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多年為什麼不敢結婚 擔憂還是期待?心理師教你這樣做!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石瀝新

第一次諮商前,我在他們填寫的諮商預約表單和協助初談的心理師紀錄中,概略瞭解到他們正在面臨關係的交叉路口。於是第一次見面時,我簡單介紹一下自己並帶領他們進到諮商室後,就開門見山地問:「在決定是否攜手共組家庭的時期,你們似乎遇到一些困難,或許我們的諮商可以從『幫助我瞭解你們遇到的困難是什麼』開始談起?」

「我不曉得怎樣可以讓她放心,也不曉得怎麼讓她開心。」俊豪先回應我。

我輕輕點點頭並看向俊豪,示意他往下說。他們相互對望了一眼。

「我很期待可以開啟兩人的人生新篇章。其實我真的期待好久了,我知道她心裡也是這樣期待的,但我也同時感受到她很焦慮。」

「你有感受到她在焦慮些什麼嗎?你好像覺得女友的焦慮,已經成為你們關係往前走的障礙?」我問。

「她會跟我說,她有些擔心婚後的生活和適應。我知道這時候她期待聽到我的安撫,或給她一些保證。我覺得自己都做了,每次看她悶悶不樂,我就會想關心她。但一開始她會讓我知道她在擔心什麼,現在就算問她,她也好像越來越不會講到自己。我覺得我們倆真的可以一起解決這些問題,當兩個人一起面對,這些問題就不是問題了,不是嗎?但她的反應,有時也讓我對進入婚姻這件事有點迷惘:會不會只是我一廂情願,她並沒有真的想跟我走下去。」

雅芩補充說到:「對,所以他這時候就會問:『我們真的要結婚嗎?』但我沒有不想跟他結婚,我只是有我的擔心。」

對於結婚這件事,俊豪充滿自己的憧憬和藍圖。他很希望兩人完成人生大事後,能一起度蜜月、一起規畫未來、一起籌備同住的生活。在這些憧憬背後,俊豪想牽著雅芩的手往前走。

另一方面,雅芩雖然很期待可以進入婚姻,卻也有自己的擔心。後續和雅芩談了之後,我才理解這些擔心其實有很多層次,而在他們的對話中,並沒有機會真正攤開這些擔心來整理清楚。

於是,協助這對伴侶「攤開」這個目前影響他們進入婚姻的情況,是諮商的方向與目標,也是我這個伴侶治療師的工作。

我們從第一層次的擔心談起:雅芩擔心婚後兩人生活的變動、擔心另一半的家庭對自己成為媳婦後有更多的期待、擔心自己的生涯發展和崇尚自由的性格會因為婚姻而被束縛,也擔心自己不符合社會上「好媳婦標籤」的樣子。這些因為角色轉換隨之而來的期待與框架,使雅芩陷入焦慮和恐慌,並對於進入婚姻有所顧慮。這似乎也是許多女性在進入人生下一個階段時會有的心情。

對比雅芩的躊躇,俊豪對於婚姻的渴望和熱切,讓他彷彿自顧自往前走的旅人,忽略了因身體不舒服而蹲在路燈下的旅伴。雅芩的擔心已經讓她停在原地,一雙手也被俊豪扯得很痛。

「你們已經交往這麼多年,彼此都視對方為人生的配偶,卻在要進入婚姻前,讓妳出現猶豫和擔憂,是妳感受到什麼或觀察到什麼嗎?」

除了一般女性面對婚姻時會有的擔憂,我也想瞭解有沒有屬於這對伴侶現階段的困難。深入探索後,才發現兩人原來在開始討論進入婚姻的這個階段中,發生了一些事情,而這些「背景資訊」和「障礙」是他們沒有留意到的。

大約半年前,雅芩因為公司整併被裁員,目前待業中。在沒有穩定的經濟收入情況下,使她不敢在這個階段進入婚姻。另一方面,雅芩也不想太快有小孩,但因為俊豪是長子,爸爸多年前又因工傷事故離世,媽媽相當期待他們結婚後可以同住,並且早點規畫生小孩。

再者,雅芩提到參加俊豪的家族旅行時,準婆婆想更正式地介紹雅芩給親戚們,但俊豪對媽媽說:「她很累了,之後時間多的是,不用急在這時候。」這個回應看起來是替女友著想,卻讓雅芩相當震驚,因為自己成了俊豪拒絕媽媽的理由。她擔心自己會因此被婆婆討厭、被覺得難搞。雅芩觀察到俊豪似乎不太擅長處理婆媳間的互動,也覺得他過於樂觀和不食人間煙火。

雅芩也回憶起自己成長過程中的家庭經驗,擔心婚後的生活會如同自己的媽媽和奶奶一樣,有著嚴重且陳年的婆媳問題,而爸爸在這段關係中卻是個「失能」的存在,無法扮演協調和潤滑的角色。在雅芩的經驗裡,婆媳問題只要一有裂痕,就沒有修復的一天。

