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道人生學‧徵文佳作】黃柏偉/我走我們的天堂路

約莫四年級,十歲左右,我與父親的合影照。(圖/黃柏偉 提供)
約莫四年級,十歲左右,我與父親的合影照。(圖/黃柏偉 提供)

由琅琅悅讀與發起的主題活動「」,與報時光和合作夥伴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中國信託銀行共同協力策畫。響應「2022閱讀全壘打」貫徹推廣閱讀為核心理念,不只強調運動與生活的結合,更重要的是同時在這個有愛父親節裡,不忘表達感謝與敬意。

得獎金榜已公布,所有入選作品將陸續搶先刊登於聯合新聞網的琅琅悅讀。

文/黃柏偉

我的爸爸是一位教師,我一直不像他。

客廳櫥櫃上展示著爸爸教職中獲得的感謝狀及獎盃,同住的爺爺奶奶也會拿著爸爸求學期間的獎狀細數我爸的品學兼優,我真的不像他。

記得小學期間,爸爸教我數學,我怎麼也開不了竅,他帶著怒氣重放手機,結果那只摩托羅拉解體了,我還是解不開那道題目。

比起坐在書桌前舞動文墨,我寧可在運動場上流汗曝曬。小學體育老師要成立的任何校隊,我無役不與,於是才有加入國中籃球校隊及高中籃球校隊的機會。

國小校隊,玩樂成分居多,加入中學校隊必須全力投入,處身教職的爸爸慎重的與我長談,確認我的意願,其實十二歲的我,並非真實知道箇中苦辛。

在中學的六年生活中,校隊清早六點開始練球,晚間九點結束練球,我都是五點半坐上爸爸的車裡繼續打盹,九點半之後,癱坐上爸爸等待的車,等著回到家洗浴就寢。我很累,爸爸更是。

這是父親為我記錄2012年U19亞青對抗突尼西亞的賽場照。(圖/黃柏偉 提供)

我應該不是我爸幻夢中那個繼承基因、品學兼優的兒子。小時候,我與爸爸關係不好,我總覺得他在大小事上找我碴,當時不知道,那是他在大小事上都一直關注著我才會發生的狀況。中學階段,他早晚接送,校內校外的比賽,他也從來不缺席。他買了錄影機把播映的比賽錄下來,向朋友借來V8攝影機,親自到場錄下沒有播映的每場比賽,贏球的時候分析我的缺點,輸球的時候給予我支持與鼓勵,這些是爸爸對我滿滿的關愛。

金華國中籃球校隊後援、松山高中籃球校隊後援,大小比賽需要後援救助時,我爸爸的身影都會出現,2012年,我有幸參與U19的世界比賽,在台北各場練習要接送球員時,爸爸的廂型車也是接送車隊的一員,在拉脫維亞的賽事,爸爸也請了假全程陪著,他隨身帶的兩件大行李,全是球隊需要的物資。

他用行動教導我「凡事盡力」,無論勝敗都檢討改進,則建構我「把事情做到最好」的目標。

校隊的訓練非常紮實,一年365天都過著一模一樣的生活:球場上不停流下的汗水,四肢、胸背不停歇的疼痛,比賽不盡人意的挫折以及個人能力的自我質疑,那真是一段籃壇的「天堂路」。

我首次跟爸爸共同進到院觀賞的,是2019年上映的運動勵志電影,螢幕上球員們練球的過程,身心煎熬的呈現,勾起滿滿的回憶,我屢屢流下男兒淚,劇終,熱淚盈眶的同時,我轉頭跟爸爸說了一聲謝謝,謝謝他這些年對我的照顧。他沒有望向我,只攬了攬我的肩,他默默地忍著淚水。

而今,我投身籃球教育的行業,教練、教師,形態其實差不多,原來,我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不像」他。

路,仍是天堂路;我們,仍然一起走。

●想看更多主題「爸道人生學」的得獎作,歡迎至金榜榜單查閱。看歷屆主題徵文讀創故事查閱。

親子教育 徵文 爸道人生學 電影 讀創故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舊地嶼遊‧首獎‧臺南】黃郁文/少女與少婦

【舊地嶼遊‧參獎‧新營】蔡富澧/彷彿塵埃

【舊地嶼遊‧貳獎‧澎湖】洪金鳳/風櫃玄武岩下的歡喜

【舊地嶼遊‧佳作‧高雄】徐尹/遙寄祝福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