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霖/千山獨行莫相送

千山獨行莫相送。 圖/江長芳 譚立安
千山獨行莫相送。 圖/江長芳 譚立安

日前,路過涼飲名店,難得空無一人,猜想與疫情嚴峻有關。剛好口渴天又悶,心想入店肯定可以保持社交距離,且點一碗涼的來解熱吧!就在嘴裡含著杏仁木耳的同時,眼見桌上玻璃墊下壓著一則泛黃剪報,身為資深影迷,一眼便瞧出那是當年飾演蘇蓉蓉的趙雅芝!連忙摘下眼鏡,仔細看清底下的文字報導:「好厲害,能三十八跟五十八都看起來一個樣,趙雅芝究竟是吃了哪個牌子的防腐劑?」然後就是一串闡述白木耳、杏仁跟青木瓜燉出雞湯的介紹。讀到文末一句:「你不一定能變成趙雅芝,但一定不會變得很大隻。」實在忍不住笑了,思緒也飄回四十年前。

怎麼會有那麼好看的連續劇

1982年3月6日,中視以金鐘獎外片觀摩展名義,首播粵語原音的《楚留香》,引起極大轟動。同年4月18日晚上八點,《楚留香》正式以國語配音播出,收視率一度狂飆到百分之七十。

「怎麼會有那麼好看的連續劇啊!」時值國小六年級下學期,是青春萌芽,對情愛漸有憧憬的年紀。乍見劇中武功非凡又風采迷人的楚香帥,身邊既有換帖死黨胡鐵花與姬冰雁,更有蓉蓉、紅袖、甜兒等紅粉佳人相伴,立刻無抵抗力地被圈粉了。

猶記那陣子的周一早上都不會不想上學,因為迫不及待地想看坐我後面、擅講廣東話的同學「振爺」,利用午休用餐時段,唱作俱佳地模仿前一睌才演出的最新劇情。另外一點不誇張的是,幾乎每節下課,都有同學會一邊奔跑追逐,一邊發射「彈指神功」。明明班導嚴格的作風依舊,大小考試也從沒少過,但那段畢業前的時光,似乎變得特別美好。隨著彼此即將各奔前程的日子愈靠愈近,在同學互換塗鴉的畢業紀念冊上,竟然還有涉世未深的小毛頭寫著:千山獨行莫相送(〈楚留香〉歌詞)。只能說,這部電視劇的魅力實在驚人。

在那個沒有電腦沒有手機的年代,所有訊息就只來自廣播與三家電視台。最神奇的是,這部連續劇宛如黑洞般地吸走了所有人的心思,每到周日晚上播出時間,任何家戶紛爭甚至社會壓力都可暫時擱置,因為全台人民都準備專心收看《楚留香》。

凝聚一整個世代的感動

然而,《楚留香》還沒播畢,我卻因舉家從城北搬至城南得重新適應。以往上學走路就到,現下必須搭乘公車。那時常搞不清直達車與區間車差別,明明目的地是南門國中,卻一下子跑至北一女中,再不就是於返家時眼巴巴地被載過了中正橋,直奔永和豆漿門口……這些本來也算不上什麼挫折,但對於課業壓力倍增,感覺生活好難調適的國一生來說,真的覺得每周都煎熬無比。還好,只要撐到周末晚上,便有《楚留香》可看,讓人生得到一點喘息。尤其聽到第一句歌詞:「湖海洗我胸襟。」心情倍感飄逸灑脫。

相較時下年輕人強調「去中心化」,人人追逐著各自的著迷,心靈看似有了不甩他人的自由,卻也少了凝聚一整個世代的感動。有時想想,當年有著巨大聯考壓力的我們,集體被催眠著「人生想出頭,端看考不考得上好高中跟好大學……」苦悶自是不在話下,但反正大家都一起盲目奮鬥,時間似乎也過得比較快。至於是否因為如此,我們那個年代比較不那麼時興掛精神科就不得而知。

任時光飛逝,當青春一去不復返,漸漸慶幸自己曾活在那個有一整個世代,一起著迷同一部劇的時光。而那句:「盜帥夜留香,銷魂在何方?」肯定就是可以令所有五年級尾跟六年級頭的年少滋味,瞬間奔至眼前的集體記憶。

涼飲喝完,回憶跑馬燈也必須暫時停歇。雖然天氣依舊悶熱,疫情照樣得面對,但不知怎地,邁步走路同時,還真莫名感到一股「千山獨行莫相送」的飄逸灑脫。

迷偶像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舒婭/指望加班拯救你?加班只會毀掉你!

茉子/和媽媽聊收賄往事

楊淳淳/預謀的確幸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