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輝誠/寫給兒子張小嚕的備忘錄(下)

前情提要:

張輝誠/寫給兒子張小嚕的備忘錄(上)

張輝誠/寫給兒子張小嚕的備忘錄(中)

出發到南京前,我暗自祈禱,千萬不要和李崇建同班飛機,而且到演講會場前也千萬不要遇到。人算不如天算,我在桃園機場櫃台劃好位、拿到機票,剛轉頭就聽見有人喊我:「請問是輝誠嗎?」我回頭一看,竟是李崇建,我心中百轉千迴、有千百個不願意,但基於禮數,仍努力堆出笑容,很是表裡不一地說:「李崇建老師嗎?真高興能遇見您,幸會,幸會。」(後來崇建回憶說,我當時的表情十分糾結。)

崇建阿伯很快展開對話,我很快進入防衛的狀態,但他的語氣平和,不卑不亢,既沒有討好,也沒有高高在上的鄙視,我覺得很舒服。

一開始我們客氣聊著,忽然,他開始談起自己的成長經歷,其父1949年到台灣,歷經九死一生,多次瀕死,費盡千辛萬苦掙扎求生,好不容易成為一名教師,生下四名子女,崇建是老大,只是好景不常,母親卻和女情人私奔了(我大吃一驚,傻傻地重複確認了兩次:「是女生嗎?」崇建依然語氣平和地說:「是女生。」我心中不禁感嘆,崇建的母親真的太前衛、太先進了,那麼早就追隨自己的愛情而去,而且還拋夫棄子),這件事對崇建全家是一大打擊,崇建當時還只是小學生,因此內心有許多壓抑、委屈和憤怒,他渴望母親的愛,但又失去了愛;他想和父親連結,但是一見面常常吵架,離開家之後,卻又想念父親。好不容易高中畢業,大學聯考卻落榜,一考再考,考了五次,才考上東海大學中文系(我心想:「天啊,這要考五年?我應該不用看書,都可以考上了!」可見我有多自大。)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期間做過工人、酒保、記者各式各樣的工作,直到進入全人中小學教書,才漸漸穩定下來。

崇建講完後,一如往常我的自尊心作祟、自大狂發作,第一個念頭就是:「要來比家庭慘,是嗎?誰怕誰!」我也分享我卑微的家庭,外省老兵父親和心智年齡約莫六歲的阿母,從小生活在不和諧的家庭、幽深而孤獨的心靈,以及幾件埋藏內心深處關於我阿母受辱的往事,講著講著,我忽然跟崇建說:「其實你看我這樣,充滿防衛,又充滿攻擊的性格,其實只是我內心自卑的保護色。」

崇建聽我講完後,說:「輝誠啊,像我們這種家庭長大的小孩,都很容易變成這樣。」我沒想到崇建回應是這樣,很特別,剎那間彷彿有道暖流流進心底深處,有說不出來的感覺,事後我經常回憶這種感覺,可以說我從小到大,從未有人對我講過如此溫暖的話。

換崇建講起他在全人中學教書,因為校長老鬍子的推薦,和學校幾位同事公費到台北參加薩提爾大弟子約翰‧貝曼(JohnBanmen)開設的工作坊,過程一直哭,深受感動,後來更自費再度參加貝曼一整年的進階工作坊,深入浸潤薩提爾,尤其在薩提爾成長模式(SatirModel)和冰山,多所究心、別有領悟,深刻改變了他的應對、教學,也改變了他的生命,進而影響了他的家庭。他開始與父親和解、用薩提爾協助三名弟妹,甚至也和親生母親和解,也開始照顧母親的情人。──他覺得薩提爾深刻幫助了他、改變了他,他想把薩提爾介紹給更多人,幫助更多人。

當崇建講完,不知為何我的自尊心又開始作祟、自大狂二度發作(其實這就是薩提爾所說「低自我價值」會有的反應),閃過念頭又是:「要來比誰厲害是嗎?誰怕誰!」我便開始慷慨陳詞,我是如何花了十五年時間打造出學思達、接下來又要花十年推廣、要憑一己之力改變台灣填鴨教育、甚至全世界的華文教育,講得是眉飛色舞、激昂不已。──目的只有一個,勝過李崇建。

我講完後,應該是昂著下巴,等著崇建甘拜下風,沒想到崇建的回答卻是:「我比較隨興,我沒有像你這樣熱情、有方法、有策略。真好!」

突然間,我有些不知所措,崇建既沒有討好,也沒有指責(通常面對這種自大狂,很容易激起對方的負面情緒,導致交相指責),也沒有打岔顧左右而言他,而是和諧而一致地關注我的狀態,也在乎他自己的狀態。我原本好勝的心,想勝過別人,踩在別人的頭上,忽然踩了個空,卻沒有往下墜,而是漂浮在雲端,被溫暖的肯定襯托著、漂浮著。

後來我才慢慢領悟,一個內在平和之人是真具有能量,無論對方處在何種狀態(各種情緒當中或不同的應對姿態),他都可以用自己的平和之氣,讓對方逐漸冷靜下來、恢復平和。反過來說,若一個人沒有能量,面對對方負面情緒,則容易被牽著鼻子走,隨之一起變化,逐漸生出負面情緒,然後爆發。例如面對一個極度憤怒的人,能量不足的人,一開始也許還能平和面對,但時間一久,不知不覺心中憤怒之氣漸次增生,慢慢蓄積於胸,最後表現於外,甚至還被憤怒所控制,做出自己始料未及的衝動傻事。以物理學原理作類比,這便是情緒的一種「共振」現象。

