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地嶼遊‧佳作‧臺北】天朗/台北植物園裡的「堡壘」

約莫攝於1970年代左右的植物園。(圖/天朗提供)
約莫攝於1970年代左右的植物園。(圖/天朗提供)

📍地標:北部地區/臺北/

📍穿越時間:1970年代左右

文/天朗

小時候植物園是我家的後院,玩到後門關閉了也沒關係,只要爬過旋轉的鐵門,或是翻過兩側的圍牆,再不然走在分隔植物園與南門國中(更早是小學)的牆頭,兩手張開走到轉彎處再跳下去,5分鐘內就能到家;至於大人就麻煩的多,後門關閉後,除了偶而見到一兩個跟我們一樣不守規矩的外,都是循規蹈矩乖乖的從正門繞一大圈,多花10幾20分鐘回家。

那時後門直直過去,矗立著一個由石頭堆砌而成,露天的,三層樓的「堡壘」,這個我們口中的「堡壘」,沒人能告訴我們它的故事或是它的年代。但在我們的想像中,中間層有空窗的房間,就是機槍的碉堡,瞄準地面攻來的敵軍,而上方的屋頂,有高低兩層,高的那層,當然就是防空砲的地盤,低一點的,則是放彈藥的地方。

在頑童的心目中,這是古戰場的地點,今天有人信誓旦旦的舉出一堆「證據」,說曾經有人死在這個中間層,明天就有人「發現」好幾處彈孔,指給半信半疑的同伴聽,後天這個同伴,又加油添醋的把這些發現往下傳遞,故事越傳越遠,越來越誇張;開始時,膽小的人晚上不敢上這個「堡壘」,後來大白天的,連有些大人也一樣,遠遠的就避開這個地方。

平常日子的白天,堡壘是我們的戰場,要麼就一起守衛著碉堡,架起想像中的機槍大砲,抵抗進犯的敵軍,要麼就是自己分組廝殺,爭奪心目中的大本營跟司令台;在極少數的時候,堡壘成了我們的實驗室,月全蝕的那天晚上,還沒到初蝕,頑童們就呵欠連天的翻牆回家,把研究科學的偉大志向,全都拋在腦後。

上堡壘時,不能循規蹈矩,要英勇的攀著石頭雙手雙腳爬上去,下來時,也要從牆頭跳過近一公尺寬的壕溝,無論如何,除非被大人拎著耳朵,絕不輕易羞辱的走那個女生跟大人們才走的樓梯。

《文明的野獸:從圓山動物園解讀近代臺灣動物文化史》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時間:2020年5月6日

多年後,我從文獻中發現,這也許才是最正確上「堡壘」之路。

「文明的野獸」書中說,台灣的第一個,1913年創設於農業實驗場的苗圃(今臺北植物園)內,第二年命名為台灣總督府附屬動物園,以中小型動物為主,有猴、白鼻心、熊、山羊、火雞、鴨、小鹿、台灣雉……等等。

我沒有找到這個動物園的確切地點,但在想像中,這個「堡壘」的風格,不就是動物園猴子的休憩島嗎?我想這個「堡壘」的師,要是知道頑童們在這裡爬上爬下的行徑,一定會非常高興在多年後,竟然會有這些知己還了解他的原意。

今日回到植物園原址,這個「堡壘」已夷為平地,只見到地基上一些排列整齊的石頭,也許它們是原先的石塊,也許不是,假以時日,這一切,恐怕也會跟頑童的足跡一般,化為風中的遺跡。

此圖則是2022年重遊植物園的所留下的照片。(圖/天朗提供)

主題:「

「琅琅悅讀」與以及共同協力舉辦的限時主題徵文活動,遴選出不只是聊表對故地思念情懷,同時具備差異顯著搭配照片以及完整故事性,如同與作家們一起來場穿越時空之旅。

得獎金榜已公布,所有入選作品將陸續搶先刊登於聯合新聞網的琅琅悅讀。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植物園 徵文 舊地嶼遊 讀創故事 承億文旅 報時光 建築 動物園

逛書店

延伸閱讀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碎痕/府城清曉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Ayoko小婕/安平運河旁有一幢人間烏托邦

【LOG IN 台南‧徵文入選】鏤花/清晨的南喃自語

徵文即將截止!「謊言之誠」懸疑推理小說募集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