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根本不存在》影評:電影厲害高深 觀影有挑戰

《邪惡根本不存在》。圖/東昊影業
《邪惡根本不存在》。圖/東昊影業

《邪惡根本不存在》(悪は存在しない)應該是濱口竜介的一次轉變,作品本身既現實又虛無,收斂內省,沈靜低迴,儼然更有創作者的自信。影片從石橋英子的開始展開,糾結抒情的樂音成為一種鋪陳推進,暗示提醒,有時候音樂會突然戛然而止,一種平靜斷裂與破壞的感覺。

特別要注意這部電影的「視角」,它有時候不是角色的視角,而是自然萬物的主觀視角,彷彿世間萬物都有靈,像是開場對著天空樹梢拍攝的平移鏡頭,不似人類的視角行跡,反而像是某種靈性的仰望。這部片有人提到布列松(Robert Bresson),但是我覺得不像,最多是主角低限度的表演方式。

《邪惡根本不存在》。圖/東昊影業

電影還是有濱口竜介擅長的精彩對話戲,機鋒幽默,但是不多,大概只有兩場,電影更多是畫面上與角色聲音上的留白,氛圍營造在一個明確寓意之下。電影呈現一種「言語溝通」其實是無效的狀況,建商的開發說明會、建商內部的視訊,以及都市人與當地人的面對面聊天,都處在一種落差性的言說話語。

這是人與大自然共處的故事,順應自然,天理循環。除了人之外,大自然是無分善惡,只有生死。導演濱口竜介講電影處理的曖昧深幽,閑淡日常,詭譎平靜。鄉間父女就像是守護者與大自然間的關係,那個不斷重複述說的鹿群與困獸的暗喻,既是大自然的常規也成為劇情發展的暗示。

電影裡還出現兩次「重複」性的行為作息,劈柴、取水、忘了接女兒,而從都市來到鄉間想要發展豪華露營區的男女,是所謂的外來者。他們在第二次加入了這些作息,但是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成為這塊土地闖入者的身份,那幕男主角問都市男鹿群該何去何從的鏡頭,一陣黑影蓋下,似乎預示了未來的發展。

電影那戛然而止的收尾,應該足以引起大家的熱烈討論,它可以從很多地方解讀,人類因為困獸保護本能而激起的獸性,或是如夢似幻的善惡對照。不管怎麼看,導演濱口竜介再度突破自我的創作,不再依賴大量對話言談構築,真正在用影像講故事了。

朱哲輝Alan,現為台灣人協會理事。正職為線上影音平台的營運經理。文章發表於釀電影、udn 琅琅悅讀等媒體。FB & iG 粉專名稱為「Alan的影劇娛樂閒聊

《邪惡根本不存在》。圖/東昊影業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影評 電影 自然生態 音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搬家》影評:碎裂無聲的成長

兩岸人民不同的運動喜好

大甲媽祖惜福之旅 「第一位」用手推車遶境的人

《莎莉》影評:人生滋味一言難盡 跨國追愛現實嗎?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