這些近期出現的生活變動,包含雅芩生活中面臨的困難、對婆婆可能的期待、對男友應對能力和不夠細心的擔憂,以及原生家庭經驗的影響,俊豪全都忽略了。因此,雖然他努力給對方保證和安撫,卻不斷碰壁。

「我可以感覺到妳要進入婚姻前,有很務實的思考。雖然充滿憧憬,但也同時擔心婚姻會遇到的現實面。這份憂慮也成為妳之所以請另一半多給些時間的原因,不過似乎過去也沒有機會理清楚這些脈絡。」我對雅芩的擔心表達肯定和理解。

在我釐清女方的擔心後,我轉頭問俊豪:「你有聽她講過這些擔憂嗎?然後你覺得自己有理解到什麼嗎?」

「有啊!她會說。雖然我真的還是不懂她需要擔心什麼,也覺得好像做什麼都沒有辦法讓她安心。」

聽到這,我知道俊豪還沒有跟上,也還不清楚雅芩的感受。

由於是第一次諮商,我好奇雅芩出現這些擔心時,他們彼此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於是,我開始跟他們一起整理這段關係的惡性循環。

「那當你聽到她在擔心這些時,你有什麼想法?你會試著做些什麼嗎?」我向俊豪問道。

「有時候看到她心情不好,我會問怎麼了,不懂她為什麼需要擔心。遇到婆媳問題或婚姻出現適應問題,通常不都是因為先生沒有作為嗎?可能先生沒有扮演好支持的角色,但我是很願意支持她的啊!但看到她這樣,偶爾也會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都在一起八年了耶!難道這些時間不足以讓她對我產生一些信任感嗎?」

「我懂了,所以這時候你就會像剛剛說的,想要安撫她、給她一些保證,也想告訴她:『放心,我會陪妳,不會讓妳一個人面對結婚後的變化。』是嗎?不過,我想你的安撫跟保證,好像沒有發揮作用,這讓你有點挫折。加上你看到女友的擔心和對婚姻的猶豫,也讓你有點著急,想要在交往多年後能夠進入下一個人生階段。」

俊豪點了點頭。

我轉向雅芩:「妳看到他不斷告訴妳說不用擔心,他會陪妳一起面對婚姻時,妳有什麼感覺?」

「我相信他有意願跟我一起面對,我也很謝謝他。可是他也會一直告訴我,要我不用想這麼多,加上他處理一些事情的方式和態度,真的無法不讓我擔心!」

諮商的歷程就是這麼奧妙。一開始我也帶著困惑,想說俊豪的反應比起好多忽略另一半感受、沒有擔當的伴侶要好很多,甚至不斷安撫、給另一半力量,究竟是什麼因素讓他們會需要遇到這樣的挑戰?從雅芩後續的回應中,我才逐漸明白。

其實讓他們卡住的問題,已經不單純是雅芩擔心結婚後的變化和無法掌控未來,而是慢慢演變成當她出現這些擔心時,俊豪並沒有辦法承接自己的不安,讓她覺得不被理解,也覺得被催促。

於是,這時有機會談談他們來諮商前在討論中看不到的部分,也就是第二層次的擔心,更是真正讓他們卡在這個惡性循環的核心原因:雅芩擔心自己的不安會帶給俊豪壓力,再加上向俊豪表達擔心和焦慮後,他也只是自顧自地要雅芩不要想這麼多,然後堅持趕快完成他規畫好的事情。這一年來,俊豪的反應讓雅芩更覺得他無法理解自己的不安,雅芩也無法真正感受到俊豪的安慰和關心,因此,雅芩開始把這些話藏在心裡面,在「嘗試向對方表達卻可能不被理解」和「靠自己來消化心裡的不安」之間,雅芩選擇後者。希望可以透過自我安撫和調適,讓自己稍微喘口氣。

「當妳覺得俊豪不理解妳在擔心什麼,我猜妳對他是有點失望的,所以妳選擇自己消化情緒。儘管知道他想要幫忙和照顧妳,但訴說妳對於婚姻的擔憂時,他的反應會讓妳覺得他沒有辦法理解和接納,也承接不住妳的心情。這是讓妳想暫緩一下婚姻進程的原因。」我說。

雅芩在生活中的觀察和經歷,都使她對於結婚出現擔憂。青春很寶貴,她覺得兩人若是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是否停在這邊就好。同時,男方的粗枝大葉和不理解,更加深雅芩的徬徨,並陷入對方是否可以託付終身的思考。

「面對一個這麼大的人生決定,其實妳真的很不安,這份忐忑讓妳舉步維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準備好了沒有。明明已經很擔心婚姻帶來的變化,又擔心自己是否能適應,看到俊豪的反應讓妳更難對他產生信任感。於是,妳就想著要不就這樣算了、要不就各自找更適合的對象。」

