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昌/當重逢只能「快閃」

人到中年,諸事交煎,老友相聚,時間難「喬」。尤其家中有老、有小要關照,有時真覺得自己不是時間的主人,而是被拖著往前跑。

所以,當闊別三十三年的國中同學,在線上建立聯絡群組,號召聚會、重逢時,「快閃」成了我們在生活的夾縫中,還能讓彼此見上一面,聊聊近況、說說心事的最快方式。

我們的母校在彰化縣和美鎮,於是便以鎮上的一家連鎖咖啡館為中心,在線上約定見面日期、時間,可以出現的人就隨時過去,能待多久自行決定,會跟誰「尬聊」一切隨緣,如此形式名曰「快閃」。

只見約定日期未到,許多人已紛紛在線上回報自己當天的行程:「我上午才從台北出發,要接近中午才能到,下午就得回家接小孩。」「我也是,下午三點半就得去接小孩,還要回家煮飯。」「我下班後才能過去,到時候誰還在?」

誰還在?會從頭待到最後的人,應該是我吧!因為我的時間最彈性,在去之前便有了奉陪到底的決心。

從午餐過後進入咖啡館,到晚上九點店員來「溫馨提醒」將打烊為止,我在位子上坐了八個小時。老友一個個接力似地前來,也一個個交棒似地離開。我們天南地北地聊著,有時話題聚焦於不在場的某人,有時又把焦點回到共同交集的養兒育女經、照顧長輩經、求職婚戀經、工作甘苦經……

人數多達六、七人時,上述話題可以進行分組討論與交流,話語此起彼落,咖啡館的「文青味」,瞬間被我們這些中年叔嬸搞得很「嘉年華」。而人數降到二、三人時,氛圍卻又頓時靜謐下來,成了諮商室或告解所。那些年曾經錯過的女孩,或現下正在「拉鋸中」的另一半,都讓人不知不覺地「走心」。我默默聆聽,努力追趕那些「缺席」的歲月。

走出星夜的咖啡館,小鎮正微雨,身邊只剩老友一人,及一位騎車路過,看我們仍未散,便湊過來「插花」,一同等雨停的夥伴。

人到中年,當重逢只能「快閃」,我想到徐志摩的〈偶然〉:「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快閃」交會的火花,溫暖著在生命中,如旅人來去的我們。在光亮裡,我們重新認識彼此,也重新定義自己。雨停了,各自四散,各自歸位,然後,重新出發。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生活進行式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新真/不只是睡覺

羅昆芳/地球的另一端

洪惠風/血壓瞬間會降低的病人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