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鳥書店】〈潛入詩海:尋覓心之港灣〉系列講座:宋尚緯X徐珮芬 活動側記

兩個看似生命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在詩的宇宙,是兩顆耀眼之星相互輝映與綻放。(圖/青鳥書店 提供)
兩個看似生命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在詩的宇宙,是兩顆耀眼之星相互輝映與綻放。(圖/青鳥書店 提供)

文/池昀;編輯/蔡孟諭

圖/ 提供

華山青鳥書店舉辦一系列〈潛入詩海:尋覓心之港〉系列講座,2022年04月22日的首場講座邀請:宋尚緯、徐珮芬,談他們的詩作,談論愛與痛苦與創作的關聯。潛入詩的底層,在他們的世界是用什麼熬煮出那樣的詩的湯藥?而詩,是否能夠帶領人們逃離了心中的地獄?

宋尚緯與徐珮芬兩位極受歡迎的以新的詩的語彙演繹了網路創作的另一種姿態,在社群媒體掀起了一波讀詩的風潮,不避諱的談論毀滅與死亡,以更接近大眾經驗的語言書寫,在陰翳灰暗的孤獨中用文字對抗排山倒海來的未知與恐懼,彷彿藉由那短暫的墜落麻醉在詩海中

潛入詩海:我們都不是傳統定義下的好人

(圖/青鳥書店 提供)

見到兩位詩人,和想像中詩人給人的距離感很不一樣,兩人像老友一樣敘舊,在網路上互動頻繁的兩人笑稱其實兩人更像網友,已經兩年沒見了。

為什麼是徐珮芬與宋尚緯?也許是兩人詩作的普世性都深受讀者青睞,另一方面兩人的詩作呈現的質地有著某種共通性。除了詩的交流,兩人私下互動的火花也令觀眾相當期待:一位是氣質優雅的知性女孩,一位是傻氣直爽的叛逆男孩,兩人完全不同的成長背景和生命歷程卻讓兩人的筆下的深沈與哀傷極為類似。

講座一開始,健談的徐珮芬老師如主持人般開始訪談宋尚緯老師,感受到輕鬆的氣氛,兩人東聊西聊,說到寫作與家庭、家裡的貓和日常生活,讓讀者難得的看到詩人真實的一面。

談到一開始接觸詩,兩人出發點完全不同。

宋尚緯說:自己從小不是大人或是同儕會喜歡的那種類型,孤僻又獨來獨往。

「不是傳統定義,也不是非傳統定義的好孩子。」宋尚緯自嘲。國高中開始寫詩,因為對老師、社會有很多不滿。寫著寫著開始投稿,得到很多獎。

「我媽一開始覺得得獎很棒,但看我的詩裡面寫死亡之類很黑暗的東西,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為了不讓她這麼擔心,就不寫那麼強烈的字眼。」

徐珮芬說:「一開始寫詩,是因為有很多憤怒。平常會寫日記紀錄自己當下發生的事情。」宋尚緯接續分享:自己不寫日記,因為看到日常瑣事,回憶那些「垃圾事」,就會心情不美麗。綜觀自己的人生,並非順遂的那種,所以詩是一種排解,也不在被父母或外在價值綑綁。

-

詩人如何以兩句話形容詩?

(圖/青鳥書店 提供)

講座中,珮芬直接以問句串場,導入講座核心:「可否用兩句話概括詩對現在的你的意義?」

「可能會超過兩句,我得想一下。」兩人對話完全真性情,又富含哲理。「對我來說是一個讓人閃躲的空間。」宋尚緯說道。「很多人問我是否真的有經歷過那些經歷,我跟他們說不一定要做過愛才能去寫戀做愛,想像的也可以完成寫作。不過情緒卻是真實的,帶著痛苦和愛去寫,其實也沒有太多選擇。」

聊天的同時,徐珮芬不經意錯過回答的時幾,青鳥書店主持人則在Q&A時間再次引導問題,

珮芬的回答的如同一首詩:「對我來說詩是一場大雨,而我是那把雨刷。」

寫詩也許是一種和自己心靈對話,詩化解了原來鋒利的世界,就像磨砂紙一樣一切不再這麼尖銳。

「每次寫完,都覺得自己可以好好睡一覺了,這樣就已經足夠了。」徐珮芬認為書寫其實是很個人的。

詩能夠成為療癒嗎?如何與自己的情緒共處

兩人的詩中常讀到一種毀滅性的決然,一種對生命純粹地憤怒。這種不顧一切對世界的呼喊,引起了年輕讀者的愛戴,彷彿說出了每個人內心的話。

看我 如果你想變成

和我一樣的大人

現在就挖出你最珍貴的

好奇心,包住脫落的乳牙

一起丟到

屋簷的上面去

---節錄自徐珮芬〈成人童話

聽見誰仍在山谷,以為自己

還活著,說開心的事

---節錄自宋尚緯〈山谷〉

然而正是對生命有所期待,失望才會使人墜入深淵;

