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小平/失去一半的月亮

她端起雞尾酒,望著牆邊沙發上蹺著腿的男人,他的坐立不安透出不耐煩。

邀唐過來參加同事的訂婚派對是個偶然,她在國中同學會看到多年不見的他,聊沒幾句,突然就問他,「可以充當我的伴嗎?派對規定要攜伴參加。」

唐是她國中暗戀的對象,每天放學就跟在他身後,隔著一段安全距離偷窺他,唐的身影映在黃昏的微光裡,無論哪個季節,都透出涼冷。應該是跟他的單親家庭有關,離家的唐媽媽帶走了愛,也讓唐此後沒了溫暖。

她當時沒把感情擺在明面上,自覺十五歲的她,被媽媽帶進改嫁的婚姻裡,成了角落生物,沒能力給他溫暖,就只能瞧著他的背影,直到國中畢業。彼此沒再聯絡,暗戀似乎就像老照片上的色彩,漸漸淡去。

她仔細端詳著人聲雜沓間的唐,似乎他依然困坐在酷似冰櫃的空間裡,沒人想要靠近,他是否期待別人拉他出來?

唐接收到她探詢的眼光,抿了抿唇,回望著當年像個小尾巴跟著他的女孩,那時他彷彿沒長大的蝌蚪甩不掉尾巴,直到長出四隻腳,他猛然回頭看,尾巴何時不見了,他都沒發現,心底卻隱約有些懷念,直到高中放學時,還會下意識回頭張望。

這些年,唐沒談過戀愛,也不曾動念結婚,爸爸更沒問他,愛情如果會被扼殺在婚姻裡,他何必勸兒子也趕著受傷?

唐參加國中同學會時,沒想太多,也不是特別懷念哪位老師或同學,就覺得好久不見了,去瞧瞧也好。搞不清楚怎麼就答應近乎陌生的她參加訂婚派對,小尾巴早就沒了作用,消失無蹤,他也不是什麼人的青蛙王子。

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他覺得自己已經完成她邀約的任務,站起身,去衣帽間拿了風衣,搭在右手臂上,找到了她,「我要走了!」簡短四個字涵蓋了他的無聊與無奈,也算給足了同學三年的面子。

她點點頭,知道勉強不了他。他穿上風衣,衣襬畫出半個圓,彷彿那失去一半的月亮,就在門開處引進的風裡離去。

她只猶豫了幾秒鐘,拿起包包和大衣,也離開了派對的無味,追了出去,在小公園叫住了他。風裡的寒意鑽進領子,她伸出手,有些顫抖地說,「謝謝你來,都沒說上話。」

雖然之前聊得不多,她卻能覺出彼此有某種程度的雷同。她朝九晚五上下班,跟不同男人吃過飯,看過電影,可是那樣的相處總是不自在,彷彿被人牽著走,她只想快點結束,躲回自己的蝸牛殼裡。她厭煩這樣的相親,問爸媽問同事問朋友,「為什麼一定要找對象?」每個人支支吾吾不同理由,卻無法全然說服她。

就連訂婚派對,同事也是說,「說不定就會遇見心儀的人啊!」所以她來參加,還勉強了唐來作伴。

唐似乎從她的「謝謝」裡讀出她被歲月催逼著的無奈,可是即使找到同溫層的人,又能互相取暖嗎?

他觸了觸她的指尖,冰涼冰涼,讓他想起國三那年,考高中的壓力導致的火氣,他跟同學吵架,走出校門不遠忍不住要打起來。她當時默默走過去,遞給他一根poki棒棒冰,快要二十年了,他還記得那種冰涼退火卻隱含著的關心。

他回應她說,「風大,這兒好冷,我看妳也沒吃什麼,附近有家湯圓店,一起去,嗯?」他用的是問句,給她考慮和拒絕的空間。

她點點頭,把手縮回大衣的口袋裡,緊緊握著,兩種不同的孤單,真的可以擦出火花嗎?

在小店的桌旁坐下,定睛望著兩個人碗裡白胖胖的芝麻湯圓,散著熱熱的煙氣,恍惚,她在湯圓裡找到月亮失去的另一半。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極短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廖咸浩/在和平即將來到的前一分鐘:記一戰最後一個死亡的士兵Henry Gunther

聯副/穿過時間的光

蔣亞妮×宋文郁/發光與熄燈的間歇練習

王仁劭×黃俊彰/我們的倒影正在折返跑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