輯的製作也全面進入電腦化時代。

經歷《開心少女漫畫月刊》、《Lamon拉夢漫畫少女月刊》、《美少女漫畫月刊》、《Candy漫畫少女月刊》這一連串的操作,除了之前的一般編務外,更與時俱進地多了實體活動:從早期簽書會活動主持人,到後來引領編輯群發想並執行各種漫迷與漫畫家更靠近的面對面活動,如漫畫家的原稿展、座談會或午茶約會等。而這一切還得顧及整體年度製作經費的盈虧計算,在在令我從「只看努力勝利少年向的熱血直男青年」,轉變為「對愛情夢想少女向有感的中年歐吉桑」。

2016年《Candy漫畫少女月刊》不敵時代娛樂消費型態的轉變,宣布停刊,紙本漫畫雜誌慢慢成為時代的眼淚。接踵而來的,是數位平台的閱讀與手機條漫的載體衝擊,此時此刻的漫畫編輯不只要會做漫畫,更要面對科技的狠活——各種網路社群的經營,甚至拍片剪輯吸引客群駐足、加強讀者黏著度,更要有嘗試跨域合作思維的執行力,使漫畫能動起來得到更多關注……我深信未來「漫畫編輯」會邁入「經紀人模式」,透過網路向全世界行銷台灣原創漫畫,才是真正漫畫編輯的王道!

作者簡介:

陳德立,漫畫編輯筆名「大粒」,因2004年擔任《Candy漫畫少女月刊》主編,意喻買Candy要大粒!筆名沿用至今。座右銘:「執著去做一件事,久了就是種浪漫。」漫畫對他而言就是浪漫。曾榮獲2017年第八屆金漫獎最佳編輯獎。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這個職業有祕密 漫畫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李國誠/一人鎮長

繽紛編輯室/歡迎光臨漫畫屋

一句好話

丁名慶/毒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