兒子,崇建阿伯對我說的兩段話:

「輝誠啊,像我們這種家庭長大的小孩,都很容易變成這樣。」

「我比較隨興,我沒有像你這樣熱情、有方法、有策略。真好!」一直深烙在我的腦海,每次演講或工作坊,我總是不厭其煩地一說再說,每次說,當時的感受和感動都會重新湧現一次,我後來學習薩提爾之後,才知道這就是「被接納」的感覺,這份感覺會深入內在冰山的深處,連結渴望,湧現力量。

兒子,這也是為什麼,爸爸一直很努力,希望在你做不好、遭遇失敗、甚至犯錯時,爸爸所說的話、所做的事,目標都是希望讓你感受到爸爸對你的接納,是的,你是「被接納」的。一旦你有了這樣「被接納」的經驗和感覺,將來你才能記住這份感覺,汲取這份力量,去接納你自己,然後,再去接納他人,甚至幫助他人也能接納自己和他人。

如果你能做到這樣,你的內在就能真正體驗到,無比的寬闊、自在與自由。

就像宇宙接納一切,就像地球接納萬物。

9.接納(6)

兒子,真正的接納,是你願意「接納你自己」。

什麼是「接納自己」?

接納自己,意味著「無條件地接受自己的一切」。

包括讓自己不喜歡、不滿意、不開心,甚至不認同的一切,因為只要是人,都有可能犯錯、做不好、期待落空、得不到想要的結果,當你願意無條件接受自己,你會「負責」,而不會一直自責;會寬待自己,而不是一直埋怨與悔恨;會「原諒」自己,而不是和自己一直過不去。和自己過不去,你的內在就會自我對抗,你的能量就會持續內耗和自損。

兒子啊,你之所以可以全然放心地「接受自己一切」,其根源在於,你作為一個人、一個生命存在,本身就是「獨一無二、珍貴無比」的奇蹟,不需要和任何人、任何東西比較,意識到這點,你就能夠看見自己內在「獨特而珍貴的價值」,當你感受到你內在本有的價值感,你的生命自然就能不卑不亢、平等自信。

同時,你也會逐漸意識到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也都是「獨一無二、珍貴無比」的奇蹟,你也能對世間上每一個人充滿敬重與珍惜之情。這也是薩古魯教導女兒所說的:

「你永遠都不要仰視任何人。

「特別是我,因為我的價值只存在於當你如我所是地看待我之時。如果你仰視我,你就是把我掛在牆上,也許會熏熏我,點一根香。或者在我周圍放上花環,然後就把我忘記了。這不會對你的生命有任何改變。

「你必須如我所是地看見我。你必須僅僅如我所是地看待我。這樣我對你就有巨大的價值。但如果你仰視我,你就會錯失它。

「所以絕不要仰視任何人,也絕不要輕視任何人。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你就會如其所是地看一切。只有你如其所是地看一切時,你才能輕鬆地前行,不是嗎?人生也是這樣。只有你如其所是地看一切時,你才能不費力地穿越人生。」

怎樣才能做到薩古魯說的「既不仰視任何人,也不輕視任何人」、又能「如其所是地看一切」?

答案就在,你能看見自己、看見每一個人,光是作為「每一個生命存在」本身,就是一件珍稀無比的奇蹟,這和長相、名聲、權勢、財富、地位、年齡都沒有關係,所以當你看見一個人,就不會只停留在美醜、譽毀、盛衰、富貧、尊卑、壽幼,還能繼續往深處看,看見這些深處的價值,作為一個生命的價值,超越了世俗所制定的這些價值觀,你會為「生命本身」、「存在本身」感動、驚喜、讚嘆。

所以你見到帥哥美女、美譽者、高官、富翁、尊者、長者,你不會特別仰望他們,你看到醜人、毀譽者、販夫走卒、貧者、卑微人、孩童,你也不會輕視他們,你都是「如其所是」地看待他們,發自內心,不卑不亢、平等自信、一視同仁地,對每一個人敬重、驚喜、讚嘆。

這樣你才能掙脫,長相、名聲、權勢、財富、地位、年齡的束縛,這些都是可追求的,沒有問題,追求本身,就是一種選擇,就看你願不願意「選擇」追求,而追求的過程中,永遠記得,得到與否,都和你內在自我價值無關,也就是說,光是你作為一個人,就已經是世界上、宇宙裡最珍貴的存在,時時回到生命本質,去感受自己的價值,然後敬重、驚喜、讚嘆自己。

帶著這樣的心情去追求你想追求的,得到了,更開心,得不到,還是開心,因為你已經感受到這個世間上最珍貴的,就是你自己。

兒子,這樣你才能真正了解,為什麼人可以做到「無條件地接受自己的一切」,因為宇宙和生命本身,就已經接納了你,你一生的一切追求,無論成功與否,和生命相比,真的成功了,既彰顯不了生命更多,真的失敗了,也無損於生命本身,那麼,你怎能不歡欣、無條件地接受自己的一切、世間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呢?(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當代散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探照燈

郭強生/亡者的記憶(上)

聯副/人間有味

傅詩予/被雨聲吵醒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