藉由這段話,我協助攤開他們目前遇到的困境,特別是讓雙方都有機會釐清和弄懂:雅芩進入婚姻階段時面對的擔心究竟包含哪些層面的情況,他們兩人的反應又是如何使這段關係變得更加糾結。

雅芩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對,我真的會覺得乾脆就這樣算了。」

「是啊!我懂!」我轉向男方,「但這正是俊豪你不理解的地方。你其實知道雅芩這個階段在擔心什麼,雖然不是完全都懂,但我看到你想瞭解,也想幫忙,可是在你想關心和伸出手協助時,不斷覺得自己好像被對方推開,很難把你的關心傳過去,對不對?」

「對啊!我會問她到底怎麼了。我想知道有沒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但她不跟我說,我自己好像也找不到。」

「是啊!這個情況讓你滿沮喪的!」接著我轉向女方說,「不過我也在想,妳剛剛說的『算了』,好像不是真的算了,而是很灰心、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反應。」

這是這對伴侶目前共同的心情,兩人都有點沮喪難過,也很灰心無法找到方法來突破困境。只是他們用來處理這些情緒的方式不一樣,一個想要找方法解決,一個關起門來暗自消化。

隱藏在追與逃背後的故事

現階段在這段關係裡,男方看起來比較像是追逐抗議方,女方則為逃避退縮方。俊豪對關係的互動和未來有所期待,希望能夠開始規畫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也期待女友與自己一樣嚮往;雅芩在面對新的關係階段時,其實出現很多人都會有的顧慮和擔心,加上過往的家庭經驗,讓她對於婚後兩個家庭會出現的摩擦,以及可能近乎無解的婆媳問題有了災難性的想法。她的父親在婆媳問題中扮演的角色和功能,也可能讓雅芩投射在另一半身上,不指望對方能幫上什麼忙,甚至擔心他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面對雅芩對婚姻的焦慮和擔憂,為了安撫,俊豪試著透過口頭和行動來表達自己的用心與努力,盡可能避免女友擔心的事情發生。同時,他也敏銳於女友的情緒變化,在她情緒低落、對婚姻迷惘時,關心她的心情,更想瞭解自己有沒有什麼可以幫上忙的,希望做點什麼來幫她調適心情。

然而,對雅芩來說,她一方面覺得自己的焦慮只能靠自己消化,另一方面又覺得俊豪很難理解身為女性的擔心,更覺得他這麼急著結婚只會讓她更焦慮。看到俊豪的不理解,又常做出她覺得無助於協助媳婦融入婆家的行為時,雅芩選擇用來處理自己兩個層次的擔心和焦慮的方式,就是躲起來自己消化心情。不再跟俊豪分享,甚至不再依靠對方。但是,如此一來也導致她渴望被理解、被接納的內在感受,更難有機會獲得回應。因為此刻儘管俊豪有意願,也沒有機會弄清楚雅芩這些複雜的感受。

書名:《越愛越痛?我們的關係出了什麼錯?》
作者:石瀝新
出版社:今周刊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3年07月27日

雅芩這個「閉關修行」的動作,被俊豪視為關係惡化的「警訊」,並出現警覺反應:妳需要時間考慮,是不是覺得我不夠好?是不是在思考我不是適合的人?因此,俊豪著急地想要證明自己會照顧和陪伴對方。尚未真正理解女方的擔心和猶豫就做出這些保證,希望可以得到對方的信任和依靠。可想而知,這些保證沒有辦法讓雅芩安心,也無法進到她的心裡,成為能鎮壓東海的那根定海神針。或許對其他關係來說,保證很重要,但對雅芩與俊豪來說,這個保證卻變成沒思考就做出的隨意承諾。

一方著急挫折,一方害怕不安,使得雙方卡在惡性循環中。伴侶關係中會出現惡性循環,經常是因為用來「滿足」和「回應」自己依附需求的行為出現問題。比如俊豪透過安撫、安慰、給予保證與追問的方式,來滿足自己可以被依靠、被愛的依附需求;雅芩則透過停下腳步、躲起來自己消化焦慮,來減少自己不被理解、不被接納的感受。

●本文摘選自今周刊出版之《越愛越痛?我們的關係出了什麼錯?》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今周刊出版社 書摘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心理勵志 兩性關係 電子書 情侶 吵架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恐怖詭譎事件接連發生!與邪教、祭典、惡靈附身有關 ——《嘎啦》連載(三)

「巫蠱之禍」引發漢武帝一家人倫悲劇?太子被迫兵變、皇后慘遭廢黜

直播主參加度假村開幕活動 竟發生駭人死亡事件!——《嘎啦》連載(二)

《深夜食堂》原型店公開!是安倍夜郎默默無名時的愛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