正是對生命的虔誠的信仰,才會有那麼細微深刻的描寫。

很多讀者都很好奇能夠寫出心裡那些幽微情緒的人,是否受到情緒影響困擾。

「詩是否可以讓你逃開憂鬱的情緒?」徐珮芬問宋尚緯,也像是給自己的問句。

「沒有辦法吧!寫完人生還是一樣,在非常憤怒的狀態其實無法寫作,都是在後來不這麼生氣的時候才寫。」宋尚緯說。

「我跟你不一樣,我一開始寫作是因為憤怒而寫。」徐珮芬坦然回應。

兩位的寫作都不是為了別人,更多是與內在的自己說話。偶爾發表在社群媒體獲得讀者喜愛也是無心插柳,他們的心中卻依舊十分痛苦,有透過那樣嘔心瀝血的創作,他們才能釋放自己。

能引起廣大讀者的喜愛,絕對不是偶然。宋尚緯曾在一個訪問談到自己在創作會把自己對事件的想法放大,去掉細節之後寫作成詩,所以套用在不同狀況時都很能引起共鳴。

「很多人把我的詩定義為情詩,其實我並不一定是指涉愛情。」徐珮芬分享。

過去我經常幻想愛人死亡

現在在沒有惡意能使我恐慌

即便最寶貝的布偶被開腸剖肚

我也不會說話

不會說任何話

---節錄自徐珮芬〈訣別〉

-

談詩與小說,創作即是一種載體

(圖/青鳥書店 提供)

兩人的創作以詩為主,直到2021年底徐珮芬老師出了個人第一本小說《晚安,糖果屋》(啟明出版),給讀者一種相當新奇的感覺。作為寫過小說的詩人,徐珮芬好奇的問宋尚緯是否也有過寫小說的念頭,宋尚緯說道:「一開始也有寫小說,但怎麼寫都很爛,之後就決定改寫詩。」

對兩人來說詩都是一個最直接的載體,對於情感的表達是最直接的。兩人創作詩的時候都是一氣呵成,將詩作為一種感情的投射;小說則必須經過反覆修改並且貫徹一開始的角色設定,思考的是一個大的故事的架構,談到創作的困難處,徐沛芬還打給宋尚緯欲「借一塊錢」,台下的粉絲都笑了,由此可見在創作路上有相互理解及扶持的朋友,是最難能可貴的事情。

兩人真實的互動引起台下讀者的真實回饋,兩三位讀者在Q&A時間分享自己受憂鬱所苦,卻依賴這種特質而寫作。

「每次寫東西都有一種流膿、嘔吐的感覺。每次寫做完都會覺得自己很衰。」

「在這種狀態中很活得痛苦,可是好像同時也因為這種狀態完成一些創作,覺得相當矛盾。」讀者相繼分享。

老師們感同身受,說沒有什麼建議可以給。

「一開始演講分享創作,都會頗析自己,感覺很像告解會,我很怕那種感覺。」宋尚緯分享。「我沒有什麼害怕的事情,最害怕的是自己的心」徐珮芬接續補充。

我們都是陷入沈默的人

微小、脆弱

看不見自己所散發的火光

在叢林裡被視為獵物

---節錄自宋尚緯〈先走的人〉

我要變成你

最害怕的人

我深信害怕

也是一種愛

---節錄自徐珮芬〈我相信害怕也是一種愛〉

原來把情緒和個人遭遇純化精煉過後,所有養分都可以化為詩篇。

原來詩不是遙不可及的藝術創作,而是可以療癒我們生命中各種遺憾的清泉。

原來寫詩可以撫平很多心中的傷痛,而寫詩可以用平易近人的語言。

〈潛入詩海:尋覓心之港〉講座在兩小時的對談中,以詩為媒介,我們進行了一場心靈旅程。閱讀詩的時候面對自己的內心,用詩解讀無常的世界。

今天,我們都誠實的對待了自己。

青鳥書店【潛入詩海:尋覓心之港灣】系列講座(圖/青鳥書店 提供)

青鳥書店【潛入詩海:尋覓心之港灣】系列講座:

◎ 蕭詒徽X湖南蟲【操作型詩意】

日期:5/20(五)19:00-21:00

講者:蕭詒徽X湖南蟲

報名:https://reurl.cc/p1x7Ab

◎ 新書《夜的大赦》曹馭博X任明信

日期:5/21(六)19:00-21:00

講者:曹馭博、任明信

報名:https://reurl.cc/ZAjDda

講座資訊更多詳情可見:青鳥書店FB粉絲專頁青鳥書店FB粉絲專頁


詩人 青鳥書店 閱讀專題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故宮文物月刊】微物趣─「草蟲捉迷藏」特展概述

【故事借閱所】借閱一場與時間和資金賽跑的豪睹《權力遊戲:馬斯克與特斯拉的世紀豪賭》

【名單之後】王德合/早逝的春萌健將──江輕舟

梅朵/曾經徐志摩不願許她一個未來,後來她活出自己的未來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