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珈/來台之後的親情溫暖––記八叔一家

來台之後的親情溫暖––記八叔一家。圖/Mrs.H
來台之後的親情溫暖––記八叔一家。圖/Mrs.H

我那守正不阿八叔二話不說,把她罵了一頓

在我成長的歲月裡,除了父母外,八叔、八嬸是呵護我最多、關心我最親的血緣長輩。

記得有一天晚飯後,母親為我換了一套出客衣服,一家人浩浩蕩蕩去看台灣唯一的親戚--1949年一月,我第一次拜見八叔八嬸。他們(劉)家也是日本式的房子,但是好小、好小,只有小小的三間,餐廳還是後廊子接出來的。此外,他們家沒有女傭,八嬸雖然也穿和吳伯母、杜乾媽一式的旗袍,布料、花樣卻差了很多。他們家有兩位與我同齡的女孩及一位大哥哥(志哥)。儘管八叔慈眉善目,但他不同於父親的朋友們,他有一股懾人的正氣,和我在北京的六伯伯非常神似。八叔、八嬸看見父母非常歡喜,母親亦脫去多日來「虛偽應酬外衣」,跟在北京一樣閒話家常,我可以看得出來大人們有多快樂!

以後的歲月裡,八叔、八嬸常常在晚餐後到工廠來,和父母聊聊天,大概是當時彼此間最好的消遣。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們姊妹們都上小學,我和吳海一起進入女師附小,表姊志蓉(乳名妹妹)、表妹志明(乳名娃娃)念國民小學。直到大概小二吧,學校教授寫信,每一個人都要寫一封信給表姊(哥),我才正式地與她們姊妹交往。一定是血濃於水,我們很快地就變成好朋友,而且幾十年來從來沒不愉快。我們愈長愈大,大人們也放心我們自己搭公車互訪,到劉家的次數愈多,也就愈了解劉家。

八叔是父親的嫡親姑媽的兒子,自幼生在一個書香傳家的家庭。刻苦讀書,北京師大附中畢業後,考入交通大學卒業立即分發交通單位工作,從最基層辦事員開始,一步一腳印往上爬。隨著政府一路從南京、成都、廣州、香港,到台灣時已經官拜省公路局業務處科長。八叔為人一如他治學,嚴謹、慎重,公務員的薪津足以養家,可絕談不上寬裕,縱然在業務處服務可以稱為「肥缺」,他仍一點都不動心,公路局當年有名的「黃豆案」,多少同仁因而捲入,八叔不動如山!即使有一年全國公務員無年終獎金,八嬸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八叔依然不曾貪取一絲一毫非分之物。

八叔準時上下班,且常常帶公事回家「加班」。我在劉家打攪的時候,晚飯後八叔帶著我們三人各據一方,我們做功課,他則埋首批閱公文。有一次,妹妹的鉛筆用完了,想要用八叔公家的筆,我那守正不阿八叔二話不說,把她罵了一頓!其實八叔是很疼愛小孩的,有一回八叔出差回來,就拿出一些學用品,分給我們。那天我有幸沾光,回家母親就說:「這是妳八叔在外面省吃儉用才買回來的,妳怎麼可以分一杯羹!」

小學四年級,我家搬到離劉家近在咫尺的晉江街,我去八叔家的機會也就更多了。我們姊妹三人也一起吃、玩、做功課,甚至同榻而眠。八嬸和母親親如姊妹,兩家之間一點距離都沒有。我也習慣了安貧樂道的日子,更享受著兄友弟恭、家庭和樂的歡喜。

酷熱的五月午後,八叔抱著電扇走一大段路來

在劉家最盼望的時刻,莫過於新年假期,因為八叔生日是大年正月初三,按照北京習俗吃大滷麵、春餅,晚飯後八叔帶著我們孩子們一起放花炮,有時候大我們十幾歲的王二哥和陳大姊一家也加入。放完炮,大夥還圍著一個大海碗擲骰子!大人孩子們盡情嬉鬧直達深夜。通常那夜我是住在劉家,但第二天(初四)一切就大不同了,吃完早餐就催著我回家,他們三兄妹要恢復往常日規。

十年、二十年過去,志哥軍校畢業,派到美國受訓,我們家買了自己的房子,三姊妹分別進入大專院校。父親在他酷愛的「國劇評論界」終於闖出了一片天地,在大台北生活圈也算得小有名氣。八叔一輩子不求人,唯一一次打電話給父親請求幫助,是為了志哥在南部,因公積勞成疾、胃大量出血,送回台北空軍總醫院,並未得到很好的照顧,由父親請託空軍總部醫務處處長李旭初伯伯費心,指示醫官詳加檢查,才起死回生。在八叔來說,好像欠了多大的恩情,其實多年來,八叔家對我們家的付出,豈能用「打個電話請李伯伯出面」這事較量?我小時候八叔被配給一個分期付款電扇,他立即將此物轉給我們,每月由八叔薪水裡扣,父親總是要特別記得:給八叔送錢去。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個天氣酷熱的五月午後,八叔抱著一個電扇,利用午休時間,走了好遠的路程,送到我們家不及休息,又趕回去上班。「電鍋」開始用時,八叔、八嬸也是先借給我們試用,母親覺得不錯,家裡才添置。諸加此類太多太多了!

1976年九月我結婚,談起我的戀愛、感情生涯,也著實讓八叔及好幾位長輩,陪著我父母傷透了腦筋。起初我還真擔心演過《秦始皇》的郎雄,不被他們接受,結果不知是郎雄的演技太好了,還是老實、憨厚的他,真矇騙這幾位大人的心!我們去看八叔時,八叔和他談「六祖慧能及虛雲法師」,郎雄大概剛演完一部《六祖》電影,所以胡言亂語瞎謅一陣。那天以後,八叔就更看重這位好心收留他表姪女的北方漢子了。我結婚後沒多久,志明回來一次,我在家請她吃飯,四位長輩同在,雖然是家常菜,但是歡樂的時刻永留記憶。

●摘自釀出版(秀威資訊)《白頭「工」女憶前塵:看戲、聽歌,郎雄貼身助理包珈台前幕後的故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記憶藏寶圖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鄧依涵/從一到九,從白到黑

Hazel/吃一場英國的「美食」

金玉涼言

葉含氤/清晨的呈坎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